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:玉染鲜血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苏含笑自小就是在苦日子里长大的,别说这旷世神奇的南海冰玉了,就是寻常的金银玉器,那都能叫她露出垂涎之色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苏含笑,迫不及待的将小匣子给打开了,当里面一个洁白如雪,不染一丝杂质的玉质茉莉,就那么静静的躺在小盒子里时,如此精致的瑰宝,真是叫她瞧得,都舍不得移开眼了。

    其实此刻,在意识深处的周笑笑,也是紧紧的盯着这枚玉茉莉,心里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因为此物,恐怕这世间,没有人比她更熟悉的了。这正是她打小,就佩戴在身上的茉莉玉流苏。

    当年她出生时,身体虚弱,郎中说她体内有燥火,若是不能平复,或许都活不过十岁。

    于是她的父母双亲,散尽万金,苦寻七年这才寻得了一块掌心大小的南海冰玉,正好可帮她抵消燥火之症。

    又因为周笑笑,从懂事起,就很喜欢茉莉淡雅的幽香,所以这枚冰玉,正好质地颜色,与茉莉那小小不起眼的白花极为相似。

    所以这枚罕见的奇玉,周家才会请来宫中退下来的雕玉师傅,惟妙惟肖的做成一朵茉莉的形状。

    本来周笑笑以为,这枚玉随着她的身死,许是也被下葬在棺椁之中了。

    可直到今天她才知道,杨子贡的无耻,简直再次超出了她的相像。

    对方竟然连她自小佩戴的一块流苏玉坠子,都舍不得放过,还给私下取走珍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如今还恬不知耻的,拿来献宝般的讨好苏含笑。

    周笑笑真是想刨开杨子贡的胸膛,看看他究竟长没长一颗人心,稍微还存些愧疚的人,恐怕都做不出这般下作无耻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无论周笑笑此刻,心里有多气愤难平,可是对此一无所知的苏含笑,那自然是感动的无以复加了。

    就见她欣喜不已的,赶紧将玉茉莉,捧在手心里,好一番的观赏。

    直到稍许后,当苏含笑意识到,她自己的举动,有些小家子气,更显得好像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时。

    这才赶紧讪讪然的将玉茉莉放回了匣子内,而后就笑着相谢道:

    “郡侯不但教导我礼数规矩,还事事为我记挂在心,如今连这般稀罕的美玉,都送给了我,含笑真是不知如何谢你才好了。”

    杨子贡就知道,这般稀世美玉,但凡是女子见了必然会心中喜爱不已。

    虽然暗自得意,这次的讨好,显然是用对方法了,可面上杨子贡还是装出一副,斯文儒雅的样子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,瞧瞧你,咱们不是都说好了,彼此以名字相称。所以你怎么还如此客气的称呼我为郡侯呢,并且我喜欢你叫我子贡,这样才显得亲切。”

    杨子贡话一说完,眼瞧今天难得是在苏含笑的闺房之内,四下无人,就算举止孟浪些,到也不怕传出去。

    因此迫切的想将苏含笑的那颗芳心,彻底虏获的杨子贡。

    他话音一落,手就极为自然的覆在了苏含笑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不但轻拍了两下,还用指尖在其素净的掌心之中,很是含情的轻撩划过。

    苏含笑本就对杨子贡有意,加上她就是个没见过太多世面,想法其实也挺简单的姑娘家。

    所以她哪里受得了,这样的攻势,当即这脸上就飞起了红霞,人也晕乎乎的,就像掉进了蜜酒罐子里似得,心里甜丝丝,却也微醺般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苏含笑对他的那点心思,杨子贡可是情间老手了,哪里会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再瞧着此刻苏含笑,没有气恼,反倒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,还真被说,杨子贡的内心,也跟着躁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想彼此再亲密些,最好把关系确定了,以免苏含笑这个镇国侯府的三小姐,犹如到了嘴边的鸭子,别再飞跑了。

    因此杨子贡,更大胆的竟然将对方的腰给搂住了,而后将苏含笑往自己的怀里一带,接着就如同宣示所有般,迫不及待的一吻就要落下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这时,苏含笑那羞涩,却又期盼不已的醉人双眸,忽然一丝强烈至极的寒芒,就从眼底深处迸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还没等杨子贡反应过来,出了何事呢,他只觉得眼前一阵带着寒意的白芒闪现而过,接着他的额头就是一阵刺骨的疼痛感袭来,接着更是有鲜血,将他眼前彻底变成了殷红一片。

    杨子贡被吓得,浑身都一激灵,哪里还顾得上,一亲佳人芳泽。

    就见他连忙将苏含笑给放开了,慌慌张张的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等到他下意识的摸了下额头,发现满手染着的都是鲜血时,杨子贡是真的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扭头往屋内的苏妆台前,立着的铜镜赶紧瞧去,杨子贡这才发现,他的额头,从右侧太阳穴的位置,向着眉心处,竟然被硬生生划出了一道狰狞伤口。

    就在杨子贡又惊又气,转身想要质问苏含笑,为何突然对他发难时。

    杨子贡却瞧见,前一刻对他还是千娇百媚的苏含笑,此刻就静静的站在桌子旁,手中摆弄着,染着他鲜血的玉茉莉,似笑非笑的望着他呢。

    杨子贡也不知怎的,明明站在他面前的人,仍旧是苏含笑的那张,叫他再熟悉不过的脸了。

    可是瞧着不言不语,只是冲着他笑的这位侯府三小姐,杨子贡瞬间质问的怒火不但自行熄灭了,甚至背后还冒出一股子的凉气,让他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而杨子贡其实感应还是挺敏锐的,因为此刻站在他面前的,确实不再是苏含笑,而是周笑笑了。

    只因为刚刚的苏含笑被弄的如痴如醉,这心境大乱之下,就给了周笑笑抢夺主导权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其实周笑笑也不想失信于人,胡乱霸占着这副身躯不放。

    可是眼瞧着杨子贡的一吻就要落下,感同身受之下,这只叫周笑笑觉得无比恶心,最终忍无可忍,她这才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望着杨子贡,那捂着出血的额头,满脸震惊看着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手中把玩着玉茉莉,只觉得无比解气的周笑笑,她不禁故作叹息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本来只是想,拿起这玉茉莉,再好好欣赏一番的。哪成想郡侯您不好好坐着,怎么突然凑的如此近,害的我失手之下,反倒将您给划伤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瞧着郡侯,还能瞪大了眼睛望向我,可见你并不大碍。只是可怜了这玉茉莉,竟然平白无故被血给弄污了,若是侯爷无事就请离开吧,我还要仔细的擦拭这枚美玉,恐怕是无暇款待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