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章:腹痛如绞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周笑笑竟然主动息事宁人,这真是叫镇国候因为太意外,堂堂侯爷竟然失态到,嘴巴大张半天都没合拢上,那模样还真挺滑稽的。

    其实也难怪,镇国候会吃惊成这副样子,实在是因为在他的印象里,自从这个三女儿登府,重回家门的那一刻起,所展现出来的,就是绝不吃亏,态度强硬的姿态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女儿的光辉战绩,镇国候就头疼的不行。

    瞧瞧这个三女儿都做了什么,从正室夫人齐氏,再到他最宠爱的柳姨娘,还有庶出的两个姐妹,挨着个都被弄得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因此镇国候就以为,段姨娘那漏洞百出,想要算计金香院的行为,既然都被周笑笑给识破了,那自然是不会被放过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段姨娘和沈氏,主仆十七年前,还有着那段恩恩怨怨,因此周笑笑竟然最终选择不计较了,镇国候当然会觉得始料未及了。

    而且周笑笑接下来,竟然又从食盒子里,当众拿出一块糕点,吃了一口后,和善的又说道:

    “段姨娘,刚刚我也是担心娘亲的身体,因此这才态度有些急躁,说起来我也有不对的地方。但是我现在糕点也吃了,就算代替我娘亲领了这份心意,想来姨娘现在可以起身了吧,坐在地上再当心着凉,不如笑笑亲自扶你吧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这先是往死了针对,眼下又突然变脸,一团和气的还要亲自上前扶人。

    别所镇国候看得傻了眼,就是段姨娘全程也是彻底懵了,哭闹诉苦都忘了,就这么愣愣的被直接扶着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后宅和睦,最高兴的莫过于镇国候了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一家之主,更是大云朝最显赫的侯爷,终日被牵扯进,后宅几个女人间,鸡毛蒜皮的勾心斗角里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镇国候对于这些事情,还真是兴趣缺缺,根本就不想今天给这个做主,明天又要给那个评理的,简直叫人头疼的很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周笑笑的识趣,镇国候还是很满意的,瞧着这个女儿,也越发觉得顺眼的他,立刻赞许有加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果真颇有我侯府,嫡女的风范,不但为庶出的妹妹,想好约束言行的事情。如今还体恤姨娘,维持侯府的和睦,为父真是很欣慰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这孩子,穿的未免太素净了,簪钗首饰想来才回府,这院里也不多吧,为父一会叫人给你送些上好的过来,笑笑你喜欢哪个,就留下哪个,都是本候的子女,你们懂事听话,为父自然也会护着你们,疼爱有加的。”

    镇国候这话里的意思,其实也很显而易见,就是在表扬周笑笑,今天忍气吞声,没把事情闹大,这种做法很叫他满意。

    而且镇国候也是在告诫周笑笑,以后也要如此,他喜欢懂事听话的女儿,性格太强势的话,是得不到他偏爱的。

    周笑笑听得懂这层深意,但她的心里,却不屑一顾的笑了。

    若是卑躬屈膝,一味的讨好别人,那就不是她周笑笑了。

    但是面上,周笑笑却做出温顺的样子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的教诲,女儿都铭记在心,定不……哎呦,我的肚子好痛,像火再烧似的难受。”

    定不敢忘,四个字没能说出来,就见得周笑笑已经脸色苍白的,跌坐在地了。

    这骤变发生的太突然了,镇国候看得错愕不已,更是连忙追问道:

    “笑笑你这是怎么了,好端端的,是不是哪里不大舒服,为父这就叫人给你去请郎中,女儿你且再忍耐一下。”

    到底周笑笑,适才饶了段姨娘,没在追究下去,所以镇国候现在对这个女儿,还是有点顺眼了的,这才难得关心的询问了几句。

    而且因为周笑笑,那是楚云宸亲自选定,半年后要给苏清君做送嫁姐妹的人,在此之前,镇国候自然不能叫她有丁点闪失,否则他如何向云亲王府交代。

    所以很快的,郎中就被请来了,等到号脉检查了一番后。

    就见这郎中,露出惊讶之色的同时,更是立刻诚惶诚恐的跪于地上说道:

    “启禀侯爷,三小姐并非身体不适,具小人看来更像是吃了不洁的东西,导致中了小毒,这才腹痛难忍,脸色惨白。”

    身体不适是小,有人竟然敢在侯府内投毒,暗害嫡出千金,这事情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而且侯府内有个下毒的贼人,镇国候甚至都觉得后背阵阵发凉,这要不将人给揪出来,恐怕府内必然人心惶惶不可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镇国候,立刻询问道:

    “笑笑,你且好好回忆下,从早起到现在,你究竟都吃过什么东西,事无巨细必须统统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先是露出思索之色,接着就轻咳着,极为虚弱的说道:

    “回禀父亲,女儿晨起先是喝了一盏,昨晚就放在桌上,始终没人换的隔夜茶后。”

    “接着厨房的洪妈妈送来汤羹,我本想着这下好了,昨天晚膳没吃了的饭菜,这下有热汤喝了。但那汤羹,却溅在了女儿的手背上,还起了水泡,因此我痛楚难忍下,早膳是没有吃的。”

    听周笑笑说到这里,镇国候的脸色,简直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。

    堂堂侯府嫡女,喝的是隔夜茶,吃的是冷饭剩菜,镇国候到并非心疼周笑笑。

    否则他若对这个女儿,表现的稍微关心些,当初那子娟,岂敢这般戏弄刁难苏含笑。

    但是当着前来诊脉的郎中面,镇国候确实觉得挺丢人的。

    毕竟这世上,就没有不透风的强,周笑笑处境凄楚的事情,要是被传扬到府外,他这张老脸到时还要不要了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此刻,那是强忍着笑,才没真乐出声来。

    敢刁难她,那这事周笑笑岂会忍着,她就是要闹得人尽皆知,到时镇国候丢了脸面,怒火也不会冲着她发。

    这府里的丫环小厮,被敲打过后,到时看看谁还敢明着刁难她,到时这金香院的日子,也算能好过上几分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笑笑满意的在心里点点头后,就接着刚刚的话,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若说吃了什么的话,我这一整个上午,也就适才吃了一口段姨娘带来的糕点。可是姨娘是一番好意前来看望我娘亲的,她总不至于因为过去那点恩怨,就做出暗害我娘亲的事情吧,这事我是断断不信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