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章:姐弟融洽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因为心里有愧于周笑笑,因此她的话,苏启这孩子,现如今到是能听进去一些的。

    “三姐,你这话是何意,谁对我好,谁对我不好,我都这么大了,岂会分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笑而不语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转而到看向齐氏说道:

    “嫡母,您今天和柳氏周旋一番,想来也很累了吧,要不您先回锦宁院吧。至于三弟,嫡母若是放心,不如叫他在我这金香院多坐上一会。我如今才回家门,与三弟可还没亲近过呢,咱们姐弟也好说说体己话。”

    齐氏如今,对周笑笑那是在放心不过了。

    而且周笑笑计谋了得,齐氏也很乐意苏启跟在她身边,听着学着,总好过日日跑去翠薇院,被柳氏教唆的越发不学无术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齐氏,立刻站起身来,确实心力憔悴的她,不禁温和的一笑说道:

    “瞧笑笑你这话说的,在这府中,我信不过旁人,难道还信不过你嘛。而且嫡母瞧得出来,你肯和启儿费心多说上几句,也是为了这孩子好,嫡母是个没本事的,一双儿女都没教导成才。若笑笑肯费心,帮我多在启儿身上花些心思,那我可真是不知该如何谢你才好了。”

    齐氏话一说完,到也不在久留,立刻在周笑笑的起身相送下,出了房门,离开了金香院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在将竹心叫到了近前后,马上嘱咐道:

    “去叫小厨房,立刻做些枣泥糕,芋头酥送过来,记得配上碗蜂蜜乌梅汤。”

    竹心一一记下,连忙去小厨房传话了,而本来有些拘谨待在屋内的苏启,此刻却一脸惊讶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姐姐,你怎么知道,我喜欢吃什么的,我可没记得同你讲过这些。”

    拉着苏启的手,和他挨着双双坐到宽敞贵妃椅上的周笑笑,她不禁就微一挑眉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的,我不但知道你爱吃什么小点心,我还知道三弟你不喜饮茶,就连喝的也偏爱甜口的东西。蜂蜜能安神,乌梅解暑热,正好适合眼下这八月的节气饮用。”

    苏启闻言,真是觉得周笑笑的安排,简直是太对他的口味和心意,当即更加难忍好奇的追问道:

    “三姐姐,可你还没说呢,为何你会知道我的饮食喜好,莫非你暗中还调查过我不成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周笑笑不禁赞许的瞧了苏启一眼,接着点点头说道:

    “原来你这调皮捣蛋的小猴精,除了闯祸是把好手外,这脑子转的也不慢。没错,知道你的喜好,确实是我调查后的结果。而且不单单是你,我还知道父亲喜欢点翠山出产的白茶,素来又爱附庸风雅一番,以收集绝世好砚为一大乐趣。”

    “接着还有嫡母,她最喜欢的是帝都内,天宝客栈的酱三样,分别是酱蒜头,酱萝卜,还有酱小黄瓜,几乎到了无酱菜用膳都不香的地步。还有我未曾见过的祖母,她老人家是相府出身,名门之后,对于古籍孤本,最喜收藏了。平日里喜欢吃素念经,但又不喜菜色寡淡,颜色五彩缤纷些的更讨她老人家喜欢。而且我还知道祖母也是喜食荤腥的,所以肉菜做成素斋的样子,是最和她心意的。”

    苏启闻言,不禁连连点头,接着一脸崇拜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姐姐你可真是太厉害了,我可是打小在府中长大的,可我也只是知道,父亲喜欢砚台,我那生母每顿离不了酱菜,而祖母确实常年礼佛,但却不是顿顿都吃斋菜。但是你才回府几天啊,竟然就将他们的喜好,了解的比我都清楚透彻。不过三姐姐,你掌握这些小事,又有何用呢,弟弟我到还真想不透这点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,掩嘴微微的笑了下,而后眼中一丝精芒闪现而过的说道: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用呢,适才我一番吩咐准备的糕点,不就叫三弟你心里满意至极。你比我小,迎合你确实没什么用。可是我这点细心留意,若一旦讨好了父亲,嫡母,还有祖母这府中最重要的三个人,那三弟你好好想一下,我这个不太受待见,自小在府外长大的三小姐,是不是日子就能好过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苏启,恍然大悟的小模样,周笑笑嘴边的笑意,更浓上了几分,接着刚刚的话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三弟你再好好想一想,翠薇院的柳姨娘,是不是同我一样,都是一个做事说话,会叫你觉得无比舒坦,待在她身边就很放松,很想去亲近她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周笑笑为何话锋一转,会有此一问,但眼下对她已然有些稍稍崇拜的苏启,稍微想了下,就很认真的点头回答道:

    “三姐姐你真是神了,连这些你都知道。不瞒你说,我许是打小在翠薇院长大的缘故,只要一回去,就身心都很舒畅,并且柳姨娘待我极好,而且她是府中最懂我的人,总是能叫我有意外的惊喜。反观我那生母呢,除了向我瞪眼睛,要不就是板着个脸,只会让我去温习读书,稍有不慎就是一顿鸡毛掸子落下来,我真是烦死她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早就猜到,苏启会如此说,因此她到没有一点惊讶的反应,而是立刻哼笑一声说道:

    “三弟,其实你可知道,柳姨娘与我是一路人。我们都是那种,想在侯府安稳度日,就要更加懂得察言观色,揣摩人心才行。你在她身边觉得舒服,那是因为她的一言一行,全往你钟意的事情上去办。这府中除了嫡母,恐怕就没人不喜欢柳氏,其实说到底,她必然是同我一般,早就把府里的人,喜好什么,厌恶什么都铭记在心了,话说对了,事办好了,当然就成了解花语,八面玲珑的知心人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周笑笑神色一正,语重心长的又说道:

    “可是她说话办事,确实招人喜欢,但是关键时刻呢,你却被推出来,做了她的挡箭牌。反观一直想护着你,把你平安保下来的人,却是你的亲生母亲。因此三弟,你记住姐姐我的一句话,别被表面现象迷了眼,在关键时刻肯站在你身前,遮风避雨的,才是打从心里去疼爱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一味的纵容,你只会玩物丧志,真正为你心急的,才会论起鸡毛掸子,可实际呢,却是打在儿身,痛在娘心。你若到了现在,还觉得翠薇院好,那可真应了仇者快,亲者痛的这句老话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