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章:拦腰抱起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至于说苏含笑,眼瞧一位郡侯,竟然态度谦卑的同她赔不是,只是为了不叫她生气。

    杨子贡长得确实一表人才,加上苏含笑何时被人如此礼遇过,瞬间她就像掉进了蜜酒罐子里,整个人都欢喜到醉乎乎的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想要和杨子贡,再多说说话,彼此了解一下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松果一路小跑了进来,更是擦着汗,有些慌张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小姐您赶紧准备着,云亲王来了,人都走到院门口了,说是来探望你的。我们也不敢拦着,说话的功夫应该就要进来了,奴婢是跑着赶过来,免得小姐失了礼数。”

    对于楚云宸,苏含笑始终都挺遗憾,没有亲自瞧见过这位云亲王。

    毕竟能下嫁到云亲王府做侧妃,这个念头偶尔,还是会在苏含笑心里,蠢蠢欲动一下的。

    可等到她微微有些小激动的,总算将楚云宸给盼到的时候,苏含笑确实被对方那邪魅俊美至极的容貌,弄的小心脏,砰砰直跳。

    但同时,楚云宸那周身,展露出来的天生王者气度,也极具震慑力的,叫苏含笑没来由的发抖起来。

    而楚云宸望着,一脸花痴瞧着他的苏含笑,英俊的剑眉一皱,想不明白这妮子,又唱的是哪一出,竟然故意做出这般恶心人的神情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当留意到,苏含笑那微微发抖的身子,楚云宸也顾不得去想她,今天的眼神为何如此怪异,而是立刻上前询问道:

    “我是去探望清君时,得知你在侯府,竟然被人下毒暗害了。清君要陪着老夫人,到是没法抽空回来看你,但她担心的不行,这才叫本王务必回来时,抽空到侯府瞧你一眼。好端端的怎么抖的这么厉害,莫非身子还难受着不成,要不要本王给你寻个御医过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这一靠的近了,苏含笑就觉得压迫感更强烈了几分。

    虽说楚云宸的身份是尊贵,但是苏含笑性格懦弱胆怯,这般天生气度,就如君临天下似的人,她确实有些吃不消,甚至心平气和的交谈都很吃力。

    反倒是杨子贡,爵位不高,也不比她这个侯府千金身份贵重多少,相处起来苏含笑觉得更放得开。

    因此在短暂的接触后,对于云亲王府侧妃之位,是再也不抱念想的苏含笑,她此刻只想叫楚云宸赶紧离开,别耽误她和杨子贡继续相处下去。

    “多谢亲王殿下的好意了,小女只是还有些虚弱,其实已经没有大碍了。王爷事忙,我可不敢耽搁您的时间。何苦我正与汝南郡侯,说着过两日,他要来侯府教导我礼仪的事情,恐怕就没办法同时招待王爷了,您还是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苏含笑没见过世面,更没周笑笑八面玲珑的本事。

    因此她这番话,说的那叫一个唐突,简直和撵楚云宸离开,都没什么区别了。

    何时受过人这等冷待的楚云宸,他微微愣了一下后,就冷眼盯着苏含笑说道:

    “你这妮子,今天真是奇怪的很,若非音容相貌没变,我都要以为你是旁人假扮的呢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楚云宸又瞧了眼,始终跪于地上向他请安,没得到恩准,到现在也没站起来的杨子贡一眼,语带戏虐的又说道:

    “又或者,你这小丫头,是遇到知心人了,唯恐本王坏了你的好事,这才焦急撵人不成。区区一个郡侯罢了,这帝都世家贵族无数,什么王侯将相没有,你竟然瞧上了此人,别说本王没提醒你,这汝南郡侯可未必是个良人,你选他还真不如跟着本王回去,做我的侧妃来的舒心呢。”

    以楚云宸的身份,很多明面下的真相,他耳目何其多,自然是能窥视几分的。

    因此他既然能说出,杨子贡并非良人的话,那就说明,他至少是听到一些,不利于对方的流言蜚语,所以这才用玩笑的口吻,稍微提醒下苏含笑。

    只是楚云宸的一番好意,苏含笑却是听不见的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小丫头,胆子确实太小了,楚云宸一句觉得她是旁人假扮的话,就吓得苏含笑,以为她和周笑笑一体双魂的事情被看穿了呢。

    顿时慌乱无比的苏含笑,立刻胆怯的,就想逃避眼下的局面。

    因此趁着杨子贡跪地请安,楚云宸看向对方说话的时候,苏含笑悄悄的从枕头下面,取出一颗千梦丹就吃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显然眼下的局面,苏含笑是又要做起甩手掌柜,全都交给周笑笑处理了。

    这千梦丹药效极快,就见丹药才被苏含笑咽下,她就头一歪,双眼紧闭的昏在了床榻上,人事不省了。

    而楚云宸本就分出些许心思,放在苏含笑的身上。

    因此那边才一昏厥,他马上就察觉到了异样,神色凝重的上前,唤了苏含笑两声,眼瞧她也没醒来。

    当即楚云宸二话不说,拦腰直接将苏含笑给抱在了怀中,神色凝重间,更是难掩一丝焦虑的,直接打算将她带去皇宫,叫整个御医署的御医,来给她诊治。

    毕竟这样,那可比一来一回的请御医过来,要省去不少的时间。

    可就在楚云宸,一只脚才迈出门槛的时候,就见得躺在他怀里的人儿,嘴角忽然勾起一丝狡黠的笑意,双眼还未睁开,却笑吟吟的已经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姐夫这般焦急的要领我出去,若被人瞧见你一路抱着我,到时长姐的心思,恐怕又要活络了,你可不带这样害我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身形一顿,低头瞧着怀里的周笑笑,那神色如常,还有心思调侃他的贼兮兮样子。

    也不知怎的,楚云宸觉得,这才是他熟悉的那个小狐狸,哪怕这妮子向来嘴不饶人的,但和对方调侃打趣上几句,没来由的他非但不气,反倒有种身心愉悦的感觉。

    没好气的瞪了周笑笑一眼,楚云宸就故作恐吓的打趣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无碍,适才你还故作出一副昏死在榻上的样子,难道是存心戏弄本王不成。我看几天没见,你这丫头的胆子,是越来越大了,身体不适还不消停,要本王说就该拿绳子将你这只小狐狸给绑了,省得你不安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