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章:千钧一发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虽然骤然落水,但周笑笑到不慌乱。

    只因为她是苏州人,苏州本就多水,她往昔又只是富家千金,哪里有世家女那般多的约束。

    因此小的时候,她经常领着侍婢偷溜出府,去戏水玩闹,因此是识得水性的。

    可就在周笑笑,稳住心神,想要先游上岸,再寻那故意推她入水之人算账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周笑笑突然觉得,她的右脚踝,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,死劲的往水下拽去。

    就在周笑笑大吃一惊,双腿用力猛踢,想要摆脱那如水草般,纠缠住她脚踝的东西时。

    哪成想祸不单行,也就几个呼吸间的功夫,周笑笑就觉得她的腰身,手臂甚至都被缠绕住了。

    而等到她将右手臂强行抬出水面,想要瞧瞧究竟是什么东西,竟然这般难缠时。

    可当她真瞧见,此刻纠缠在她身上的东西时,却眼睛忽然瞪大。

    向来稳重的周笑笑,竟然难以抑制的,打从心里升起恐惧之感,只因为那纠缠她的,竟然是一条条足有半米来长,滑不溜丢的水蛇。

    周笑笑到底是女子,对于蜘蛛,老鼠,蛇类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她和很多寻常女子一样,也是会怕的,哪怕这些水蛇还只是纠缠住她,没有真下口咬人呢。

    可是再瞧水性娴熟的周笑笑,竟然瞬间被吓得,浑身都使不出来力气了,止不住的竟然在水里扑腾着,就开始要往下沉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只瞧着苏启那孩子,竟然从假山另一侧,手里拿着弹弓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本来满脸笑容的苏启,在瞧见周笑笑此刻落水,还和无数水蛇纠缠在一起的这一幕时。

    别看苏启前几天,还和周笑笑闹得很不愉快,可这孩子到也不算心地狠毒,立刻就露出慌张之色,焦急的赶紧寻了个木棍子过来。

    接着就见苏启,年纪还是太小,一边吃力的尽可能挥动着木棍,想打击水面,将那些水蛇全都吓走,一边他也带着哭腔,有些六神无主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姐姐你坚持住,我很快就能将水蛇赶走了,你可千万不能死啊,至少不能死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这一恍的功夫,其实手臂上,甚至的脚踝,已经被水蛇给咬了两三口,再被池水一浸泡,简直是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不过这负伤的剧痛感,也叫周笑笑惊惧慌乱的心,反倒慢慢沉稳下来了。

    反正已经被蛇给咬了,周笑笑也不知道,自己下一刻会不会毒发暴毙。

    眼瞧苏启那小小的身子,因为握不住那般长的木棍,摇摇晃晃的,好几次都险些自己跌进水里。

    周笑笑一向不喜连累旁人,因此她忙焦急的喊道:

    “三弟,你现在拍打水面,根本是无济于事,一会你若自己在掉下来,咱们姐弟可就要全都命丧莲池了。你赶紧去寻嫡母过来救我,务必要快,否则三姐姐我是真的撑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苏启闻言,立刻点点头,丢了手中的木棍,一溜烟的就跑开了。

    周笑笑眼瞧这一幕,总算微微放心了,可还没等她,想要靠自己,努力再往岸上游一游,看看能不能摆脱这些水蛇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周笑笑就隐约听到,自己的背后,传来两下落水声。

    而因为在水里挣扎了小半天,周笑笑只觉得手脚越来越沉,累的使不出力气了。

    更是因为呛了水,耳鼻都不大中用了,因此那落水声,她也不敢断定,是幻听还是真实存在。

    可是当稍许过后,晕乎乎的周笑笑,感觉到她的腰身被人搂住,并且明显是被两个人抬出水面的时候。

    周笑笑却并未因为,被人救了而感到欣喜万分,神色间充满警觉的虚弱发问道:

    “你们是何人,启儿才离开,不可能这么快寻到人来帮我。而那孩子才一走,你们就立刻现身将我从莲池里救出来,我怎么觉得,你们另有居心,我是侯府嫡出的三小姐,还不赶紧将我放下来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此刻浑身无力,所以这才想用侯府千金的身份,看看能不能震慑住对方。

    可就见那救她上岸的两人,一路将周笑笑,七扭八拐的,直接抬进了假山林里,等到了一处类似石洞般的隐秘处,他们将人往地上一丢。

    接着两男子里,声音有些公鸭嗓的一个,就戏虐的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不愧是国公府的千金小姐,不但长的娇俏如花,这心思也很缜密,我们兄弟俩,还什么都没做呢,三小姐竟然就自行猜出,我们意图不轨了,你可真是冰雪聪明。”

    而另外一个男子,闻听这话,却迫不及待去拉扯周笑笑衣服的同时,不怀好意的接话道:

    “大哥,美人在前,你竟然还有闲情逸致说话,咱们还是赶紧好好的乐呵下,到时事情也算办妥了,咱们也好交差。真希望以后,能多接点这样的买卖,不但能饱尝美人滋味,还能轻轻松松赚到银子,这可比咱们兄弟二人,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要强多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身上的衣服,被很野蛮的拉扯着,而湿漉漉的罗裙,此刻也被往上翻着。

    周笑笑自然知道,接下来她会受到怎样屈辱的遭遇。

    可她适才饱受惊吓,又在水中挣扎的脱力了,此刻连手指头都难以动弹分毫,甚至想咬舌自尽,保全清白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所以就在周笑笑,双眼紧闭,无可奈何的,只能认命,被迫等待着,饱受屈辱的那一刻时。

    却不料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忽然一声清冷的哼声传来。

    脚踝都已然被握住的周笑笑,就听得那险些欺辱了她的两个男子,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咒骂,接着就是拳脚相交的动静传来,并且很快的所有声音,都全都归于寂静了。

    周笑笑努力的睁开双眼,模糊间却只瞧着一个身影,再次向她靠近。

    已经如惊弓之鸟的周笑笑,不禁满脸惊慌的,就努力想往后躲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忽然一个披风盖在了她的身上,接着周笑笑就觉得自己整个人,落入了一个温暖踏实的怀抱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