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章:兴风作浪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周笑笑的要求,合情合理,毕竟正室夫人就在场呢,确实轮不到一个姨娘,指手画脚,上蹿下跳。

    而因为有楚亦宣这位太子在,镇国侯自然也不好表现的,过于偏帮柳姨娘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镇国侯,虽然心里很恼怒,周笑笑竟然打了柳姨娘的人,叫翠薇院落了脸面。

    可终究嫡庶尊卑有序下,他也不好在此事上,继续训斥周笑笑,并且立刻示意,齐氏负责搜查,假山之中可有异常之处。

    而齐氏躬身应下这个差事后,就隐晦的向着周笑笑,颔首笑了下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看见齐氏这个笑容,心里不禁一松,更是庆幸她提前几天,就和这位嫡母形成了联手之势,眼下有对方在,自然可保她无碍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齐氏亲自领着丹霞姑姑,还有贴身侍婢,进去一番搜查后,回来就立刻禀明道:

    “启禀侯爷,本夫人亲自看过了,假山后面一点异动都没有,要我看啊,今天的事情纯属有人故意搬弄是非。笑笑这孩子,不过就是失足落水罢了,太子恰巧路过,难道还能见死不救吗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的人,偏借此说成什么男女幽会,本夫人这段时间,和笑笑接触不少,我敢替她担保,这孩子绝不是那种,会干出有辱门风之事的女子,还望侯爷明鉴。”

    齐氏这每一句话,都直指向了柳姨娘,当即就叫对方站立不安起来了。

    毕竟柳姨娘也没想到,她一番精心布局,怎的太子楚亦宣竟然会牵扯其中,叫事情变得脱离她的掌控。

    而若是周笑笑与人幽会的罪名不能坐实了,那柳姨娘就真变成搬弄是非之人。

    不但对府中嫡女清誉造成损害,甚至也算间接,害的太子险些背负上幽会姘夫的名声。

    这个罪过柳姨娘,光是想一想,就觉得阵阵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因此柳姨娘心里很清楚,今天要么扳倒周笑笑,要么她非得被重罚不可。

    趁着镇国侯还没对她训斥惩戒,柳姨娘赶紧歇斯底里,做着最后的催死挣扎说道:

    “侯爷,您还是叫妾身,亲自去假山后面瞧一眼吧。夫人的性子一向急躁,否则这些年,您也不会叫我从旁协助夫人掌家理事了。因此说不定有什么遗漏的地方,没有查清楚呢,毕竟我院里的翠荷,可是亲眼瞧见三小姐同男子在水中嬉戏打闹的,绝对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柳姨娘话一说完,就不管不顾,当先冲着假山就要领着人走去,再次搜查一遍。

    而齐氏也不含糊,一声令下,丹霞姑姑马上领着锦宁院的人,也将路死死的拦住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妻一妾,僵持不下的时候,楚亦宣忽然笑了,并颇为感叹的说道:

    “难怪若大的镇国侯府,云宸堂兄却授意我来教导三小姐的规矩礼仪。本殿下本来还想不透这其中的缘由,如今瞧着侯爷,宠妾灭妻,任由妾室不敬正房,欺凌嫡出千金,却纵容不加以训斥。果真三小姐若真和府中的人学规矩,恐怕只会越学,越乱了分寸呢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曾不止一次,告诫群臣,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。侯爷作为朝廷的肱股之臣,却连小小的府中内宅,都管教无方,毫无章法。此事若叫我父皇知道了,恐怕对侯爷为朝廷做事的能力,都会有所质疑吧,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镇国侯为何一直袒护柳姨娘,一来是他确实最宠爱对方,心里是有几分真情实意在的。

    二来镇国侯也是知道,楚亦宣这位太子的性子,向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从来不会自寻麻烦。

    可镇国侯哪里能想到,楚亦宣对周笑笑庇护的态度,竟然连侯府内宅的事情,显然都是准备插手的了,甚至还将当今陛下都给抬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私下里,纵容些柳姨娘,无论是齐氏正室尊严有损,还是周笑笑受了委屈,镇国侯到也不甚在意。

    可若是柳姨娘,逾越的举动,影响到了他的仕途权利,那镇国侯可就断然纵容不得了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镇国侯,直接恼羞成怒的,一记巴掌打在了柳姨娘的脸上,更是故意大声斥责,做足了威严的模样说道:

    “府中的事情,自然要以正室夫人为尊,夫人都亲自搜查过了假山林,哪里容得你这贱人,在这怀疑不休。而且笑笑是嫡女,就算有错也是交给夫人来管教约束,你一个妾室还不赶紧给本侯闭嘴。”

    其实有楚亦宣在,并且他还肯给自己撑腰做主,周笑笑一早就知道,柳姨娘兴风作浪不起来,落得个自食恶果,是必然之势。

    因为周笑笑,早就看得明白,什么情深义重,在镇国侯那里,都比不得他的权势来得重要。

    因此只要楚亦宣插手此事,镇国侯为了人前的颜面,还有朝堂间的权利,势必会惩戒柳姨娘,平息整件事情,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柳姨娘不过才挨了一记巴掌,虽然对方哭的凄凄惨惨的,可是一想到适才,险些受到的屈辱,周笑笑如何咽的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她,笑吟吟的走上前去,来到柳姨娘身边。

    眼神闪过寒芒,居高临下俯视着跌坐在地的柳姨娘,喃喃轻语道:

    “我若没记错,柳姨娘你现如今,还是被禁足之中呢吧。而这处莲池很僻静,平时就没什么人来,我若不是知道这边的菊花开得最好,要给母亲采摘些回去晒成菊花茶,平时也不会过来。怎的姨娘你院里的奴婢,不好好侍奉在你身边当差,却好巧不巧的我一落水,就被她瞧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那叫翠荷的丫环何在,竟然说我和男人在水中嬉笑,就算要污蔑我,动动脑子,想个像样的理由成吗。这光天化日的,我得多蠢,才会和男人暧昧不清,好像恨不得叫人瞧见似得。所以真相就是,我感觉到有人推我入水,然后又蓄意栽赃,否则如何解释禁足中的柳姨娘,你来的这样快,还将父亲给引来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柳姨娘,死劲摇头,却脸色难看,辩解不得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笑笑不禁又看向镇国侯,满脸悲愤的又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,女儿有太子殿下作证,究竟是被陷害,还是真做了有辱门风的事情,您心里必然也清楚了吧。而且我建议,叫嫡母立刻搜查柳氏带来的丫环婆子,她们眼巴巴的想往假山林里冲,谁知道是不是身上带着男人的东西,到时往里一丢,就能顺利的栽赃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那个翠荷,必须逮起来,好好的审上一番。一个侍婢与我又无冤无仇的,为何会如此害我,想来必然是有人在背后主使,这兴风作浪之人若不除去,我侯府恐怕还得风波不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