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章:十指连心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为了柳氏,镇国侯和齐氏正闹得夫妻,有些下不来台,不知如何收场是好呢。

    所以一听说,周笑笑究竟能叫柳氏立刻苏醒,镇国侯自然求之不得,当即满脸期盼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竟不知,笑笑你自小在府外长大,却还懂得医术之道,那你快为柳姨娘诊治吧,待她苏醒后,也好交由你嫡母,继续详加询问。”

    虽说齐氏,不明白周笑笑,为何要好心的施救柳姨娘。

    但齐氏如今,对周笑笑却是越发信任的。

    毕竟她也不全然是个糊涂的,岂会不知,周笑笑适才陪着跪于地上,就是唯恐柳氏见到镇国侯,到时又上演一哭二闹的把戏。

    也亏得周笑笑陪着一并跪着,此刻才显得柳氏昏迷并不占理,否则齐氏真是觉得,任由她如何解释,恐怕镇国侯都要认定了,她欺凌妾室不可,这个哑巴亏她不咽下去都不成。

    因此齐氏就算心里,百般不愿周笑笑,给柳氏诊治,但她终究也并未出言阻挠。

    至于说周笑笑,就见她得了镇国侯和齐氏的应允后,当即就笑吟吟的手握金钗,迈步来到柳氏身边,而后就对竹心吩咐道:

    “你将柳姨娘扶稳了,省的她一会乱动,切记没我的吩咐,绝对不能松手,否则这救治可就功亏一篑了。”

    竹心是乡野女子出身,自小就做惯了苦活,所以身上是有把子力气的。

    因此周笑笑眼瞧,竹心这伸手一搂,柳氏是再无挣脱的可能的。

    当即她就将柳氏右手食指举起,接着没有任何征兆的,将金钗尖锐的柄尾处,向着对方的指甲缝里,狠狠的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镇国侯一来,柳氏就昏死过去,这世间哪里有这般凑巧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本就是装昏的柳氏,她完全没想到,周笑笑竟然下手这般的黑,当即她疼的浑身就是一机灵。

    但是唯恐立刻醒来,镇国侯必然要怀疑她是在装昏,到时惹恼了对方,她可就在没靠山了。

    所以柳氏不禁一口银牙,硬生生险些都咬碎了,这才迫使自己,没有叫喊出声,只是哼哼了两下,做出一副似醒非醒的模样。

    周笑笑早就猜到,柳氏不敢立刻醒来,所以手中金钗,向着对方的中指,无名指的指甲缝里,连续刺去的同时,她不禁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起来:

    “父亲,常言道十指连心,柳姨娘这骤然昏迷的毛病,那就是心路不畅,郁结忧思所致。用尖锐之物去刺指甲缝,见了血后,情况马上就会有所缓解。”

    “您瞧柳姨娘这不是眉头紧皱,嘴中呓语不断,这就是快苏醒的征兆呢。等我将她十指全都刺破,流出鲜血,心路通畅无阻了,她自然就会不治而醒了。”

    镇国侯瞧着柳氏,那指甲滴血,凄惨至极的样子,心里其实是挺不落忍的。

    可是眼瞧周笑笑说的言辞凿凿,煞有其事,一时间镇国侯也难辨真伪。

    尤其瞧着柳氏,神色间确实有要苏醒的迹象,对于周笑笑的话,不禁又信上三分的镇国侯,到也没拦着,反倒一点头应允的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有效,笑笑你就继续施救吧,柳姨娘这头晕昏厥的病根,也有很多年了,吃药也不大见好,若你这方法,真能帮她除了病根,那也是好事一件。”

    镇国侯到是一心为了柳氏的身子着想,可是本就是假装昏迷的柳姨娘,再旁一听这话,真是哭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当感觉到周笑笑又将她的手给托起来了,那冰冷的金钗,也向着她的指甲缝里,一点点的逼近着。

    内心的煎熬,加上指尖的剧痛感,都叫柳氏这昏迷不醒,博同情的把戏,是再也演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她在下一刻,连忙将手抽了回来,并且虚弱的将眼睛马上睁开了,故作迷茫的说道:

    “侯爷,妾身刚刚是怎么了,我只觉得眼前一黑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我不会又昏过去了,看来妾身确实福薄,这身子骨是一日不如一日了,恐怕再过个三五年,妾身或许就和表姐一样,无福陪伴在侯爷身边了。”

    这柳氏到真是个唱作俱佳,演戏的行家了,这没影的事情,她说着说着,竟然还落下泪来了。

    瞧着她那副,可怜楚楚的样子,周笑笑心里鄙夷的一笑过后,嘴里却关怀备至的忙说道:

    “姨娘只管放心吧,你这动不动就昏死过去的毛病,并非顽疾是有法子根治的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话说到这里,举起手中的金钗,还颇为俏皮的冲着柳姨娘眨了眨眼睛说道:

    “瞧见了吧,姨娘每次昏迷,只要用金钗刺破指尖,将血给逼出来,让心路通畅顺气了,久而久之啊,这病就自然会根治了。所以姨娘真的无需担心,无论你在府中何处骤然昏迷,到时只要叫嫡母吩咐下去,瞧见的下人,马上将你的十指全都刺破,你很快就会苏醒的。因此你陪伴父亲的时日,那可是长长久久的很呢,这眼泪赶紧收起来吧,哭的多了若再昏过去,我可又要刺破你的指尖放血了。”

    柳姨娘瞧着周笑笑,故意避开镇国侯的视线,望向她时那眼眸深处的一丝戏虐时。

    当即柳姨娘哪里还不知道,所谓的金钗刺破十指,根本就是周笑笑,有意整治她罢了。

    可偏偏这个哑巴亏,她当着镇国侯的面,又不能说自己过去的昏迷全都是装的,所以这亏,她不想吃,也得硬生生的咽下去。

    而这一幕,真是叫在一旁瞧着的齐氏,心里别提多解气了。

    柳氏利用装昏扮可怜的这种把戏,昔日明里暗里,不知害的她被镇国侯,屡屡训斥多少回了。

    这下倒好,柳氏以后再敢用这招,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刺破对方的指尖,加以报复了。

    瞧着柳姨娘,那还在往下滴血,没有止住血的指尖,齐氏都能想象得到,周笑笑刚刚扎的该有多深多狠了。

    强忍着,才没笑出声来的齐氏,想到今天还有正事要谈,当即收拢了下痛快的心情,马上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柳姨娘也苏醒了,侯爷您也过来了,那关于笑笑落水的事情,想来现在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。而具我这两天调查的结果来看,翠荷已然承认,当日是柳姨娘叫她故意去到莲池边的。依本夫人看来,这种安排里面必有猫腻,所以还望侯爷恩准我,好好的审一审柳氏,想来就会真相大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