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:福荫被破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苏含笑这客气至极的态度,不但叫周笑笑始料未及,愣是半天没有在脑海里言语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杨子贡,都没想到,堂堂镇国侯府的嫡出千金,怎么面对他一个小小的郡侯,这般的客气礼让。

    毕竟这世家贵族,也分三六九等,而郡侯算是这其中,极其低微的爵位了。

    所以苏含笑作为镇国侯的嫡女,甚至可以说,比区区一个郡侯,可要尊贵的多了,是不必对杨子贡,毕恭毕敬的。

    因此等到杨子贡,从受宠若惊里回过神后,一眼就瞧见,苏含笑看向他时的娇羞模样,当即他心里可就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就见杨子贡赶紧将腰挺直些,笑容更加斯文有礼,风度翩翩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真是客气了,我本就是侯爷的门生,能教导小姐礼仪,那是小侯的荣幸。听闻三小姐身体不适,我特意带来了些补品,希望你能笑纳。”

    杨子贡这话说完,就试探的上前两步,走到床榻旁亲自将提在手中的补品,递向了苏含笑。

    他此举就是想瞧瞧,这位侯府三小姐,会不会恼他离得太近,犯了男女授受不亲的大忌。

    可当杨子贡瞧见,苏含笑除了脸更红,并且不敢正视他之外,竟然是半点动怒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时间杨子贡心里大喜,知道此次前来帝都,想要迎娶镇国侯之女,为嫡妻的想法,十有**是能成事的了。

    杨子贡大小是个侯爷,他瞧不上商贾出身的周笑笑确实不假。

    可镇国侯府的嫡出千金,就算是自小养在府外的,若能迎娶为妻,叫他就此攀上镇国侯苏家这棵大树,那也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再瞧苏含笑,手里捧着杨子贡递给她的补品,正在那心里美滋滋的时候。

    周笑笑的声音,忽然从脑海里,强压怒气的传来道:

    “含笑妹妹,我适才不是没提醒过,这杨子贡的恶行累累。他可是手上沾过人命的,你现在这副娇羞模样,难道还真是动了真心不成。”

    苏含笑闻言,心里不禁一颤,可当她抬头,瞧了瞧杨子贡那浓眉凤眼,斯文儒雅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就没来由的,心里又是一阵狂跳,更是下意识的就为对方辩解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姐,我不是不信你的话,但我总觉得,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。也许你当初,确实只是单纯的病入膏肓,你瞧瞧汝南郡侯,多一表人才啊。并且他是侯爷,就算要害你,岂会自己动手投毒。反正妹妹怎么瞧,都不觉得他是能干出,杀人夺命这种事的,所以我的事情你就别管了。”

    越讲越觉得,自己这番说辞,很有道理的苏含笑,她实在不愿意,周笑笑再插手了。

    因此话说到最后,她心情烦躁下,甚至直接脱口将话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坐在那边,正饮茶的杨子贡,一听苏含笑说,“我的事情你别管了”。

    杨子贡还以为,他刚刚离得床榻太近,到底叫这位侯府千金恼了呢,当即忙起身歉然的赔礼道:

    “都是小侯适才唐突了,不过我只是想嘱咐三小姐好好养病,并无干涉你,指手画脚的意思,还望三小姐切莫多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按理来讲,杨子贡中过探花,如今又是位侯爷,也算是年轻一代世家子弟里,少有的杰出之人了。

    或许哪天皇帝想起他了,赐下个公主,就此成为驸马,都是极有可能的,他是不必急着成亲的。

    但是怎奈杨子贡,也有自己的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因为自从数年前,他暗中用药,毒杀了未婚妻,苏州首富女皇商周笑笑后,这汝南郡侯府,就开始家宅难安,甚至丫环小厮,包括他自己在内,都亲眼见过冤魂入夜游荡的恐怖景象。

    虽说这小半年来,到是突然都安静下来了,可是也不知是犯了什么忌讳,杨子贡只觉得自己霉运缠身,做什么都很不顺。

    先是周家的多处产业,纷纷关门大吉,难以经营下去。

    接着是他的母亲病倒,最钟意的表妹,总算有了身孕,却莫名崴脚小产了。

    就连他自己,吃饭被噎到,喝水也挨呛,走在路上都有人敢偷他这个郡侯的钱袋子,真是百事不顺,叫他终日心烦意乱的很。

    后来他母亲,寻人四下打听,请了位避世不出,听说有些法力的老道,来侯府瞧过风水。

    结果这老道才一进汝南侯府,就断定这里有含恨暴毙,横死的女子。

    并且讲明缘由,说这女子怨气太重,经久不散,甚至能凝结出虚影,这才有了夜晚时长出来吓人的情况发生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汝南侯府,祖上也是大云朝的有功之臣,自有福泽降下。

    因此在祠堂供奉的先祖牌位,福荫的庇护下,汝南侯府虽然闹鬼,但到底没真闹到,冤魂夺人性命的事情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那老道又告诉杨子贡,就在前不久,那怨气滔天的女鬼也不知是何因由,竟然离开了侯府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她临走前,也将汝南侯府,杨家先祖的福荫,硬生生的给撞破了。

    少了福荫庇护,加上杨子贡又多行不义之举,这才导致诸事不顺。

    本来那老道人,瞧着杨子贡不是善类,并不愿帮他化解这一灾,觉得他就该被现世报惩罚,这才符合天道轮回。

    可是杨子贡也是发了狠,直接将老道修行的道观给控制住了,还以观内道童,小道士做威胁。

    那老道不愿伤及徒子徒孙,这才为杨子贡指了条明路,说一切因果想要了结,就要去帝都的镇国侯府寻找转机。

    成也苏家女,败也苏家女,老道说天机不可泄露过甚,否则杨子贡和他都会折寿。

    将信将疑之下,杨子贡到也不敢胁迫逼问过甚,这才有了他跋山涉水,赶来帝都,立刻就登门拜见镇国侯的一幕发生。

    而杨子贡自己琢磨着,觉得必然是苏家女系出名门,又有旺他的命数,这才千方百计的讨好苏含笑,为的就是在这位三小姐近前,博得一个好印象。

    可是恐怕杨子贡,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料不到,周笑笑竟然一缕冤魂未散,也隐匿在镇国侯府内。

    所以当初杨子贡就不该得罪那老道,这所谓的指条明路,却是将他向着死路上,狠狠的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可笑杨子贡却还浑然不知,沾沾自喜的以为,自己就要时来运转了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