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章:耿直嫡母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唯恐沈氏,担忧之下,身体又该吃不消了,周笑笑连忙说道:

    “娘亲只管放心就是,郎中已经来瞧过了,女儿已无大碍。至于这手背上的烫伤,过两日也就消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能以这点伤痛,遣送走各院送来的丫环小厮,女儿反倒觉得,伤的很值得呢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故意打趣的这番话,为的就是叫沈氏宽心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沈氏不但破涕为笑,更是松了口气的讲道: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以前磕到碰到一点,都会躲在我怀里哭上好久,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笑笑你就像突然长大了似得,越来越坚强稳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侯府乃是非之地,大夫人派人暗害,两房姨娘也是小动作频出。笑笑,母亲还是那句话,我不求荣华富贵,也不想计较十七年前的恩恩怨怨,我只求咱们母女平安无事,所以凡事你无需过分去争,顺其自然就好,再不行咱们离开侯府也就是了,犯不着担惊受怕的度日。”

    其实周笑笑一直都知道,沈氏是不愿待在侯府的,这里的荣华富贵,这位娘亲根本就不在意。

    但是周笑笑明知,汝南郡侯杨子贡,要不了多久,就要来到侯府了,她的血海深仇,眼瞧着就能报了。

    所以周笑笑岂会甘心离开,因此歉然的看向沈氏说道:

    “母亲,女儿是不会离开侯府的,至少眼下不可以。不过您也放宽心,依我看来,这柳姨娘和段姨娘,确实是不安分的,对咱们母女也充满了敌意。”

    “但若说大夫人齐氏,她瞧着我们碍眼不假,但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,女儿总觉得,当日要加害咱们的黄管事,别瞧是齐氏院里出来的人,可授意他下毒手的,未必就是这位嫡母。”

    沈氏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更是困惑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,你怎么会生出,为齐氏开脱的想法。毕竟那黄管事,可是锦宁院的人,除了她这位正室夫人,谁又能驱使得动。这事也就是侯爷偏心,强行压了下去,不肯给你我母女主持公道罢了,否则就凭那齐氏,歹毒的心思,她也配再让你唤她一声嫡母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却不认可的摇摇头,眼中思索之色,一闪而过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就因为黄管事,是齐氏身边很得信任的人,所以我才觉得,加害咱们母女的事情,和嫡母才更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黄管事一旦失手,所有的人都会将矛头直指向齐氏,这位嫡母是个耿直的性子不假,但不代表这般将狐狸尾巴,彻底暴露出来的蠢事,她真的会去做,那不是等着旁人戳她的脊梁骨嘛。”

    沈氏也承认,周笑笑的猜测,确实在理,可她仍旧不安的说道:

    “那或许是因为,齐氏性子急躁,思虑不周。认为对付我们母女俩,一个黄管事必然是能摆平的。反正人是她院里出来的,就凭这一点,笑笑你叫母亲如何相信,加害咱们的事情,和这个齐氏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但周笑笑在微微沉吟了下,就浅浅一笑的说道:

    “母亲那我且问你,假设当年那段姨娘还在你身边做侍婢时,人人知道她是你的陪嫁丫环。可她私下里,若奉了柳姨娘的命,在祖母或者父亲的饮食里暗下伤身的毒药。那事后母亲你说,大家会觉得主谋是您呢,还是隐在暗处的柳姨娘。”

    沈氏不过是心地仁善,没那么多勾心斗角的心思,可她为人却不蠢钝,周笑笑如此打了比方,她立刻露出震惊之色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,为娘明白你话里的意思了,你莫非是想告诉我,那黄管事就和昔日的段姨娘般。看似效忠着齐氏,实则背地里却被柳姨娘早早的收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授意他,意欲加害我们母女的人,也是柳姨娘,与齐氏根本无关,这位大夫人不过是莫名背了黑锅罢了。你还真别说,以柳姨娘的心机手腕,这样的事情,她不是做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沈氏这番话,正是周笑笑心里所想的意思,就见她冷哼一声,不屑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柳姨娘确实有些脑子,无论黄管事加害咱们母女的事情,能不能成,她都是最后的赢家。当天在正堂内,那黄管事骤然中毒暴毙,齐氏我始终留意着,她并未有任何举措。反倒是柳姨娘身边的丫环小厮,以给她取药敷伤口为由,曾经离开过,这自然就有了杀人灭口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而咱们母女和齐氏,说起来无冤无仇,却因为黄管事,叫这位嫡母瞧着我极为碍眼。这才有了后来,她将心气高,又有些背景的子娟,故意指派给我存心添堵。所以等我身子再将养两日,手背的伤也好的差不多时,是该去和这位嫡母将话说清楚了,叫她知道知道,真正在背后陷害她的人究竟是谁,可切莫再恨错了人,天天盯着咱们金香院不放。”

    沈氏瞧着周笑笑,事事深思熟虑,她不安的内心,也跟着安稳些了。

    这些不开心的事情,瞧着周笑笑在养伤,沈氏也不想说个没完,叫这个女儿烦心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她立刻笑了笑,声音里带着欢喜的讲道:

    “我听你新领会来的丫环,宝珠和松果说,是你长兄苏信,亲自给你做主发落了子娟不说,还把你带去他的左廊院,叫你随意挑选钟意的下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侯府做正室夫人那会,这苏信就是难得的稳重,虽说我不是他的生母,可你长兄却极为孝顺恭敬。这孩子心地善良,难得又对你这个在府外出生的妹妹,丝毫偏见都没有,还这般的维护,笑笑你可一定要记着,你长兄长姐的好,和他们多多亲近,总归是没有坏处的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险些没笑出声来,她真是好奇,若是告诉沈氏,苏清君前几日,待她另眼相看,是为了撮合她和楚云宸的好事。

    就不知这位母亲,还会不会觉得,苏清君这位长姐心地善良,宅心仁厚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笑笑不禁眼眸一暗,嘴角勾起玩味笑容的慵懒说道:

    “侯府中长大的孩子,尤其还是被父亲,最器重的长兄长姐,他们岂会是泛泛之辈。母亲的话我记住了,只是多多亲近之余,女儿也得留着个心眼,毕竟除了咱们母子,这府中的任何人,任何事都是不值得全心全意去信任的,否则想后悔时,可真是哭都没处哭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