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:落荒而逃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杨子贡瞧着,取出锦帕有一搭没一搭,低着头擦拭着玉茉莉上血珠子的周笑笑。

    想到那上面染着的,全都是他的血,杨子贡就觉得背后更加寒气直冒了,甚至觉得眼前的这位侯府三小姐,莫名间,竟然有种鬼气森森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在惊恐之间,杨子贡也是心里升起一团怒火,觉得被戏耍了的他,当即忍不住埋怨道:

    “笑笑,你究竟是何意,为何要对我若即若离。明明适才你我还那般情投意合,而我对你是什么心意,我不信你感觉不出来。但是下一刻,你竟然能狠心到,用我送你的美玉,将我的额头划伤,莫非你是故意戏耍着我玩不成。”

    望着杨子贡那捂着额头,满脸被情所伤的样子,要不是周笑笑,见识过这畜生不如的东西,那薄情狠心的一面,对方这唱作俱佳的本事,恐怕还真要蒙骗住她了呢。

    可是对于杨子贡,有的只是无尽恨意的周笑笑,她岂会再次轻易被哄弄住,因此就见她下一刻,不禁笑吟吟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?郡侯称呼起我的小名来,还真是朗朗上口的很呢。只是再叫这个名字的时候,就不知会不会引起你,对故人的一些追忆呢。”

    杨子贡一愣,满脸迷茫的下意识问道:

    “笑笑,你这话是何意,我怎么有些听不大懂呢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瞧得出来,杨子贡再说这话时,那眼中的困惑之色不是装的,而是自然流露。

    可如此以来,岂非说害了她性命的杨子贡,竟然短短几年过去,非但心里没有丝毫的悔恨,竟然连她周笑笑这个人,都快给淡忘干净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笑笑的憎恨,有多强烈,那自不必多说了。

    迫切的想瞧一瞧,杨子贡一旦想起她这个被对方亲手毒害的未婚娘子,又会露出何等反应的周笑笑。

    就见她不禁将玉茉莉托在掌心里,递到了杨子贡的眼前说道:

    “杨子贡,不得不说,我之前对你确实也挺另眼相看,更觉得你是一个谦谦君子,说实话我的确很仰慕于你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周笑笑声音一顿,话锋骤然急转的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但是杨子贡,你莫非是欺我镇国侯府无人不成,你真当自己昔日做下的那些事情,不同我讲清,我就真的不知晓了。在我央求嫡母调查之下,你那个叫周笑笑的未婚娘子,我不但知晓的一清二楚,就连这枚玉茉莉,乃是她生前之物,我也全都知道。你竟然拿一个死者的遗物,献宝似得送到我面前来,你对得起死去的故人吗,又将我这位侯府嫡女至于何地,你当真好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这个名字,自从汝南郡侯府闹鬼以来,那就是杨子贡,听都听不得的忌讳。

    府中要是有谁胆敢议论周笑笑的事情,被杨子贡知晓了,轻则臭骂一顿,重则打到双腿残废的都有。

    可如今周笑笑这个名字,就这么毫无征兆的,再次被人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见得杨子贡拼命想遗忘的尘封往事,瞬间全都涌现在了脑海之中,而他的脸色更是变得苍白一片。

    “笑……不,是三小姐,你听小侯我向你解释,我并非存心欺瞒,只是这枚玉佩,乃是我那亡故的未婚妻子,在临死前亲手交给我的。她说自己无缘陪在我的身边,希望将来我若遇到意中人,就将玉佩送给那个姑娘,如此她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眼瞧杨子贡,简直是谎话张嘴就来,她当年是毒害而死,病逝的极为仓猝,何来临终交付玉流苏,还说出这番情意款款的话,简直是一派胡言。

    虽说明知道,杨子贡是在哄骗她,可是周笑笑却不急着揭穿,反倒露出恍然大悟之色,并连连点头的说道:

    “竟不想,真相原来是这样啊,那到是我冤枉了郡侯。可是说来真是奇怪,子贡你可能不知道,我昨夜梦里,就见过这枚玉茉莉,而且梦境之中,这玉茉莉是被一个身穿白衣,飘荡在半空之中,七孔流着血,瞧不太清楚面容的女子双手捧在掌心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子贡你可能更加不会相信,那七孔流血的女子,哭的可凄凉的,不住的在我头上徘徊游荡,并且喃喃自语般的说,夫婿你为何害我,为何还要去害旁人。她还说自己死的太冤了,连阴曹地府都不肯收她,她会牢牢的盯着害死她的人,直到对方身死咽气的那一刻才肯罢休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本就是做过孤魂野鬼的人,因此她故意用鬼气森森的口吻,去说这些话时,那惟妙惟肖的腔调语速,当真是青天白日,也能将人的汗毛,吓得根根倒竖起来。

    而本就是心里有鬼的杨子贡,可想而知,他此刻被吓的,又该是多惶恐难安了。

    就见他艰难的咽了下口水,声音都微微发颤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,这话可开不得玩笑,你一定是在调查我时,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,听了什么流言蜚语,这才对我那未婚妻子的死,总是耿耿于怀,入睡后才会梦到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,但是这都当不得真的,全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杨子贡这话,不但是想叫自己温文尔雅的面具,不要被揭穿,同时何尝不是在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周笑笑,哪里会如此轻易饶了对方,因此就见她低头看了眼手上捧着的玉茉莉,故作惊慌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本来这些梦里的事情,我也是不愿去信的。可是子贡你知道吗,就在刚刚你抱住我的时候,羞涩间我偷偷睁眼瞧向你时,看见的却不是你的面孔,而是那个七窍流血的梦中女鬼。所以我惊慌之下,出于自保这才抄起玉茉莉,将你给划伤了,现在想起来,我都不知道自己,鬼使神差下究竟为何会看花了眼,还做出动手伤人的事情,这真是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额头上的伤口,杨子贡都顾不得去捂了,慌慌张张间,他就往四周猛瞧,眼中全是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可周笑笑却在此刻,故意尖叫了一声,而后就别过脸去,手却向着杨子贡不住指去说道:

    “啊!子贡,我又看见那个女鬼了,她就趴伏在你的右肩膀上,正用流着血的双眼,恶狠狠的盯着你呢。她究竟是谁啊,你是不是害过无辜之人的性命,莫非她就是周笑笑,你那个所谓病死的未婚妻子不成。”

    可此时的杨子贡,被吓得肝胆俱裂,哪里还顾得上圆谎解释了,就见他慌乱的在自己的右肩膀上一顿猛拍,接着就跌跌撞撞的,向着屋外落荒而逃,期间还被门槛给绊倒了,那爬起身继续踉跄离开的背影,真是要多狼狈,就有多狼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