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章:替罪羔羊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以齐氏正室夫人的身份,其实她想审讯下柳姨娘,那根本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怎奈,柳氏是镇国侯的心尖宠。

    因此齐氏无奈,这才只能将镇国侯也请来,须得到他的允许后,才能真的审问下柳氏,以免事后她又要落得个故意刁难,容不得妾室的善妒之名。

    而柳氏岂会不知,落到齐氏手中,别说这次周笑笑落入莲池的事情,她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恐怕齐氏会借机,将她过去的老底,全都给掀出来,到时她面前,就会只剩下一条死路了。

    所以趁着镇国侯,对她的那点怜悯还在,柳氏连忙跪在了地上,哽咽啜泣的说道:

    “侯爷,妾身真的冤枉啊,三小姐是嫡出,就算给我一百个胆子,我一介弱质女流,岂敢做出指使下人,将她推入水中,这等歹毒至极的事情。妾身其实不怕夫人审问,但人言可畏,就算最终证明我是清白的,可我是被侯爷您质疑过的妾室,到时流言蜚语之下,琳琅真是想想,我都觉得没法活了。”

    柳姨娘边说,边学着表姐楚湘惠,翩然催泪的样子,故意去激起镇国侯心里那份,对挚爱亡妻的追忆怜爱之情。

    而齐氏一瞧,镇国侯那满脸全是不忍之色,唯恐又叫柳姨娘装可怜的躲过一劫,她忙据理力争的说道:

    “侯爷,就是因为要还柳氏一个清白,因此这审问才断然不能少了。只有叫她和那丫环翠荷当面对质,将事情彻底弄个清楚,如此才能叫柳姨娘洗清冤屈。否则若因为您的这份怜爱,此事戛然而止,不继续调查下去,那柳姨娘才是真要背负上,陷害嫡出小姐的污名,受尽非议了呢。”

    柳氏瞧着镇国侯,显然觉得齐氏的话也在理,竟然微微的点了几下头。

    当即心里大乱的柳氏,也是豁出去了,想到手中握着的另外一张底牌,她不禁眼眸深处,又从新变得,镇定无比起来。

    “侯爷,其实妾身有些话,本不想说的,可怎奈夫人您也未免太咄咄逼人了吧。我知道翠薇院从上至下,只要落入夫人手中,就算我们是清白的,您也会将子虚乌有的罪名强行落在我的身上。只因为妾身知道一个天大的秘密,那就是真正推三小姐落水的人,不是我翠薇院的奴才,而是您的亲生儿子,小少爷苏启。”

    “而夫人就是为了保住他,这才要抓了我当替罪羊,想我这些年对夫人,也算是恭敬有加,可您为何要如何害我啊,难道妾身的性命就不是命了,就该被推出来顶罪不成。”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柳氏哭哭啼啼间,竟然将苏启这孩子给牵扯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但齐氏急的,眼睛一瞪,真是恨不得立刻上前,撕烂了柳氏的嘴。

    就连周笑笑,也是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,觉得此事真是瞬间变得棘手起来。

    而在瞧镇国侯,在吃惊的一愣后,马上满脸震怒的询问道:

    “这笑笑落水一事,怎么又将启儿牵扯其中了,难道柳氏你是要告诉本侯,苏启这孩子,竟然做下推自己亲姐姐入莲池,这等畜生不如的事情不成。这孩子的确一向顽劣,可若是连害人的心思都有了,那本侯断然轻饶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齐氏想为儿子辩解两句,可柳姨娘却先一步,故意挡在了她的身前。

    接着就见柳氏,扯住镇国侯的衣袖子,哭的更加梨花带雨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不瞒侯爷,小少爷是我一手带大的,因此很多事情,这孩子是愿意同我说上两句体己话的。因为小少爷,对于三小姐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嫡姐,颇为的不喜,加上小孩子终归顽劣些,所以他不止一次同妾身说起过,要好好惩治下三小姐,期间就有说过,要叫三小姐变成落汤鸡,戏弄她一番的言辞。”

    柳氏擦了擦眼泪,暗暗留意了下,屋内众人的神情举止。

    当瞧见齐氏那恨不得,生吞活剥了她似得眼神时,柳姨娘非但不惧,心里还因为将这位正室夫人气的不清,别提多暗自得意了。

    为了彻底摆脱嫌疑,早就被她视若替罪羊的苏启,柳氏舍弃起来,可是一点情分也不念的,接着刚刚的话,继续字字诛心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大约是在三小姐落水的前两日吧,小少爷来寻过我,很是欢喜的说,他发现三小姐经常去花园僻静的莲池旁,采摘菊花,还说这是个戏弄对方的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妾室规劝无果,唯恐小少爷真做下出格的事情,这才叫翠荷秘密跟着小少爷,留意他的一举一动,而这也是翠荷,为什么会出现在莲池旁的缘故,她确实是妾身一早安排的,但却不是为了抓奸栽赃三小姐,反倒是为了保护三小姐,尾随小少爷而去的。”

    齐氏听到这里,除了一声声骂着柳氏贱人,卑鄙无耻之外,竟然被气得,旁的话一句也说不完整了。

    好在周笑笑却没乱了分寸,暗中用眼神示意丹霞姑姑,将齐氏扶到一边,省的她继续失态下去。

    接着就见周笑笑,露出一副了然之色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般说来,柳姨娘派翠荷潜伏在侧,这事我还得好好谢你了。可是我却有一事更糊涂了,既然翠荷是暗中保护我的,为何我跌落莲池不见她来相救,等到翠荷将父亲引来后,又栽赃我与人私下幽会呢,这一点可与姨娘你刚刚的一番话,情况截然不同呢。”

    柳氏在心里,暗恨周笑笑还真是难缠,可是在来锦宁院前,她就将搪塞的说词,全都想好了,因此不慌不忙的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回三小姐的话,翠荷到底是个蠢笨的丫环,当时一见小少爷真的做下,背后暗推亲姐姐入水的事情,必然也被吓得魂飞魄散了呢。所以啊这才错将搭救三小姐的太子殿下,误会成了与您水中嬉戏的幽会之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我一定严厉的训斥翠荷这个蠢笨的丫头,但你我之间不过是误会罢了,可小少爷推您入水,却是真真发生的事情。而现在夫人却要将这个罪过,栽赃到我的身上,不过是想护下自己的孩子,让我顶罪罢了,三小姐你要怪要恨,可真真怨不到妾身的头上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