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章:两具沉尸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柳姨娘还留了苏启,这枚棋子在手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因为苏启牵连其中,他又是齐氏的亲生儿子。

    因此这事为了避嫌,齐氏也不好再以正室的身份,彻查下去了。

    而一旦此事落到镇国侯手中,就凭他对柳姨娘的钟爱,事情没开始查呢,这心恐怕就先偏到对方那边了。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,弄个不了了之,已然是最好的局面了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甚至觉得,一旦镇国侯经手此事,柳姨娘说不定会借着苏启这孩子也涉事其中,将齐氏都给拉下水。

    到时这位嫡母的正室身份受到动摇,府中柳氏就要一人独大,那下一个被对付的,必然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瞬息间在心里,利弊权衡了一番的周笑笑,趁着柳姨娘,还没往苏启的身上,泼去更多的脏水,惹得镇国侯彻底震怒。

    周笑笑连忙跪在了地上,神色间充满无奈的叹口气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,如今看来柳姨娘确实是无辜的,但我想说的是,姨娘适才的话,也才只说对了一半罢了。我确实是被人推入水中,也的确没有与陌生男子有过私情。但推我的人,并非是启弟,因为我其实看清推我之人的面容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不但镇国侯吃惊不已,就连柳氏和齐氏,也全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可不管这些人,究竟是如何想到,她只是声音平静的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其实当日的真实情况,是太子殿下,在咱们镇国侯府内,遇到了刺客。我是受到牵连,才被其中一个刺客,给推入到了水中。太子殿下杀了那俩刺客,尸身就被推入莲池之中,而后他才将我救起的。父亲若是不信,大可以叫人去莲池里捞上一捞,若寻得两具身穿刺客黑衣的歹人,那就能证明女儿我说的话,乃是句句属实。”

    太子遇刺,还是在侯府内,镇国侯瞬间被吓得,冷汗都冒来了,更是强自镇定的立刻追问道:

    “这样大的事情,笑笑你为何现在才同为父道明缘由,你可知道,万幸太子是没事,否则他就算是在咱们侯府内,被伤到了一丁点,我们苏氏一族和行刺一事,可能就要脱不开关系了。那楚亦宣可是太子啊,伤了储君等同谋逆,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,你这逆女真是大胆。”

    一见镇国侯盛怒之下,那巴掌又跃跃欲试的想举起来了。

    周笑笑不禁脸色一冷,语气里带着三分告诫的强硬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还是息了雷霆之怒吧,就是因为知道事关紧要,所以太子殿下说信任咱们侯府,不会过多追究,并且和女儿承诺守口如瓶,绝不对外提起此事。女儿是承担着多大的压力,想将这事烂在肚子里,就此从我这里,彻底把事情压下去。若非今天我落水的事情,牵扯上了三弟,我为了不叫启儿承受不白之冤,太子遇刺的事情,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提的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一心为了侯府着想,难道父亲当真半点也感觉不出来吗,若您仍旧觉得女儿做错了,那你想打就打吧。反正在您心里,恐怕也从未将我视若嫡出女看待,您的厌恶,笑笑从进府的第一天起,又不是没领教过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一番话,慷锵有力不说,更是最后扯出父女之情的淡薄,叫镇国侯这心里,或多或少,还是升起了愧疚之感的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想要的,就是这一丝丝的愧疚,因此就见她马上笑吟吟的看向柳姨娘,满脸疑惑不解的说道:

    “其实吧,事关太子遇刺,我才没敢将当日的事情,原原本本的说出来。所以翠荷其实没看错,我确实和两个男子同时落入莲池里。但她离得一定很远,因此才误以为那是与我戏水的幽会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有一点却越想越糊涂了,当日三弟确实出现在莲池旁,可他却是太子将我救起后才出现的,并且三弟没害我,反倒立刻去寻嫡母来帮我。因此我很想知道,姨娘为何要栽赃冤枉三弟,是不是想借着他,向嫡母发难呢,你的心思真是不得不叫人觉得可疑。”

    柳姨娘此刻,手心里其实溢的全是汗,她也没想到,明明抛出苏启这个替罪羊,她已然是胜券在握了。

    可偏偏周笑笑,竟然有太子这个挡箭牌,瞬间局势逆转。

    而望着镇国侯探究的眼神,柳姨娘不禁慌忙摇着头,作出极为无辜的模样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,我说的句句属实,妾室不知道你为何要这般栽赃我。推你入水的,确实就是小少爷啊,许是刺客来袭那会,你没瞧清楚罢了。但是翠荷看的真切,她跑回去寻我和侯爷时,就将这些都原原本本说的再清楚不过了。我为何要害小少爷,他可是我养大的,说句犯上没规矩的话,我视他如亲子,哪里有栽赃他的道理呢。”

    一直没说话的齐氏,在此刻却冷笑出声道:

    “视若亲子,到底不是你的亲生儿子。若今天被牵连到此事里的,是你的亲女儿柔婉呢,你也会毫不犹豫,推出自己的女儿来顶罪吗。什么自小抚养长大,若非是你的教唆,启儿岂会视我这个生母,犹如仇人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笑笑都亲口说了,推她入水的乃是刺客,可柳琳琅你还紧抓着启儿的事情不放,若说你不是存心陷害,你当我们都是睁眼瞎,瞧不出来你的歹毒心思不成。”

    眼瞧两方各执一词,镇国侯听得,真是脑袋都嗡嗡作响了。

    当即他不禁一摆手,厉声呵斥道:

    “够了!你们一个是正室夫人,一个是最得本侯心意的妾室,吵吵闹闹成何体统。都给我听清楚了,此事涉及到太子遇刺,你们如此声张,是想将侯府至于灭顶之灾中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事情没个定论,那就接着查,夫人适才不是说,那翠荷口口声声说自己,讲的都是真话嘛,那你就撬开她的嘴,只要这奴婢招供,是柳姨娘主使她胡言乱语的,本侯定然会秉公处理。在此之前,柳氏继续禁足翠薇院,没我的吩咐,若再敢擅自出院,那就家法惩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