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章:背后一推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翠薇院内,柳姨娘母女,虽说被禁足,但显然还是不肯安分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两天后,随着周笑笑身体,彻底将养好,太子楚亦宣,也言而有信的,果真入侯府开始教导礼仪了。

    因为有杨子贡再旁协助,所以就算同时教导,苏含笑,苏红兰,还有苏倩儿三姐妹,到也教得过来。

    一晃五六日,就这样过去了,虽说周笑笑和苏含笑,依旧是轮流交替着出现。

    但因为两女配合的越发默契,并且是共用一副身躯,虽说偶尔脾气秉性,表现出来的确实有些偏差,但谁又会往一体双魂去联想,因此到也没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但是有一点,却是极为明显的,那就是每到苏含笑出现的时候,她对于杨子贡,都会表现出,异乎寻常的兴趣,恨不得一整天都粘着对方。

    毕竟苏含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,楚云宸这位亲王,她尚且觉得高攀不起,那太子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因此苏含笑还是将目标,锁定在了杨子贡的身上,能成为郡侯夫人,这已然成了她眼下,心心念念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可是一轮到周笑笑出现的时候,对于杨子贡,她是两分的客气,三分的疏远,偶尔言语相击,叫对方在楚亦宣面前丢尽颜面。

    剩下的五分心思,全用来旁敲侧击,搜罗杨子贡德行有失的证据,力图能扳倒对方。

    至于说杨子贡,之前被楚云宸,那般毫不留情的告诫过,所以他是千方百计想躲着周笑笑的。

    因此这也导致,几天下来,周笑笑的收获甚微,根本没逮住什么,能将杨子贡至于万劫不复之地的铁证。

    对此周笑笑自然是郁结在心的,因此听着楚亦宣教导礼仪时,她整个人都蔫蔫的,根本提不起精神来。

    按理来讲,若依着周笑笑的性子,她现在真是恨不得,抄起匕首,直接在杨子贡身上捅出几个血窟窿手刃仇人,这血海深仇自然也算是报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种报仇的办法,虽然干净利落,也叫人极为的解气。

    但是周笑笑,从来都不是个,做人做事,只凭一己私欲,毫无责任感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她必须替沈氏母女去考虑,她在侯府直接杀了杨子贡,到是解气痛快了。

    说不定心里怨气一消,她就再也不会弥留人世,直接去投胎了。

    可到时,苏含笑却是逃不掉的,杀人的罪名更是要她来承担。

    这种损人利己的事情,若是对待敌对之人,那周笑笑做起来,可谓是毫不手软。

    可苏含笑的性子,确实不招她待见,但周笑笑也绝不会为了自己报仇,就叫对方白白丢掉性命。

    毕竟杨子贡再不济,那也是世家贵族出身,杀了他,苏含笑是一定要偿命的。

    到时苏含笑有个三长两短,沈氏本就体弱多病,又很爱重这个女儿,非得性命难保,跟着一并去了不可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报仇,就无辜害了沈氏母女两条性命,那周笑笑会觉得,她和禽兽不如的杨子贡,本质上岂非没有任何的区别。

    君子有所为,有所不为,哪怕她是个小女子,但是丧良心的事情,周笑笑也是断然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所以无奈之下,她也只能选择迂回的办法,希望能在闲谈间,叫杨子贡放松警惕,旁敲侧击出一些对方言行有失,为恶一方的证据,借朝廷律法的手扳倒对方。

    可是眼瞧着,杨子贡见到她,简直像老鼠见到猫似的,只要能躲开,就绝对不会靠前。

    因此心里相当郁闷的周笑笑,真是将好心却帮了倒忙的楚云宸,好一番的埋怨。

    因为对付杨子贡,没有任何进展,而有些烦躁的周笑笑,她不禁对身旁服侍的竹心招招手,示意对方靠近后,压低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竹心你和松果,帮我挡一挡,我准备去花园里散散心,母亲那边沏泡的菊花茶也快喝完了,我顺道也给她再采些备用。这礼数教导,当真是乏味的很,再坐着听下去,我都要打瞌睡了呢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昔日是皇商,因为随时都有可能,入帝都面圣,因此宫规礼仪她过去,就认真的学习过。

    所以回到侯府后,周笑笑举止得体,没有半分错处,归根结底原因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因此这礼仪的教导,苏含笑认真学着,提升自己的言谈德行,确实很有必要。

    可周笑笑还真是兴趣缺缺,因此趁着楚亦宣这位太子,认真讲解何时该行常礼,何时又该行叩拜大礼的时候。

    周笑笑不禁悄然的转身,就从侧门一溜烟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反正连楚亦宣教导礼仪,那都是授意于楚云宸的。

    就凭着她和楚云宸的关系,哪怕这位太子,发现她溜走了,最多事后训诫两句,是不会真将她如何的。

    而且连日的相处下来,周笑笑看得出来,楚亦宣这位太子殿下,身份虽然极为的尊贵,但性格很温文尔雅不说,更是极为的平易近人。

    也是楚亦宣的这种好性子,才叫周笑笑有胆子,偷溜出来喘口气。

    等到了花园内,因为秋季渐深,满池的莲花,也开始呈选出凋谢之态。

    但正因为如此,密集的莲叶枯萎之下,反倒是莲池里的鱼儿,到更容易瞧得真切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为何,今日莲池里的鱼,竟然不住的跃出水面,都说鱼跃龙门是个好兆头,因此瞧着这罕见的奇景,周笑笑的心情到是也舒畅了不少。

    秋季是赏菊的好节气,可周笑笑一路走来,却没瞧见多少菊花,稀稀疏疏的,想采摘些她都没寻到品相钟意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镇国公府,乃是名门望族,四季变化,这花园内观赏的花,应该是不会间断才对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这莲池四周,到是有不少开得正盛,并且可以拿来食用的菊花,周笑笑不禁立刻采了许多。

    虽说秋高气爽,但秋季的日头,也最是毒辣的厉害。

    所以才一会的时间,周笑笑的额头上,就溢出了一层的细汗珠子。

    赶紧回到莲池旁的树荫下,周笑笑站在池子旁边,本想消消汗,看会鱼儿游动,就回金香院的。

    可哪曾想就在她低头,将用锦帕捧着的菊花,里面品相不太好的,认真仔细挑出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周笑笑忽然觉得,背后有一双手,用尽力气的推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只来得及惊呼一声,周笑笑就因为站立不稳,手中的花不但四下落了一地,而她也在水花四溅下,直接跌入了莲池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