第98章:祖母归府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苏含笑瞪大了眼睛,紧盯着自己的右手,甚至杵在原地,一动都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又等了半天,都没再听到周笑笑的声音后,她不禁咽了下口水,紧张的小声唤道:

    “周笑笑,你说话啊,你刚刚究竟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笑笑姐,你还在吗,你若听到我的话,到是应一声啊。”

    一连唤了三四声,直到苏含笑确定,周笑笑似乎真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就见她本来脸上的震惊之色,很快就被狂喜所取代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掌心处,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印记,就是周笑笑你的命脉所在啊。早知道弄毁了这东西,你就能消失不见,哼,我早就不用忍气吞声的熬到现在了。不过要是早知道这个秘密,那我就能利用这个印记,驱使你乖乖听话,为我所用了。害的我之前,还得和你平起平坐,共用一个身子。”

    无比惬意的长出了一口气,苏含笑就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在了榻椅上,难掩笑容的继续自语道:

    “说实话,周笑笑没有你,我确实回不了侯府,但是现在你太碍眼了,有你在我和子贡恐怕就很难走到一起了。这都是天意,你现在消失了,我在府中的地位也算稳固了,笑笑姐你放心好了,我逢年过节会给你多烧些纸钱的,全当我谢你搭救我,离开那个穷乡僻壤的恩情了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今后总算摆脱了周笑笑,她还可以舒舒服服的过上侯府千金的日子,若是与杨子贡真能情缘深种,那她的婚事也不用愁了。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自己前方的路,简直是顺风顺水,再如意不过的苏含笑。

    可这种美梦,也不过只做了七八天而已,因为在八月末,随着天气越发的秋高气爽了,镇国侯府的老夫人楚氏,从避暑的别苑回来了。

    而谁也没有想到,一众到府门前,亲自相迎她老人家的孙子孙女,这些小辈之中,她谁也没唤到近前来,反倒点了苏含笑的名字。

    楚老夫人,纵使没见过苏含笑,却知道她归府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从马车内,被陪着她,在别苑小住了好一段时日,如今一同归府的苏清君,挽扶着从车厢里下来后。

    楚老夫人就将左手握着的鹿头拐杖,向着地面一敲,未进家门,到当先说道:

    “听闻我那自幼离府,在乡下长大的孙女含笑回来了,哪一个才是,走上前来叫我这个祖母好好的瞧上一瞧。”

    正跪在齐氏身后,规规矩矩,唯恐出错的苏含笑,她哪里想得到,这位祖母竟然第一个想见的是她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惶恐难安,但是一想到,这上了年纪的人,总是对隔代的晚辈更加疼爱。

    当即苏含笑只当楚老夫人,这是舐犊情深,想要祖孙女间好好的亲近亲近呢。

    对于这位侯府内的老祖宗,自然是想千般讨好的苏含笑,她当即赶紧站起身来,小碎步飞快轻移的,就来到了楚老夫人近前。

    瞧着苏清君这位嫡出长姐,挽着老夫人的手,苏含笑也想殷勤的讨这位祖母的欢心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笑着上前,要挽住楚老夫人的左手时。

    但是哪成想,就见本来还慈眉善目的楚老夫人,却忽然脸色一沉,竟然鹿头拐杖向前一挥,就将苏含笑的手硬生生的给打开了。

    被这用十足十的铁木,做成的鹿头拐杖给砸中了手臂,苏含笑只觉得左手臂整个都麻掉了。

    想不明白,这位祖母为何一见面,就要如此对她,委屈之下,苏含笑的眼中,不禁就落下眼泪瓣了。

    一见她哭了,楚老夫人的脸色,那就更加难看了,拐杖一连向着地面连戳了三四下,极为不满的怒斥道:

    “三丫头,瞧瞧你那小门小户,小家子气的样子,说起来你生母沈氏,虽然是罪臣的妹妹,可到底也系出名门,怎的就将你教的如此没有规矩。见了我这个祖母,不知请安,上来就拉拉扯扯你成何体统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老身又没将你如何,可你这丫头,竟然还敢在我面前落泪。老身还没死呢,你就这般咒我,简直是岂有此理。才一回府,就如此给我添堵,当年就是老身最后决定,将你娘逐出侯府的,莫非你是要替,你那终日哭丧个脸的娘,故意在这碍我的眼,报复我这个祖母是吧,你可真是活活要气死老身了。”

    楚老夫人那是相门出身,自小锦衣玉食,过的就是人上人的日子。

    后来下嫁镇国侯府,又成了尊贵不输王妃皇亲的侯府夫人,这举手投足间的气势,还有那说一不二的威严,早在这几十年的内宅府门生活中,养成一种习惯了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楚老夫人一瞪眼,震慑力是极强的,苏含笑甚至被吓得,双腿都直发软,踉跄间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虽然苏含笑被训诫了半天,直到现在也没弄懂,她不过是伸手想去挽扶下这位祖母,怎的就被按上了这么多莫须有的错处。

    但是苏含笑骨子里,就是胆小懦弱的,当初一个乡野妇孺,都能将她从小欺凌到大。

    此刻换成楚老夫人,她就更是连为自己辩解一句的勇气都没有了,连连叩首,顺着对方的话赶紧求饶的说道:

    “祖母说的是,都是孙女不懂规矩。但是请您老务必相信,我真的没有因为娘亲,而埋怨过您啊。而且当年的事情,错都在我母亲,我是镇国侯府苏家的女儿,就算沈氏是我的亲生母亲又如何,我的心只会和父亲,还有祖母靠在一起,旁的人都比不得你们在孙女心里来的重要。”

    年约六旬,身体调养的极好,甚至头发都只是微微泛着白发的楚老夫人。

    闻言不禁笑了,就见她弯下腰,扣住了苏含笑的下巴,眼中厌恶之色,一闪而过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到是比笨嘴拙舌的沈氏,要懂得讨人欢喜的多了。可是我不满你娘,那是因为我是她的婆母,沈氏是我的儿媳。这婆婆说教媳妇,那叫天经地义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苏含笑你呢,沈氏再不对,那也是你的亲生母亲,侯府内谁都可以对她议论纷纷,唯独你不该说她半句不是,否则就是不孝。先是对我这个祖母不敬,接着又为了讨好我这个老婆子,而故意贬低自己的生身母亲,像你这种没规没矩,又不尊孝道的小辈,若不稍加惩戒,你将来又该混账成什么样子。所以大家都可以随老身入府,唯独你一会就在府中正院跪着,什么时候我发了话,你才可以起身,好好去反省你的过错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