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:糕点有毒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镇国候一听说,周笑笑从早到晚,竟然唯一吃的东西,就是当着他的面,咬下的那半口糕点。

    虽然以镇国候对段姨娘的了解,他这房妾室,爱耍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心眼,这确实不假。

    可若说投毒公然害人的事情,镇国候觉得,段姨娘是没那个胆量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当着一屋子人的面,镇国候为表公允,自然是叫那请来的郎中,赶紧对糕点进行查验。

    而半靠在床榻上,此刻浑身无力的周笑笑,望着段姨娘,那神情自若,很是坦然的模样时,她的嘴角却勾起了一丝包含深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什么主动与段姨娘缓和关系,还亲自扶对方起身,这哪里是周笑笑恩怨分明,又极为强硬的个性,会做出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之所以,在院门前,她故意不计较得失,那是因为周笑笑知道,就凭着镇国候对苏倩儿的喜爱,段姨娘就算真的打扰了养病的沈氏又如何。

    恐怕这个,心又偏又黑的爹,都不会严惩段姨娘,最多口头上叮嘱两句,不许对方再来金香院罢了。

    所以周笑笑先不计较,而是将段姨娘惊扰到沈氏的过错,先给她放一放。

    等到糕点有问题的事情,被掀出来的时候,她之前多宽宏大量,那段姨娘两罪并罚的,就会有多么严重,这才是周笑笑所谋的结果。

    至于那糕点究竟有没有问题,周笑笑这个亲自,将药末撒在点心上的人,她心里自然比谁都知道,郎中检查过后,会是怎样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就见那郎中,对着糕点先用银针刺了下,接着又送到鼻下闻了闻,甚至小心翼翼的吃了些进嘴里。

    随即这郎中,脸色骤然一边,更是马上拱手回禀道:

    “回侯爷的话,这糕点确实有古怪,这点心上看似白色糖粉的东西,实则是一种有些小毒的药末。刚刚老朽尝过之后,发现这毒药,应该本身没有剧毒,但却是由几种,对肠胃刺激很大,又极为寒凉的中药研磨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毒药,老朽虽然叫不上来名字,但三小姐年轻又是女子,本就身体单薄些,加上一整日没有吃过东西,胃会受不得刺激,疼痛难忍就不足为奇了。”

    坐在床榻上的周笑笑,此刻心里其实挺感慨的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好奇,周家那位神通广大的先祖,究竟是何方高人。

    不但留下神秘的水滴玉佩,保她魂魄不灭,还有那秘密形成的宝库里,真是各种丹药琳良满目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而这种叫人腹痛难忍,又不致命的药,名曰断肠散,名字虽然挺吓人的,但却更像是一种,作弄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因为这断肠散,不但微微有些甜,外形也和糖粉酷似,关键把人疼的肝肠寸断,却偏偏并不致命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这个特点,周笑笑将它悄然的拿出来,撒在了那些糕点上头,并且放心大胆的吃了一口。

    至于段姨娘,当听说问题,真就出在她的糕点上时。

    就见段姨娘整个人都快傻掉了,回过神后,更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大声喊冤起来:

    “侯爷这一定是弄错了,奴家就是再蠢钝,也不可能带着有毒的糕点,去看望沈夫人啊。那事后她若真有个好歹,我根本洗清不了冤屈,这么糊涂的事情,奴家岂会去做。”

    半靠在床榻上的周笑笑,虽说断肠散不致命,但这种腹痛如绞的感觉,也不是谁都扛得住的。

    她眼下在侯府,地位太卑微了,所以往往就要凭着吃苦头的代价,才能扳倒这些,胆敢主动上门寻衅滋事的人。

    因此周笑笑都付出这般大的代价了,段姨娘这个猎物,现在已经到了最后催死挣扎的阶段,她自然不会轻易松口的冷笑一声说道:

    “姨娘,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,本来笑笑我还真当你是好心好意,来探望我娘亲呢。如今看来,你真是巴不得叫我娘去死,这样就没人再提你,给沈家为奴为婢过的事情了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正是因为那糕点是姨娘亲手带来的,事后我娘亲真有个三长两短,你就会搬出刚刚那套说词,说你不会愚蠢到往自己带的点心里下毒。但就是因为大家都不信你会做下这等蠢事,所以反倒会觉得你是冤枉的,这不就是反其道而行之嘛,姨娘你的心机可真是够深的。”

    如今段姨娘下毒的东西,装傻充愣蒙混过关的手段,算是都叫周笑笑给说齐全了。

    动机和手法都有了,镇国候就算想不信都难。

    而苏倩儿瞧着,镇国候那看向段姨娘,阴沉到吓人的脸色。

    苏倩儿自然不可能瞧着,自己的姨娘被发落,否则亲娘有个三长两短,或者彻底失势了,那这侯府内岂会还有她的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苏倩儿,直接伸手指向周笑笑,咬牙切齿的含恨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,姨娘在府中这么多年,向来事事妥帖,从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。要女儿说,这一定都是三姐姐,自己弄出来的把戏,毕竟那食盒子,父亲可别忘了,由始至终都是捧在三姐姐手中的,她想暗中下药,并非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此刻,腹痛的感觉,已经缓解很多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却故意表现的更加虚弱,并且痛心疾首的哽咽说道:

    “五妹,虽说你我不是一小结伴长大的情分,可你却不该将三姐我,想的如此不堪。难道在你心里,段姨娘必然是无辜的,而我这个亲姐姐就一定是个十恶不赦的人,你这话当真是叫人难受的很那。”

    先摆出姐妹情分,噎的苏倩儿直瞪眼,但难听的话,还真就不好再说出口了。

    接着周笑笑又泪眼兮兮的看向镇国候,楚楚可怜的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明鉴,女儿自小生活在村子里,连帝都内的名医,都叫不上来名字的毒药,试问女儿哪里有本事,得来这般稀罕的毒药。就算我手中有毒药,难道我会傻到给糕点下了毒,然后自己吃下去吗,这根本就说不通。因此孰是孰非,想来父亲心里必然清楚,我刚刚在院门处,本来都不想和段姨娘计较过甚,一味的想同她和睦相处。”

    “怎奈我一片赤诚,换来的竟然是人家想要下毒暗害我的娘亲,这也亏得是我吃了毒糕,否则我母亲身体孱弱,如何经得起腹痛的折腾,到时这毒不致命,可我娘亲却未必不会闹出个三长两短。此事都险些闹出人命了,父亲若不做主,那女儿不孝只能去府衙告状了,到时闹得家丑外扬,您可怪不得我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