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章:一心向佛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周笑笑不禁感慨今天还真是热闹,这来探望她的人,简直走马灯似得,来了一波又一波,而且身份更是一个比一个金贵。

    到底是皇室储君,周笑笑自然不敢怠慢,当即就要出了房门,亲自去院里跪迎接驾。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,她才迈出去一步,始终握着她手腕的楚云宸,就一个用力,又将她扯回到了身边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太子来了,有什么好接驾的,既然是来探望你病情的,哪有叫病人出去跪地迎驾的道理。更何况有本王在这,你用不着对那楚亦宣毕恭毕敬的,快回床榻上躺好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那是身份特殊,当今皇帝面前,他都不用弯下膝盖,跪地请安的人,周笑笑和他哪里能比得了。

    可是根本不给周笑笑反驳的机会,楚云宸就霸道如斯的,直接将她抱了起来,向着床榻上就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云宸举止有些蛮横,也是因为恼了周笑笑,刚刚的不听话,执意为杨子贡这个卑鄙之人,求情的缘故。

    但他终究是怕真伤了周笑笑,手里还是顾忌着轻重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丢,只是吓得周笑笑惊呼出声,但绝对没有摔痛她就是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楚云宸,刀子嘴,豆腐心的亲自给周笑笑,盖上锦被的时候。

    那边福宝也迎着苏茂,还有太子楚亦宣进来了。

    苏茂那大大咧咧的性子,人还没进屋内,就先扯着个嗓门喊道:

    “三妹妹,你这是瞧准了,太子殿下是个敦厚性子,不会用你计较虚礼是不是。我都提前派人来传过话了,你竟然都没等候在院里接驾,感觉身子好些没有,我给你带了些府外的糕点,你要不要起身尝尝。”

    苏茂是个实心眼的人,对府中的几个妹妹,无论嫡庶全都很照顾。

    尤其是周笑笑,苏茂总算得,这个三妹打小在府外,受了不少的苦,他是挺不落忍的。

    因此每每当职结束,回府的路上,他总会买些小玩意,或者是老字号的糕点,一股脑的往金香院送来,就是希望能多照顾这个三妹,弥补缺失多年的兄妹情分。

    可是当苏茂,真的迈步进了房门后,一眼就瞧见楚云宸,赫然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心里不禁暗叫一声坏了,但还是躬身上前,赶紧跪地请安。

    而楚云宸在很细心的,照顾好周笑笑后,头也没回的哼笑一声,听不出喜怒的平静说道:

    “苏二公子,不愧是太子身边的侍卫统领,真是事事为自己的主子上心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为了体现太子的威严,本王也该亲自出去,到院里跪地相迎呢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的这番询问,不禁听得苏茂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毕竟大云朝,谁人不知,楚云宸才是先帝的嫡子,是最该继承皇位的人。

    结果叔父登基,本是代为理政,可顺帝霸着龙椅不肯退位,还将自己的嫡长子册立为了太子。

    因此楚亦宣这太子之位,难免就有些名正在,言不顺了。

    私下里有顺帝这位陛下在,到也无人敢不敬楚亦宣这位太子。

    可是当着楚云宸的面,满朝文武,世家贵族谁人不知,对方最忌讳听到的,就是楚亦宣这个太子了。

    苏茂不禁暗骂自己糊涂,来之前怎么就不问清楚,金香院可还有别的访客在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素日里基本有意互相回避的楚云宸和楚亦宣,眼下却是撞到一起了,苏茂根本就不敢去想,一会究竟会发生什么,无法预料的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楚云宸那霸道傲然,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性格,是帝都人尽皆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一上来,楚云宸的言辞,可是充满了犀利感。

    苏茂就怕楚亦宣这位太子真进来了,到时碍了楚云宸的眼,以这位亲王殿下的脾气秉性来讲,对方可未必做不出来,讥讽训斥的事情。

    到时太子的颜面不保,这可真就是他苏茂的罪过了。

    就在苏茂自己吓自己,越来越心惊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见得身穿一袭月白色,嵌金丝四爪龙纹锦缎长袍的太子楚亦宣,就迈步走入房中。

    这位太子殿下,年岁比楚云宸稍小几岁,虽说是堂亲兄弟,但两人的气韵却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楚云宸是那种,霸气外露,一瞧就是典型强硬派的人。

    而这位太子则不然,不但眉眼间透着股清逸之感,整个人也显得极为平和,尤其手中拿着的那串念珠。

    若非周笑笑早就知晓,这位容貌俊逸,气度不凡的男子,就是大云朝的太子爷。

    她甚至差点都要以为,楚亦宣是哪个山中茅舍里,潜心静修的居士呢,因为在这位太子身上,真的是半点权贵之气,都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咋一瞧只叫人觉得,他那从骨子里透出的平稳,竟然给人一种,洗涤心灵的感觉。

    用泰然处之,出尘脱俗来形容这位太子殿下,周笑笑觉得,真是太合适不过了。

    而楚云宸留意到,周笑笑那盯着楚亦宣,瞧个没完没了的小眼神时。

    没来由的他心里就是一阵烦躁,因此就见楚云宸,难免语气更加不好的哼笑道:

    “又装出这副道貌岸然的样子,若真清心寡欲,就该归了那佛门,也不枉你这副手持念珠,世外之人的打扮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的话,说的是相当不客气了,只要是眼没瞎,耳没聋的,恐怕都瞧得出来,他对楚亦宣的厌烦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苏茂,杨子贡等人,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时候。

    反倒是楚亦宣,非但没动怒,反倒谦卑一笑,很恭顺的说道:

    “原来堂兄你也在这里,到是我和苏茂唐突了,应该另寻时间,来探望三小姐才是。至于跪拜相迎,你我兄弟情同手足,而且堂兄年长,要见礼也该是弟弟我先行与你请安才是。因此堂兄实在不必,再拿话打趣苏茂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位坐的名不正,言不顺,所以只要是和楚云宸碰到一处,楚亦宣向来态度都很谦卑,并且是极为的礼让,从来就算受了几句讥讽,也全当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可楚亦宣越是如此,楚云宸就越觉得他虚伪矫情。

    毕竟和楚亦宣的忍让一比,楚云宸的言语奚落,就显得咄咄逼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楚云宸是真性情的人,爱憎向来分明,若叫他像楚亦宣那般,明明彼此生厌,却还偏要装出一副大度无争的样子,他是无论如何也做不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