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:师生关系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本来周笑笑就被腹痛,折腾的心神俱疲,如今眼瞧着,可算应付走镇国侯,她才想着可以好好的闭目养神休息会了。

    结果当汝南郡侯,四个字传入耳中的时候,周笑笑不但双眼猛然睁开,更是有一缕凌厉的眸光闪现而过,极为的骇人。

    也难怪一向喜怒不行于色的周笑笑,反应会如此激烈,甚至瞬间就失态了。

    实在是因为这汝南郡侯,不正是害得她,误服慢性毒药,蓄意将她害死,夺了她周家万贯基业的杨子贡嘛。

    此刻周笑笑都不禁感慨,这冥冥之中,果真一切自有定数。

    她哪里能想得到,这杨子贡和镇国侯,竟然会是师生关系,并且这个宿世仇敌,很快就会前来侯府了,这个消息如何能叫她不震惊。

    万幸镇国侯适才,是背对着她的,所以周笑笑失态的神色,到没被人瞧见。

    迫切的想知道,杨子贡和镇国侯究竟是何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周笑笑轻咳一声,神色恢复如常后,就如同闲谈般的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,这汝南郡侯,听起来也该是位侯爷吧。可是此人,怎的竟然和您是师生关系,父亲可真是了不起,看来那位郡侯,必然是被您的文采所折服,甘愿以门生身份自居呢。”

    世家贵族子弟,多半是子承父业,从出生起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,所以论起文采学识,往往是同寒门儒生比不得的。

    但是好话谁都喜欢听,哪怕镇国侯肚子里有几斤几两的墨水,他自己也清楚。

    可是面对周笑笑,那崇拜的眼神,镇国侯还是挺高兴的。

    开怀大笑几声后,镇国侯心情不错之下,到也愿意多说上两句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这孩子到是惯会哄着为父高兴,不过这回你却猜错了。那汝南郡侯名叫杨子贡,虽说是世家子弟,但却是难得的勤勉好学,竟然和寒门儒生般,昔日也参加过秋闱科考。”

    “恰巧他参考的那一届啊,为父受皇帝之命,被任为主考官。所以当届的科考文生,称呼我一声老师也并没有错。而自贡才高八斗,考了个第三名的探花郎,加上他本就是出身显贵,当时可是颇受陛下赞许有加呢。”

    其实对于杨子贡的往事,周笑笑都是做过他未婚娘子的人,岂会不调查清楚。

    说起来杨子贡的经历,也颇为叫人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他本是上一任汝南王的庶出小儿子,嫡母膝下无子,过继庶出长子养在身边。

    按理来讲汝南王的爵位,必然是要传给长子才对。

    但是杨子贡,就是凭借科举入围三甲之列,御前又颇得皇帝称赞有加。

    并且当年是顺帝亲自金口玉言,说杨子贡可堪当郡王府爵位,这才叫他以庶出小儿子的卑微身份,也过继到嫡母膝下,得以一跃成为了现在的汝南郡侯。

    当初周笑笑在得知此事后,还觉得杨子贡,奋发图强,是个很励志的人,她可是由衷佩服了好久。

    可是直到被毒害身死时,周笑笑才发现,她这个未婚夫君,除了很励志外,更是个为达目的,可以不择手段的人。

    勤勉坚韧,加上铁石心肠,不得不说,杨子贡能走到今天,并非只是运气好,他本身也的确很有能力,手段颇为高明的人。

    周笑笑虽然知道,杨子贡不是个好对付的人,可是毒杀之仇,她岂会不报。

    现在难得杨子贡,自己送上门来了,周笑笑不禁微微沉吟了下,就计上心来的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,女儿有一事相求,还望您能恩准。”

    才嘱咐完李安,叫他抽空去回禀杨子贡,拜帖已收,明日就可前来府中的镇国侯。

    眼瞧着周笑笑,虚弱的躺在床榻上,今天任谁都瞧得出来,糕点有毒,段姨娘难逃干系。

    若非周笑笑没有继续计较,否则镇国侯也很难保下段姨娘。

    所以念在此事上,这个三女儿还算识趣,镇国侯到也多了几分耐心的询问道:

    “笑笑,你有何事,先说来给为父听听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脸上露出卑微之色,故意很难过的小声说道:

    “自从回到侯府,看着诸位姐妹那般出众,只有我礼数不周,格格不入的,说实话女儿心里好自卑。所以刚刚听闻,那昔日高中三甲之列的汝南郡侯,要前来咱们府中,而且他还是父亲的门生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就想着,若是可以能否叫这位郡侯,给笑笑做上一阵子的老师,让我跟着他学习些诗词歌赋,礼仪规矩。”

    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,但这话其实并不适用在世家女子身上。

    因为出身的尊贵,虽说自小就得以享受,锦衣玉食的生活,但是这些女子,同时所要付出的,也不是寻常百姓家的女子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针织女红,识文断字那是必须要会的。

    其次琴棋书画,诗词歌赋,曼妙的舞姿,灵动的歌声,虽说不需要样样精通,但若是没有一两样能拿得出手的,那必然是要受到讥笑的。

    镇国侯向来都将几个女儿的婚事,视若一种拉拢权贵,紧握更多权利的筹码。

    现在周笑笑归府已成定局,而且这个三女儿已然到了适婚年龄,白白浪费确实可惜。

    若是加紧教导下,周笑笑还是嫡女,将来高嫁给王侯将相做嫡妻,那对镇国侯府来讲,可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镇国侯,在心里将利弊这么一琢磨,立刻痛快的点点头应许道:

    “正所谓名师出高徒,若你真能受到一位郡侯指点礼仪规矩,将来说出去,对笑笑你来讲,也是面上有光的事情。凭借我和汝南郡侯的关系,只要他这次能在帝都内多待一阵子,教导你的事情,他应该不会推脱,十有**是水到渠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笑笑,你只管好好将养身体,否则汝南郡侯就算应允了,你无力起身,到时授课的事情,仍旧难以事成。不过你肯如此上进好学,本侯还是甚为欣慰的。不愧是我苏怀仲的女儿,就算自小不在府中生养,但笑笑你到也没叫为父失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