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:心比天高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齐氏显然是被苏启,这个唯一的亲生儿子给伤透了心。

    只是苏启的事情,周笑笑却心里有着分寸,自然不会胡乱说什么不中听的话。

    所以她只是在稍微安慰了齐氏几句后,到也离开了锦宁院。

    不过再说苏启那孩子,也难怪齐氏要寒心。

    就见此刻的苏启,确实如齐氏所料的一样,这会已然身处在翠薇院了。

    就见在齐氏面前,一个眼泪瓣都不会落下的苏启,此刻竟然窝在柳姨娘的怀中,哭的好生难过。

    而柳氏也是满眼心疼的和苏柔婉,一起给苏启的后腰上着金创药,并且声音哽咽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夫人下手也太狠了,再怎么说启儿你也是她的亲生骨肉啊。夫人刁难我和你柔婉姐姐也就算了,难道还因为与我不睦,现在要迁怒到启儿你的身上吗。都是我不好,早知如此,当年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将小少爷你抚养在身边,若不是我将你含辛茹苦的养大,可能夫人就不会待你如此苛责了。”

    这小孩子就是如此,谁将他从襁褓里,自小养大的,那自然就与谁的感情更亲厚了。

    所以眼瞧柳姨娘落泪,苏启赶紧上前,抬起还很稚嫩的小手,就帮她边拭泪,边含怨的说道:

    “齐氏生我,却又不养我,自小就是姨娘待我好,在启儿心里你就是我亲娘。那齐氏明明厌恶我,却还把我强行接回锦宁院,三天两头的打骂不休,我看她就是想叫咱们母子分离,她才称心如意。”

    “适才我躲在正堂后面,还亲耳听到,齐氏和那新回府的苏含笑,在密谋针对二姐呢。太子入府教导礼仪规矩,她们竟然不许二姐前去,我一时气不过,才拿弹弓打了那从府外回来的野丫头一下,齐氏竟然就用鸡毛掸子打我。反正这府中,各房各院的子女,她最憎恶的就是我和二姐了,等将来我长大了,也要狠狠的打她,给姨娘和二姐姐出气。”

    望着苏启,那提及齐氏这个生母时,咬牙切实的模样。

    柳姨娘眼中微微闪过一丝痛快之色,声音更加无助的说道:

    “也亏得这些年,启儿你肯护着我和你二姐姐,夫人也就是看在你的薄面上,这才肯给姨娘我,稍微留条活路。可是眼下启儿你也瞧见了,我和你二姐全被禁足了,可夫人那边而是不肯放过你二姐,处处针对着,姨娘这心里真是害怕的很那。”

    苏启心疼的瞧着柳姨娘,扭头又看了看,楚楚可怜的苏柔婉,马上就说道:

    “姨娘别担心,我这两天无需进宫读书,到时我去别苑,将姨娘和二姐姐,被禁足的事情告诉给祖母。有她老人家发了话,就算是齐氏和父亲,也不敢再禁足姨娘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齐氏和那个才回府的野丫头,我是不会叫她们好过的。尤其那个苏含笑,我一定要好好整治她一番,给姨娘和二姐出气。”

    柳姨娘闻言,连忙摆摆手说道:

    “启儿啊,你好好读书,将来有出息了,那姨娘看着,比什么事情都高兴。这后宅的事情,你可千万别搅合进来,姨娘不想看见你出事。所以无论你要做什么,提前都要知会姨娘我一声,也省的我为你担惊受怕,好孩子你一定要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适才你说早上还没用过膳呢,知道这两天你休息,必然会来翠薇院。我早早就亲手做好了你最喜欢的枣泥糕,我这就叫周妈妈领着你去吃。”

    苏启一听说,柳姨娘给他早早的,就准备好了最爱的糕点,他不禁感动的说道:

    “齐氏院里的糕点是不错,可我最喜欢的还是姨娘亲手做的枣泥糕,我就知道,这府中就姨娘和二姐姐,待我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启话一说完,就欢欢喜喜的跟着周妈妈,下去吃糕点了。

    而等到苏启一走,柳姨娘脸上无助的神色,立刻敛去。

    至于苏柔婉那边,楚楚可怜的模样,也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就见苏柔婉有些烦躁的,将屋内伺候的丫环婆子,全都给打发出去了,就立刻不甘的说道:

    “娘亲,你都亲耳听到了吧,若非三弟前来通风报信,谁能想到苏含笑那个贱人,竟然如此的卑鄙,阻挠我与太子相见。这般好的机缘,那是可遇不可求的,说不定女儿还能入了太子殿下的眼,一朝被选入东宫平步青云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女儿的锦绣之路,全被苏含笑给挡住了,这个贱人,她怎么就没死在府外呢,她为什么要回来,娘亲我不甘心,真是好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柳姨娘就是个不安分的,这镇国侯的正室之位,她不知窥探了多少年,甚至直到现在,都从未放弃过。

    因此在柳姨娘身边长大的苏柔婉,哪怕是个庶出,注定这辈子,是不可能给皇家贵胄做正室的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苏柔婉,和她娘一样,心比天高,命比之薄,总是幻想着,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。

    但是她在对着苏含笑,咒骂不休的同时,甚至言语恶毒的,说出叫对方死在府外别回来的话。

    可她们到底是血脉相连的亲姐妹,苏柔婉小家碧玉的外表下,隐藏的内心何其歹毒,有此可见一斑。、

    并且她似乎过于想当然了,毕竟若非苏含笑回来,太子楚亦宣又岂会来侯府教导礼数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叫苏柔婉见到了楚亦宣又能如何,难道人家堂堂的太子爷,还真能选她做正妃不成。

    因此说到底,苏柔婉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,可偏偏柳姨娘,对这个女儿争强好斗的心思,是极为赞同的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柳姨娘,眼中闪过恼恨之意,冷哼一声后说道:

    “放心吧,你父亲,还有你祖母那般疼爱你。就算眼下无法接近太子,只要你祖母回来了,自然会给你做主,解了禁足的。至于那苏含笑,显然和齐氏是达成某种联手了,否则她们俩,因为黄管事,也不该心平气和的坐在一处,算计咱们母女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黄管事这步棋,还是没起到太大的作用,既如此姨娘我必然另想办法,惩治了那个苏含笑,绝不叫这府上再多一个嫡出女,盖住柔婉你的光彩夺目,养了启儿这孩子这么多年,看来也是时候,叫他回报我们母女了。”

    柳姨娘话一说完,就露出了个,意味深长,阴险如蛇蝎般的笑容,将她本来颇为温婉的面容,映衬的格外阴森狰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