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章:一同罚跪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齐氏受了柳姨娘这么多年的气,甚至连掌家大权,都因为镇国侯的偏宠妾室,被分走大半。

    这口气按齐氏那直来直去的性格,自然是忍不了的。

    齐氏和柳姨娘,势如水火,连带着她身边的丹霞姑姑,也厌恶翠薇院,巴不得那边失势倒台,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周笑笑听完丹霞姑姑,一番邀她联手的话后,却微微叹口气,可惜的说道:

    “想来姑姑这番话,是嫡母叫你转达给我的吧,那也请姑姑告知嫡母,我意欲除掉柳氏的心思,可一点不比她少。当年若非这柳姨娘搬弄是非,我母亲岂会被休,做了下堂妻不算,还被直接赶出了侯府,险些叫我母女二人几次三番性命不保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还望姑姑告诉嫡母,眼下还不是彻底叫柳姨娘万劫不复的好时机。毕竟当日在莲池旁,只要是明眼人谁瞧不出来,我被推落水的事情,显然是和柳姨娘脱不了干系的。可是就算有太子在场,父亲都没舍得严惩柳氏。那如今没了外人在侧,父亲必然是更要庇护柳氏的了,嫡母若要将她逐出侯府,或者终生禁足,恐怕反倒会激怒父亲,适得其反不可。”

    丹霞姑姑闻听这话,不禁赞同的连连点头,更是恼恨不已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说的太对了,这些年那柳氏作为姨娘,明里暗里不知给我家夫人,使了多少绊子。这也就是夫人娘家,还算有些身份,要不我家夫人都不止一次说过,侯爷凉薄,若非娘家还能依靠得上,恐怕她必然要落得和沈夫人一样,被柳氏挑唆,让侯爷休赶出府的下场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说到底,柳姨娘坏事做尽,未必桩桩件件,都没有留下马脚。远的不说,就说三小姐你回府后。那背叛我家夫人,暗中投靠了柳姨娘的黄管事。还有对小姐您,多加刁难的洪妈妈,何尝不是柳氏授意的,再到这次有人推三小姐坠入莲池,柳氏更是脱不开关系。可一目了然的事情,偏生侯爷要护着她,那小姐您说,眼下不适合扳倒柳氏,莫非咱们就要纵容得她,继续无法无天,四下煽风点火不成。”

    眼瞧前面就是锦宁院了,周笑笑停下脚步,微微沉吟了一下说道:

    “在父亲没自己厌恶柳氏,严厉的惩戒她之前,咱们的针对,只会显得咄咄逼人,更叫柳姨娘倍显楚楚可怜。所以一会嫡母只需将正室夫人的公允态度摆出来,多余的话一句都别说,尤其是数落柳氏的话,更是一个字都别讲。”

    “剩余的事情,我现在既然,倚仗嫡母的庇护,在这侯府内安稳生活,自然会为嫡母分忧的。还望丹霞姑姑,从旁一定要多多劝诫,嫡母是爽直的人,可这深宅大院,最忌讳的就是心直口快。姑姑是府中老人了,自然知道我这话,究竟是何意思。”

    丹霞能作为陪嫁,同齐氏一起来到镇国侯府。

    本身这就说明,她是齐家人,千挑万选出来的奴婢,忠心自不必多说,而心思自然也是极为活络的。

    因此周笑笑的话,丹霞姑姑只是在心里,稍微琢磨了下,就明白这位三小姐的深意了。

    就见丹霞不禁笑了,态度更显亲厚恭敬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夫人虽说膝下有一子一女,但四小姐性子随了夫人,也是个直肠子的人。小少爷那样子,三小姐也是亲眼看过的,自然也帮衬不到夫人。如今小姐您回来了,对我家夫人事事恭谨孝顺,夫人是个重情义的人,必不会亏待了三小姐,因此还望今后,小姐也能事事为我家夫人费心筹谋,丹霞先在这里谢过了。”

    一见丹霞向着她福身拜来,周笑笑也点头算是回了一礼后,两人再不多言,直接近了锦宁院的大门。

    而此刻,柳姨娘是到了的,正跪在地上,悲悲切切的哭着呢。

    镇国侯许是手中有要事处理,所以说要稍晚些才到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眼瞧着,丹霞一到了齐氏身边,就立刻耳语不断。显然是将她的意思,全都转达给这位嫡母了。

    周笑笑见此,安心不少,知道齐氏那直性子,今天应该不会失态坏事后。

    接着她竟然直接来到柳氏身边,二话不说,也跪倒了地上。

    一瞧她跪下了,齐氏不禁一惊,忙关怀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你快起身,前阵子才落水,你这孩子受了那般大的惊吓,身子刚刚将养好,怎能跪来拜去的。嫡母面前,你何苦这般多礼,还是叫那有罪之人跪着就成了,你快去一旁坐下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望着齐氏,瞧向柳姨娘时,那恨不得用眼神,杀了对方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笑笑不禁心里暗暗苦笑,但脸上却露出恭敬之色的说道:

    “启禀嫡母,女儿这一跪,除了是向您请安外,也是希望给柳姨娘求个恩典。毕竟女儿也不信,柳姨娘是幕后指使,想要害我落水,并且要毁我清白的主谋。因此在事情没有定论前,若姨娘因我的事情而被罚跪,并且被吓得哽咽落泪不止,女儿心里惶恐自责,也甘愿陪着一并跪着,还望嫡母成全。”

    齐氏见此眉头不禁皱起,显然是不愿轻饶了柳氏,叫她起身免了罚跪的。

    好在丹霞姑姑,恰到好处的,忙在旁小心的提醒道:

    “夫人,依我看,三小姐这一跪,就是在提醒您,眼下柳氏是幕后主谋的罪名根本没有定下呢。若您就这般罚她跪着,任由她在堂内哭哭啼啼的落泪,一会侯爷来了,必然又要觉得您倚仗正室身份,欺凌容不得妾室。并且会下意识对柳姨娘心生更多的怜悯,反倒对咱们极为的不利。”

    齐氏闻言,眼中总算露出,恍然大悟之色,可她仍旧有些不甘心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丹霞你是最清楚的,我和这柳氏积怨已久,若非她侯爷岂会待我越发疏远,现在都快变成彼此生厌了。而且她还挑唆得启儿,不认我这个亲娘,同我犹如仇人一般。就是因为知道,侯爷一旦来了,在他的心疼庇护下,这柳氏甚至连罚跪都会被免了。所以趁着侯爷不在,我若不好好刁难她一番,岂非错过良机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