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章:印记消失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倚在门旁,欣赏着杨子贡,那落荒而逃,狼狈模样的周笑笑,她知道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,心里还是对她当年的死,心存恐惧的。

    解气之下,周笑笑真是笑得眼泪都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守在房门外的松果,眼瞧这一幕,不禁凑到近前,担心的询问道:

    “小姐您没事吧,这门口暑气大,您还是赶紧回屋去吧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已经笑到肚子疼,直不起腰的她,只得先摆摆手,示意自己无碍,缓了好几口气后,这才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好的很,自从回来后,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痛快高兴过。而且以前很多想不懂的地方,我现在也通透了。松果你说说,对于一个罪大恶极的人,是直接杀了他,期盼有阴曹地府,去定他的罪好呢,还是叫他生不如死,受尽现世报,却不得解脱,更能解气呢。”

    松果虽然不知,自家这位小姐,为何忽然问出,这般吓人的问题。

    但松果这丫头,还是很认真的想了下,而后回答道:

    “回禀小姐,松果我没有什么记恨的人,所以你这个问题,奴婢也不知该如何回答。但是以前在我们村,有一对夫妻,他们和我父母一样,都是重男轻女,只要生了女儿,那做夫君的就会把孩子直接卖给伢婆,不管不问自己的亲生骨肉,究竟会卖到谁家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们越想要儿子,老天爷就像同他们夫妻开玩笑似得,一连竟然叫他们生了五个女儿,后来那媳妇年纪越发大了,生第六个孩子的时候,就遇到了难产,但因为之前诊脉,郎中说这胎是个小子,所以那男人竟舍大保小,可最终媳妇血崩死了,生下来的男婴,却因体弱,将他爹的那点积蓄耗尽后,不到两岁就夭折了。”

    松果说到这里,叹了口气,眼瞧周笑笑听得到是认真,她就接着继续讲道:

    “我听村里的老人说,这就叫现世报,是惩罚那男人,苛待亲骨肉的报应。后来那男人膝下无儿无女,家底也在救治那病怏怏的儿子时全花没了,就是寡妇都不想嫁到他那穷困潦倒的家里。这男人孤苦无依的过了大半辈子,听说最后大冬天,被冻死在破屋子里半个多月,才被人发现,别提多可怜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听到这里,她不禁也很感慨的说道:

    “正所谓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。这男人晚年撂倒,何尝不是他年轻时,种下的恶因,这才招致了恶果。所以如此说来,死后会不会受到惩戒,谁都说不准。反倒是现世报,摧残一生,这却是看得见的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周笑笑不禁从头上,取下来两枚蝴蝶纹饰的白玉簪子,笑着递给松果后说道:

    “这是赏你,故事讲得好的小玩意,你自己挑选一枚,另外一枚送去给竹心。告诉她刚刚我不是有意凶她,只是心里烦躁,难免语气重了些,叫她别多想。”

    得了赏赐,那自然是件欢喜的事情,松果忙福身谢过后,就立刻蹦蹦跶跶的去找竹心了。

    望着年纪还小的松果,那无忧无虑的模样,周笑笑莞尔失笑,随即就回到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至于她适才,为何会问松果,那般奇怪的问题,完全是因为周笑笑,今天瞧见杨子贡,那惊恐慌乱的样子后,对于复仇她又有了一个更深刻的感悟。

    以前周笑笑总是想着,寻找到杨子贡一些见不得人的罪证,而后全给对方抖落出来,叫他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但是杀人不过头点地,那杨子贡最多是死前惊恐一番,脑袋落地反倒就解脱了。

    周笑笑不禁扪心自问,杨子贡的这种不痛不痒的死法,和当初她被一点点毒害而死相比起来,当真就算是报仇了吗。

    这种疑惑一经冒出来,周笑笑就觉得,如此太过便宜杨子贡了,她要十倍,百倍奉还的执念,也根本就没有实现。

    反倒是刚刚,看着杨子贡被吓得魂不附体,仓皇而逃的样子,周笑笑觉得,若叫对方这辈子活在惊恐交加之中,日日不得安宁,总是将她的死状,在心里一遍遍的回忆煎熬着。

    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,周笑笑真是觉得,远比痛痛快快的杀了杨子贡,更叫她觉得解恨。

    想到了接下来,究竟要如何对待杨子贡后,周笑笑知道今天的戏虐不过是个开始,从今往后,她要一步步将对方,逼入绝望惊恐的深渊,用一生的惶惶不可终日来赎罪。

    而杨子贡离开了,周笑笑也没霸着这副身躯的必要了,所以很快她就潜回了意识深处。

    至于说在半柱香后,悠悠转醒的苏含笑,在将松果叫进来,旁敲侧击的知道了,杨子贡如同见了鬼般,从她这里狼狈而逃的时候。

    苏含笑不禁烦躁的挥挥手,就叫松果出去了,等到她将内屋的房门紧紧的关上后,就气的原地直跳脚的说道:

    “周笑笑你给我出来,你实话告诉我,是不是你将杨子贡给吓跑了。咱们之前有言在先的,咱们轮流现身,可今天明明该是我掌控身躯了,为何你还突然冒出来,不但坏了我的好事,竟然还将子贡给逼走了,若是他今后不理我,那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
    一瞧苏含笑,说着说着,竟然还哭上了,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得。

    可是周笑笑,真不觉得,她帮对方赶走那个禽兽不如的杨子贡,究竟错在哪里了。

    但念在苏含笑也是情窦初开,周笑笑本想说两句好话,哄哄对方,将这事给应付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,苏含笑气愤之下,竟然还将屋内的小物件,往地上摔摔打打起来。

    结果就在她拿起装着绣布针线的小竹盒的时候,却不料右手的掌心,竟然被里面尖锐的绣花剪刀,直接给划破了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苏含笑吃疼的哼出声来呢,忽然她就感觉到,脑海深处的周笑笑,竟然先一步发出,痛苦不已的呼声。

    被吓了一跳的苏含笑,赶紧往自己的右手掌心处看去,结果就瞧见那莫名出现在手心里的水滴状印记,好巧不巧的正好被划破了。

    而最为神奇的是,这印记此刻,竟然一闪一闪的发出白色的光晕,并且那光芒越发的微弱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那印记彻底失去光芒后,整个水滴状的图案,竟然从她的掌心上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并且下一刻,本来还在她脑海里痛苦喊叫的周笑笑,那声音也戛然而止了,好像她这个人,随着那印记也一起消失了似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