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章:母女分离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段姨娘背主忘恩的丑事,被掀出来,她脸上无光不说,就连苏倩儿也顿觉,跟着丢人现眼了。

    到底就是个九岁的女童,就算有些小聪明,心性还是不够稳,因此就见苏倩儿,被气的眼泪直流道:

    “苏含笑你给我闭嘴,我不许你再编排我姨娘了,我姨娘是沈夫人的陪嫁丫环,本来服侍父亲那就叫天经地义。更何况这府里的女人,父亲想宠幸谁就宠幸谁,你凭什么因为我姨娘做个侍婢,就瞧不起她,你再敢胡言乱语,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段氏母女要是不被激怒,那反倒要轮到周笑笑心里焦急了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苏倩儿,失了常态,开始言语不敬起来,周笑笑根本就不生气,心里更是偷笑不已呢。

    就见周笑笑,立刻故作惊讶的掩住了嘴,极为感慨的说道:

    “五妹妹,你小小年纪,怎的心性却如此狠辣,我不过是将当年的那段往事,说出来罢了。虽说我是不喜欢段姨娘,但你可是我的亲妹妹,姐姐可曾迁怒说过你一句不中听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反观妹妹你呢,连撕烂我的嘴,这样狠毒的话都说得出口。父亲你这下也是亲耳听到了吧,并非女儿调拨离间,这段姨娘出身卑贱,自己都是个背主忘恩的人,将五妹妹留在她的身边抚养,早晚非得走上歧途不可。因此为了五妹着想,笑笑真觉得,应该将她放在大夫人身边教养着,将这一身的戾气好好的散一散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说话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极懂得见缝插针,并且前一刻在说这件事情,下一刻就很可能叫人始料未及的,突然将话题扯到别的事情上了。

    所以谁都没想到,这段姨娘跌坐在地的事情,还没说清楚呢。

    就因为苏倩儿,几句失态后撂下的狠话,周笑笑竟然立刻逮住机会,提议将她们母女分开,把这个五妹送到齐氏身边教养。

    这下子别说苏倩儿已然失态了,就连段姨娘也是方寸大乱,再顾不得跌坐在那装虚弱了,直接一股脑的跪直了身子,对着镇国候连忙说道:

    “侯爷,五小姐年幼,妾身到底是她的生身母亲,她是离不开我照顾的啊。而且若非三小姐,句句针对妾身,五小姐也不会因为太过孝顺,这才失了常态,说出了两句不大中听的话,这也是可以理解的,您说是吧侯爷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向来别叫她逮住机会,否则一旦被她给盯上的猎物,再想逃脱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此闻听的段姨娘这番,为苏倩儿辩解的话,周笑笑不禁故作叹息的说道:

    “母女分别,确实是这世间最凄楚的事情了,我又不是那狠心之人,若非为五妹妹着想,我也不想枉做小人。但就是因为五妹年纪还小,现在约束,很多劣习还能改正过来,可若在过个三五年,那可就真的为时已晚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周笑笑好整以暇的看着,段姨娘那恨到,都快扑上来掐死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对此周笑笑非但不惧,还饶有兴致的边欣赏着段姨娘,那狼狈无奈的样子,边接着刚刚的话继续游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,其实女儿一晃回到侯府,也有数日光景了。说句不知轻重的话,这府上的两位庶出姐妹在孝顺一事上,很多做法我实在不敢苟同。因为我娘亲养病,所以嫡母体恤之下,才许我这段时间,无需每日晨起去给她请安,专心侍奉生母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二姐柔婉,五妹倩儿却是自小在府中生养的,可在我看来,她们对自己的姨娘,远比对嫡母可要恭敬孝顺的对了。可说到底两位姐妹的母亲,只该是嫡母一人才对。这若传扬出府,旁人必然会说,父亲你是宠妾过度,才纵得子女也没了规矩,连带得正室嫡妻威严无存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眼瞧,镇国候脸色明显一变,显然是将她的话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就见周笑笑不禁叹口气,故作惆怅的,乘胜追击又讲道:

    “其实父亲你想想,女儿说这么多,对我自己并无任何利益好处,反倒平白无故,只会叫五妹妹更加恼恨上我。但我为了不叫父亲的清誉,受到任何损害,这才不得不将这番话说出来,还希望父亲能明白女儿的一番善意才好。”

    因为镇国候不喜欢这个三女儿,所以无论周笑笑说什么,他确实下意识就会觉得,对方另有目的。

    但是听完周笑笑,这一番话后,镇国候也不得不承认,叫苏倩儿去齐氏身边抚养着。

    虽说看似叫段姨娘母女分离,但对苏倩儿来讲,能被嫡母记名膝下,她也算是半个嫡女了,长远来看利却大于弊,并且这整件事情里,确实也不见周笑笑能捞到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因此镇国候就算不愿意相信,也不禁觉得,这个三女儿,或许真是出于对他清誉的考虑,才提出这个建议的。

    到底是亲生女儿,想到苏含笑一回府,他就百般的不待见对方,镇国候还真有点自惭形秽了,因此就连态度都为之缓和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啊,你二姐是庶出,因此若以嫡出来论的话,你就是本侯的嫡次女。别看你自小生养在乡野小村间,但见识和远虑,到确实配得上我侯府嫡女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刚刚的一番话,颇识大体,本候也觉得,你五妹妹都九岁了,却还终日一副小孩子秉性,这和段姨娘教导无方,的确分不开关系。所以笑笑你的提议很好,本侯也应允了,一会为父就亲自和你嫡母说一声,明天就叫倩儿搬到她的锦宁院去住,希望你五妹真能有所长进。”

    谁能想到,镇国候竟然真被周笑笑给说动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苏倩儿想到,她就此要和亲生母亲分开了,这犹如晴天霹雳的安排,不禁叫她彻底崩溃的大声哭闹起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不要听苏含笑的挑拨离间,她就是恨我姨娘,当年没有跟着她生母,一起离开侯府被发落出去,反倒成了府中姨娘,享受着锦衣玉食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苏含笑她根本就是故意见不得我姨娘好,这才要将我们母女分离开,瞧着我们肝肠寸断的样子,她的报复就彻底成功了。父亲她只是在利用你,针对我姨娘啊,您一向英明睿智,怎的会被这个贱人牵着鼻子走呢。女儿哪里也不要去,我要和姨娘在一起,倩儿不要去嫡母那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