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章:一吻乱心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周笑笑给人的感觉,一直是安静中,透着一丝如狐般的狡黠,平日不声不响的,可利爪若是伸出,必然要将敌人撕碎。

    那嘴角终日里,更是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,好像她就像个旁观者般,冷静自持,却又将一切尽数掌握。

    这就是楚亦宣,和周笑笑接触下来后,留下的印象。

    因此像周笑笑这般性子的人,小家碧玉,娇羞动人,这些小女儿家的姿态,想在她身上瞧见,那还真是相当难得。

    但凡事都讲究个物以稀为贵,就是因为看惯了周笑笑,那狡黠通透的样子,这忽然流露出来的娇羞憨态,竟然真叫楚亦宣看痴了眼。

    不过这位太子殿下,自制力也是不错的,几个呼吸间,他就恢复常态了,苦笑一声后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的为难,本殿下都晓得。但是偏偏是这脖颈上的伤口,因为位置关键,若任由蛇毒在体内流窜,很可能导致头疼,耳鸣,甚至是双眼失明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只得将手从伤口上放下来了。

    而楚亦宣上前,本来是要用匕首,如之前一样,割开伤口按压出毒血的。

    可是下一刻,他就眉头紧皱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人的脖颈处,有很多大脉,一个弄不好会伤到经脉,到时血流如注,想止住都困难。因此匕首过于锋利,委实不好在脖颈处划开伤口。因为本殿下也只能用另外一个办法了,唐突之处,三小姐切莫见怪才好。”

    楚亦宣想尽办法的去救她,周笑笑自然是领这份恩情的。

    就在她笑着,示意自己不会介怀后,才想问问楚亦宣,究竟还有何驱毒方法的时候。

    哪知道,就见楚亦宣,竟然一个俯身间,欺近了周笑笑不说,更是将她拥在怀里,一吻落在了脖颈间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周笑笑到了此刻,哪里还不明白,楚亦宣说的第二种方法,竟然是要将蛇毒用嘴,给一点点的逼出来。

    脚踝被握住,周笑笑都是心里小鹿乱撞了。

    此刻她下意识,用手将嘴捂住,这才勉强没有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本想闭上眼睛,避免尴尬,可是双眼紧闭之下,反倒更能真切的感觉到,楚亦宣那搂住她腰身的手臂,是多么的精健有力。

    而那正在她脖颈间,努力驱散蛇毒的薄唇,更是叫她泛起阵阵战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别样的一吻,其实并未持续多久,等到楚亦宣连续吐出四口血后,就已然结束了。

    可是却觉得,这一吻简直漫长到,犹如天荒地老般的周笑笑,直到楚亦宣的唇瓣,都离开她的雪颈了,可向来胆大妄为的她,这回竟然硬生生没敢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而楚亦宣的温和笑声,此刻却传来了,就见他竟然仍旧没松开周笑笑的腰身,反倒语气里,带着一丝丝的宠溺说道:

    “我初次去探望你时,闻听得云宸堂兄,是唤三小姐为笑笑。那本殿下,以后也这般叫你可好。

    “眼下蛇毒已经逼出,笑笑你活动下四肢,瞧瞧可能使上力气了,若已然无碍,我就替你守在假山林外,你快些将衣物穿好。省的真被人撞见你现在这副衣不掩体的样子,到时非要闹出是非不可。”

    虽然只是换了个称呼,但是这其中包含的深意,却叫周笑笑才退下去些红霞的脸颊,不禁再次发烫起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真别说,这伤口里的毒血被逼出来后,周笑笑头也不晕了,身子也渐渐有了力气,甚至自己扶着假山壁,都能缓缓坐直身子了。

    精气神一恢复,周笑笑刚刚有些发晕的头脑,也随即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想到她眼下,不过是一缕随时说不准,就会消散的孤魂野鬼罢了。

    甚至能重现人间,依靠的都是苏含笑的身子,可这副身躯终究不是她的。

    因此周笑笑细想下来,才可笑的发现,以她今时今日的处境,哪里还有资格,去沾染什么男女之情。

    楚亦宣此刻,那眼中的宠溺,代表什么含义,周笑笑自然清楚。

    可是哪怕她有心接受,但回以对方的,却只能的漠然下去的神色。

    就见周笑笑,谦卑中带着疏远的,对着楚亦宣施礼后说道:

    “多谢太子殿下,适才施以援手,才叫小女我能平安脱险。但是咱们适才,已经算是男女授受不亲,我心里惶恐难安,因此若太子殿下,真以笑笑相称,来日被人非议,很可能牵连出今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还望殿下成全,从今往后,只当适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,小女也会守着规矩,定不敢逾越半分。”

    楚亦宣显然没想到,他才救了周笑笑,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,对方竟然会回绝的这般干净彻底。

    因此本来温和笑着的楚亦宣,这神色间难免显出一丝落寞,并看似玩笑的调侃道:

    “看来就算相救过三小姐,终究本殿下,是比不得云宸堂兄与小姐之间的情分。堂兄叫得了你笑笑,偏偏本殿下却不能,三小姐的意思,我也算清楚了,适才若有唐突之处,到是本殿下孟浪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楚亦宣,那有些失落的神色,周笑笑心里,还真是为之一痛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处境,是绝对不能说出的秘密,大局观上,周笑笑是不会因为个人感情,而真的乱了章法。

    而楚亦宣,眼瞧着周笑笑,只是沉默不语,垂首不再看向他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楚亦宣,不禁叹口气,有些无奈的一笑说道:

    “好了,我堂兄对三小姐来讲,那是将来的姐夫,关系自然更为亲厚。也是本殿下不好,偏偏要不自量力的同堂兄对比。毕竟这些年下来,自从我坐上这太子之位,满朝文武,无不事事拿我与堂兄做比较。”

    “而无论领兵征战在外,还是处理政务的雷厉风行,我自是都比不得堂兄的。本就只是一片绿叶,偏偏今天还要自己上杆子去做比较。是本太子难为三小姐了,你且快穿好衣服吧,我在外面替你看着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楚亦宣这番话,听完更叫周笑笑觉愧疚的,眼瞧对方果真转身要离开,她却立刻唤住对方,歉然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太子身份贵重,何苦说出这般,消极懈怠的话呢。在小女眼中,无论是云亲王,还是殿下您,全都是我大云王朝的人中龙凤。还望殿下不要泄气,你的敦厚善良,在小女看来是一位仁君圣主最该具备的德行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已经得到太子相帮甚多,但小女还有一事相求,希望殿下能帮我,将这两个昏迷的歹人,推下莲池,我不想再看见,他们活在世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