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章:登门赔罪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本来神情自若的周笑笑,面对竹心这番赞许不已,满脸崇拜的言词时。

    她却不禁尴尬的,瞬间连连咳嗽,险些没被口水,给活活呛死。

    周笑笑真是心里感慨万千,因为她真的很想告诉竹心,那缠着杨子贡,极为失态痴迷的举止,可真不是她刻意装出来的,那活脱脱就是苏含笑的本色表现。

    但她和苏含笑,一体双魂乃是最大的秘密,周笑笑除了尴尬的哼哈两声,将这事给敷衍过去,旁的话自然是一个字也不会多说的。

    而等到周笑笑回到了金香院,先去看望了下沈氏,给她报了平安后,本想回屋内好好的歇会,然后舒舒坦坦的享受完,这掌控身体的一整天。

    可是哪曾想,才过了不到半柱香的功夫,福禄竟然在门外回禀,说齐氏领着苏启来了,说是有要事须立刻见她。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心里大致也猜到齐氏此行前来,究竟意欲为何了,所以就见她立刻扬声吩咐道:

    “福禄去将嫡母和三弟请进来吧,另外叫守在屋外的丫环小厮,全都撤到院里伺候着。嫡母喜欢清静,不需要这么多人伺候在侧。”

    福禄闻言,一一应下,连忙就去办了。

    而稍许后,当站在门口相迎的周笑笑,瞧见齐氏在丹霞姑姑的陪伴下,右手牵着无精打采,耷拉个小脑袋的苏启走进院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周笑笑连忙莲步轻移,笑着相迎了出去,并且极为客气有礼的说道:

    “嫡母怎么还亲自过来了,有什么事情,叫身边的侍婢前来告知一声,女儿去锦宁院也就是了,怎敢劳您专程过来一趟呢。嫡母还有三弟,快里面请吧,茶水都已备下,咱们边吃茶边说话。”

    望着进退有礼,从容不迫的周笑笑,齐氏边往屋内进,边由衷的感叹道:

    “沈夫人不愧是名门之后,虽说笑笑你是打小在府外长大的,可是一应的规矩礼数,却是丝毫不逊色府中任何子女的。反倒是你四妹红兰,许是自小被我骄纵惯了,总是大大咧咧,没个稳重样子。你以后可要长来锦宁院走动,若红兰能学得你半分的稳重懂事,那我这个做娘的,也就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亲自给齐氏,奉上一杯香茶,周笑笑不禁谦卑的说道:

    “瞧嫡母这话说的,四妹是坦率的性子,这侯府大宅内,能活得如此洒脱真性情,笑笑我不知多羡慕呢。正所谓有失必有得,四妹这般活泼直率的性格,未必就是件坏事,嫡母无需过分忧心。”

    齐氏听完周笑笑这番安慰的话,心里还真是挺受用的。

    微微沉默了下,她脸上闪过一丝自责与尴尬,接着眼睛一瞪,看向苏启立刻呵斥道: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做下那等糊涂事情,亏得你三姐姐,竟然还肯扯谎帮你圆了此事,这才叫你免于被家法处置,保全你嫡出子的声誉。还不跪下给你三姐赔罪磕头,若你三姐姐今日,不肯原谅你,那启儿你就跪着不许起身。”

    本来耷拉个脑袋的苏启,一听这话,小小的身子都不禁颤抖了下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他却执拗的扬起下巴,厌恶的看向齐氏顶撞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做下错失,今天就是来登门赔罪的,三姐姐想如何惩戒,我都没有怨言。但是齐氏用不着你在这里说教我,毕竟你生我,却没养过我,更是没有教导过我一日。现在想在我面前,摆生母的架子,小爷我才不吃你这一套呢。”

    苏启这话说完,他可不管齐氏被气成什么样子,迈步来到周笑笑身边,就直接跪在了地上说道:

    “那日你一入水,我就出现在莲池边,其实你看向我的眼神,我感觉得到,三姐你已然怀疑我就是推你入水的人。后来我听你的话,去寻人帮忙,可我慌乱下没跑出去多远,就跌倒在了地上。因此我瞧得真真切切,那两个黑衣服的歹人出现时,太子根本就没在场,所以也没有行刺一说,他们的目标根本就是三姐姐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为了我,竟然扯出太子遇刺,莲池沉尸的谎话。这才叫姨娘的指证,没被父亲取信,将我给保下来了。三姐姐,我以前是瞧不上你,觉得你就是个乡间来的野丫头,但请你相信,我真的只是想吓唬你一下,根本就没想到莲池里会有蛇,并且还冒出两个歹人来。但你受的苦楚,终究是我引起的祸端,所以三姐想怎么罚,苏启都受着,全当给你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虽说齐氏被苏启气的不清,但亲生的儿子,她嘴里训斥的在凶,可心里哪有不关心的道理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齐氏,忍不住擦了擦落下来的眼泪,上前握住周笑笑的手,羞愧难当的哽咽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啊,启儿私下里,已经把一切都同我讲了。这次嫡母我真是要好好谢你,否则你若将实情说出,那我这儿子的声誉就此毁于一旦。一个暗害亲姐的人,将来哪里还有仕途前程可言,他甚至会一辈子,都活在旁人的诟病之中,这一生都算是毁了。”

    世家贵族的子弟,清誉名声,那往往看得,确实比性命还重要。

    一个做出有辱门风之事的子弟,轻则被家族摒弃,一辈子碌碌无为。重则甚至会一顿家法,而后被逐出家门,就此族谱上都不会再有这个人的名字出现。

    世家大族,视声誉威望为第一,所以苏启暗害嫡出姐姐的事情,确实足以毁了他的一生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在扶着齐氏,赶紧坐下后,不禁苦笑一声说道:

    “就知道嫡母带着三弟过来,必然是为此事,所以未免屋内的话被传出去,我已然事先将伺候在外的丫环小厮,全都给调到院内听候差遣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嫡母,从今往后,三弟背后推我入莲池的这件事情,你只当没发生过,切莫再提了。省的被那有心之人,抓住把柄,到时咱们再想掩饰住此事,那可就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嘱咐完齐氏,周笑笑回身,又将苏启从地上强行给拉着站起身来,而后冲着他眨了眨眼说道:

    “行了,我的好三弟,你不一向胆大妄为嘛,事都过去了,姐姐我不也没事。只要你以后啊,别在想着戏弄我,那就谢天谢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通过这件事情,我真的希望,启弟你能分得清,谁是人谁是鬼,不要伤了真心疼爱你的人,反倒继续对那将你视若棋子的人,像生身母亲般孝顺了,那你可就真要成为,天底下一等一的痴儿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