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:踢到铁板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

    镇国候含怒的一记耳光,就打在了苏倩儿的脸上。

    眼瞧这个最小,才只有九岁的女儿,瞬间因为站立不稳,跌坐在地的小模样。

    虽然镇国候的眼中,也闪过一丝后悔,但心里的火气再次上涌的同时,他仍旧厉声训斥道:

    “倩儿,你怎么能管自己的亲姐姐,一口一个贱人的称呼。适才笑笑说,你再不管教,早晚会没个样子,本侯还有些将信将疑,觉得段姨娘出身是卑贱,但教养你这个女儿的事情,想来不该不上心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如今,本侯看你三姐,说的真是一点也没错。瞧你那污言秽语的样子,哪里还像个后府千金。来人啊立刻将五小姐,带去锦宁院,今天就叫她搬过去,以后倩儿你给为父记住了,你的母亲只有大夫人齐氏,段姨娘你以后一月里,见个两三次就算了,还是少接触为妙。”

    苏倩儿确实比同龄的小姑娘,要机灵聪慧的多。

    可是她到底才九岁,母女分离,一个月内都见不了几次面的苦楚,她光是想想,就已经哭的泪流满面了。

    可是眼瞧镇国候这位父亲下了命令,她根本就无力去改变什么。

    苏倩儿不敢将埋怨,对准镇国候,转而就恶狠狠的看向周笑笑喊道:

    “倩儿刚刚口不择人,确实是女儿的错,但我也是替姨娘觉得不值。好端端的来探望沈夫人,却落得个被赶出院门的下场。父亲,女儿不敢违背你的意思,去嫡母身前,倩儿还能多多尽孝,我转念一想觉得这也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在此之前,我希望父亲要为我姨娘做主啊,等我离开后,姨娘每日就会孤零零一个人了,本来就够可怜的了,若是挨了欺负都不能得到一个公允的对待,那我一走谁还将我姨娘放在眼里,她还不得被活活欺负死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面对无法更改,势必要与段姨娘分开的局面。

    这苏倩儿别看哭的难过,但心里也和明镜似的,这件事情她不能在违背镇国候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为此她都挨了一记巴掌,再和这个父亲唱反调,只会更加吃亏,甚至被对方厌恶,那她一个小小的庶出女,失了镇国候的宠爱,在这偌大的内宅内,恐怕就将再无她的容身之地了。

    但是苏倩儿咽不下这口气,所以她妥协屈服于镇国候的安排可以,但是她要让周笑笑也不好过,所以这才将矛头指向了对方。

    而被苏倩儿,究竟要不要养在齐氏身边的这个问题,给绕了半天的镇国候。

    此刻不禁也露出恍然之色,这才想起来,他跟着苏倩儿过来,是为了段姨娘的事情,只是后来话题越扯越远,险些他都要忘了这件事情了。

    面对镇国候,看向她再次严肃起来的脸色,周笑笑却叹口气,很是无奈的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,其实刚刚女儿就将当年,我娘亲和段姨娘之间的关系,说的清清楚楚了。因此还望父亲将心比心的想想,若是您在四面楚歌时,本来忠心耿耿的下属,却做出背后捅刀子的事情,相信父亲也无法原谅此人吧。”

    镇国候嘴里没说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背主忘恩的奴才,别说无法原谅,他甚至会动了杀心,绝不留这等算计过他的人,苟活在世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一见镇国候表了态,她这才接着刚刚的话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所以我真不知道段姨娘,是有心还是无意的,明明应该知道,我娘亲这辈子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你。可你偏偏还要拿着一食盒子的点心,殷勤的前来探望。结果呢,就是导致我娘亲,气血上涌,别说养病了,险些没被你气的再次昏厥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您到是说说,我娘亲那边,都快被气的病发了,我叫段姨娘赶紧离开,这又有什么错。可她不但在我娘亲面前哭闹的跑出去,坐在我院门口就不起来了。而且好巧不巧的,五妹妹那边,就像一早商量好了似得,立刻就将父亲您给引过来了,若说这都是巧合,父亲大人这话您信吗,反正女儿可是不信的。”

    眼瞧周笑笑那话一说完,抿嘴讥讽笑了下的神色。

    段姨娘只觉得她的心,瞬间就被提溜了起来,七上八下,忐忑的厉害。

    因为段姨娘确实很心虚,其实整个侯府谁人不知,她对柳姨娘可谓鞍前马后,最是殷勤不过了。

    而这次前来帮柳氏求情,段姨娘也想到了,若是这事没谈成,那又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因此她就和苏倩儿约定好了,叫这个女儿静候在金香院外,若是一切顺利,到时她就自行离开院门了,母女在院外汇合。

    可若是她在金香院内,骤然哭喊起来,那这就是信号,苏倩儿就会立刻去把镇国候给寻来。

    到时母女联手,给沈氏或者周笑笑,安上个错处,再求情叫镇国候息怒宽恕。

    若是沈氏母女的过错,都不必被罚了,段姨娘就能借着这个由头,给禁足中的柳氏求情,让她免于继续被罚的下场。

    本来段姨娘,还觉得她的计划,天衣无缝呢,可如今被周笑笑三言两语的分析下,却是这般的漏洞百出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也难怪她一颗心七上八下的,除了奸计马上要被识破的心虚之外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此刻的段姨娘,瞧着周笑笑,那嘴边似有若无的浅笑,简直心里都觉得瘆得慌。

    并且也是直到此刻,她才猛然发现,沈氏虽说是个好欺负的,可她生养出来的这个女儿,很明显就不是个善茬,她这次还真是踢到铁板上了。

    不但柳氏眼瞧着,是救不出来了,里外里她还搭进去个女儿,段氏越想这心里,真是苦的都堪比那黄莲水了。

    至于镇国候,他也不是个愚钝的,否则也不会在各方势力最为错综复杂的帝都内,屹立不倒,家门兴旺了。

    可是镇国侯很喜欢,苏倩儿这个小女儿,段姨娘这些年,到也算母凭女贵,虽不及柳氏的恩宠,但在府中,也算是很有脸面身份的姨娘了。

    所以平心而论,镇国候并不想惩处段氏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犯难,不惩处又该如何给沈氏母女一个交代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周笑笑,竟然在此刻,颇为懂事的主动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,反正我娘亲也无碍,要女儿说这件事就算了吧,只要倩儿妹妹去了嫡母那边,知道我这个做三姐的全是为了她好,别记恨我,那笑笑也就知足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