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章:拜访嫡母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第二日晨起十分,周笑笑穿上,染着淡淡茉莉香的湖蓝色襦裙。

    周笑笑喜欢茉莉,因为她总觉得,那茉莉开出小小的,不起眼的白色小花,竟然能散发出那般连绵不绝的香气。

    这种看似渺小,却能迸发出,比别的花,都更为特殊,叫人流连忘返的宜人花香,从而变得不平凡,这一点是最打动周笑笑的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在配饰上,发髻间只挽着两枚,石榴纹的金钗,在配上一副金镶白玉的耳坠,一身的装扮,稳重贵气,却又低调内敛,非常的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因为周笑笑特意来的早,因此等到她到了锦宁院时,齐氏也才起身,一众要来请安的各院子女们,也全没有到呢。

    齐氏并不怎么待见周笑笑,所以借着她才回府,也免了她日日请安,实则只是不愿相见罢了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都到了锦宁院外了,齐氏作为嫡母,自然不好拒于门外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因此叫身边的丹霞姑姑,去将周笑笑给迎了进来。

    眼瞧齐氏冷着一张脸,坐在上首位,周笑笑却丝毫不受影响,毕恭毕敬的福身请安。

    而齐氏在摆摆手后,就敷衍的说道:

    “好了,笑笑你身体还未痊愈,请过安就先回去吧,到也不必留下来,陪着母亲我用膳了。”

    齐氏本就是个直性子,并不是个很会掩饰自己内心想法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对方那强忍厌恶,很是不耐烦的神色,周笑笑这双眼睛,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多年,练就的何其敏锐,岂会瞧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若换成以前,齐氏不乐意搭理她,周笑笑也乐得清闲,自然不会巴结的往上凑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周笑笑却是有事而来,所以她并未跪安离开,反倒笑吟吟的站在原地,直截了当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自知不是在府内长大,嫡母与我亲厚不起来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更何况我一归来,就擒下了嫡母院内的黄管事,叫您在父亲那,受了好一通的数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嫡母你厌弃我,甚至不愿见我,女儿我都能理解。但我想说的是,嫡母在与我置气时,是否也该想想,自己是不是恨错了人,中了挑拨利用的奸计了。”

    齐氏本就是个急性子,很多事情她是看在周笑笑,乃是晚辈的份上,心里有气到也没当面说出来。

    以免到时她又落得个,苛待各院子女的名声,回头镇国侯又该斥责她了。

    但眼下周笑笑先提了这个话头,齐氏到也没忍着,不满的哼笑一声后,她就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挑拨离间?当真是笑话,擒了黄管事带回侯府的,不就是你周笑笑做出来的事情。本夫人一双眼睛瞧得真切,这还有假不成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不禁叹口气,很是无奈的苦笑道:

    “嫡母,你须知道,那黄管事确实起了,要暗害我母女的心思,不得已之下,我才将他给绑了的。而且说句不敬的话,再未见到嫡母之前,女儿确实觉得,这管事既然是您锦宁院的人,那这幕后黑手必然是您无疑了。否则您院里的人,谁又有那般大的本事,能随意驱使得动呢。”

    齐氏盛怒的神色,在听完周笑笑这话,不禁缓和了些。

    因为她性子直不假,但也不是个没脑子的。

    将心比心之下,换成她是周笑笑,也会生出这种怀疑。

    但随即就见齐氏,冷冷的看着周笑笑,坦然无比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不管你这丫头信也好,不信也罢,本夫人确实从未授意过黄管事,去加害你们母女二人。我只是叫他将你给接回府来,其余的吩咐,根本是从未有过的。”

    和性格直爽的人话说,其实也有个好处。

    就如同此刻的齐氏,句句话都是言简意干,单刀直入,这也省得彼此言语试探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在点点头后,就认同的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嫡母快人快语,那女儿也不拐弯抹角了,其实笑笑在入府后,知道您是个真性情的人后,就知道那黄管事必然不是嫡母派去的。毕竟他的奸计败露,第一个被连累的就是您,就算您想加害我们母女,大可以叫母家的人动手,犯不着派出一个自己院里的人下手,增加自己的嫌疑。”

    齐氏不喜欢周笑笑来锦宁院,一来是因为对方一回来,就害的她受了镇国侯不少的数落。

    二来齐氏虽然问心无愧,但她总觉得,因为黄管事,周笑笑必然心里是埋怨她的。

    将一个心有怨恨的别院子女,天天放在身边,齐氏这种不会虚与委蛇的人,真是怎么想怎么觉得别扭。

    但是齐氏如今一听闻周笑笑说,对方竟然肯相信她并未授意黄管事害人。

    这下反倒换成,齐氏愣了一愣,半响后才仍旧有些不甘置信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本夫人是真没想到,黄管事一死,死无对证这下,全府上至侯爷,下到扫地挑水的粗使下人,哪一个不是议论纷纷,认定了我和谋害你们母女的事情脱不开关系。可是闹到最后,肯信任我是无辜的,竟然会是你,笑笑不得不说,你还真是叫嫡母我,心里稍稍慰藉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眼瞧齐氏看向她的神色,已经彻底缓和下来了。

    周笑笑不禁立刻,福身跪于地上,神色恭敬中,带着亲厚之意的说道:

    “其实嫡母真的多虑了,在昨天我命福宝过来传信,相邀四妹妹,后天一同与我,静候太子殿下教导礼仪,其实嫡母就该看得出来,我对锦宁院是心生向往,想要多多亲近的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女儿我虽然年轻不懂事,但是这府中,究竟有谁能在嫡母您的眼皮子低下,做到收买您院里的管事,我心里还是很清楚的。那人十七年前就害的我母亲,被休弃逐出侯府,十七年后她又想来加害我们母女,想来嫡母这些年,虽贵为正室,明里暗里也没少受那人的闲气吧。所以我愿和嫡母,同仇敌忾,将那兴风作浪之人,打压得气焰再难嚣张,想来这也是嫡母愿意看见的结果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