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章:颜面扫地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站在院门处的福宝,眼瞧周笑笑和福禄总算是来了。

    福宝多机灵的一个人,瞧见镇国候那一身穿戴,还有不怒自威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马上就猜到了,这位必然是府中的一家之主,大云朝身份极为显赫的镇国候了,所以就见福宝,不禁埋怨的嘟囔道:

    “我说大哥你速度也太慢了,这段姨娘又是个能撒泼的,我一个人和竹心姐,根本就没办法将她撵走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早点过来,但凡这段姨娘,离着咱们金香院拉开一段距离,那她想怎么哭闹,就由着她去好了,小姐就有的是说词,和这事撇清关系了。可眼下倒好,这段氏堵在门口,你瞧瞧侯爷那脸色,分明就是来兴师问罪的,明明挺简单的一件事情,这下可就要变得异常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眼瞧福宝,果真是把局势看得透彻无比,周笑笑心里真是别提多满意了。

    毕竟想在侯府这种大宅门里生活,除了步步为营,谨小慎微外,身边能否有几个得力忠心的下属,那也是至关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孤掌难鸣,周笑笑更是隔一天,才能现身一次,这金香院想要不被人欺负,苏含笑是指望不上了,她只能培养身边的人,让他们各个都能独当一面。

    但是很显然,镇国候来了,这就不是福禄福宝,他们能应付的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周笑笑,示意去而复返的松果,将段姨娘送来的那个食盒子,交给她之后。

    接着周笑笑,就叫福禄他们,全都退到一边去,而她自己则笑盈盈的福身,给镇国候请安见礼。

    “女儿给父亲请安,几日未见,父亲的精气神真是越发的好了。今天您怎么得空来女儿这金香院了,莫非也是因为金桂盛开,飘香万里,前来一观的不成,那女儿这就引着您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镇国候瞧着跌坐在地的段姨娘,又看了看温婉浅笑的这个三女儿。

    这强烈的落差感,甚至叫他本来一肚子的火气,此刻都不知道该向谁发了。

    而跟在再旁的苏倩儿,眼瞧预料之中,镇国候怒斥这个三姐的情形根本就没发生。

    她心里暗恨,这个新回府的三姐,当真是幺蛾子不少,总能做出,叫人措手不及的事情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别瞧苏倩儿才只有九岁,但是在段姨娘的灌输和有意教导下,她不但善妒,更是极为爱耍小聪明,算计旁人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苏倩儿,立刻上前搂住段姨娘,努力挤出几个眼泪瓣后,可怜兮兮的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你瞧三姐姐多狠的心,将我姨娘强行赶出金香院,害的她崴了脚,跌坐在地起不来身。可是三姐姐不但视而不见,还有闲情逸致,相邀父亲您进院去赏盛开的金桂,好像连我姨娘的死活都丝毫不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还望父亲给我姨娘做主,否则我们母女也太可怜了,以后在这内宅里,三姐她指不定要如何欺凌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本来镇国候瞧着,周笑笑神情自若,一时不敢确定,段姨娘狼狈的样子,究竟和她有没有关系,这才微微一愣,训斥的话没有立刻说出口。

    可是苏倩儿是侯府最小的孩子,向来又惯会摆出一副孩子气,做些啼笑皆非的事情出来,故意去逗镇国候欢心。

    因此在镇国候的心里,对这个自小看着长大的小女儿,那自然感情是要比对苏含笑深的。

    所以镇国候,不禁再次露出怒容说道:

    “含笑,你简直太过分了,自从你回到侯府,三天两头就要闹出些事端来。我听说今早上,你又去锦宁院,将各房送给你,略表一片心意的丫环小厮,全都送到你嫡母面前,全都要退还给各院,你简直一点人情礼数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我听倩儿说,她姨娘不过是念在,和你生母沈氏,昔日关系匪浅的情分上,知道沈氏在养病,过来探望一二罢了。可你这金香院,就是如此待客的不成,竟然将段姨娘赶了出来,你这死丫头,是不把侯府闹个天翻地覆,你就不肯罢休是不是,当真和你娘一样,全都是祸害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望着镇国候,那提及她和沈氏时,咬牙切实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真有些想不懂,对方究竟是不是苏含笑的亲生父亲,否则就算再不念父女之情,也不该如镇国候这般,一口一个祸害的称呼自己的亲生女儿啊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周笑笑,本就没把镇国候当成父亲看待,因此对方的话就算再恶毒,在她心里也掀不起一点波澜。

    反倒再瞧周笑笑,浅浅的笑容依旧不变,更是声音悦耳的悠扬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既然提及往事,那这段姨娘当初,是怎么背主忘恩,瞒着我娘亲,爬了您老的床榻,这些事情莫非时隔久远,父亲就浑然都不记得了吗。”

    此刻因为镇国候刚刚的怒斥声,不但金香院的丫环小厮都围过来了,院门外也慢慢,聚集了许多的下人,全都伸长了脖子,往这边瞧呢。

    因此当周笑笑,将段姨娘当年,上不得台面,爬了主子床榻的事情,当众这么一说。

    就算这事侯府内的老人都知道,可心里清楚是一回事,当众被道破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段姨娘,瞬间脸臊得通红一片,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而镇国候也是老脸一红,毕竟休了昔日的嫡妻沈氏,却同时还要了她身边的丫环,抬举身份做了姨娘,还给他生了个女儿,这事真细说起来,他的所作所为也挺叫人不耻的。

    但是周笑笑可不管镇国候和段姨娘的颜面,是不是落了一地,这些人既然敢来招惹她,那就得做好为此,付出代价的准备,所以她不屑的笑了笑,接着刚刚的话又说道:

    “所以父亲您到是说说,像这样猪狗不如,不知感恩的贱婢,难道我母亲还要笑脸相迎,好生招待她不成。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,区区侍婢出身罢了,这姨娘当久了,还真把自己当成主子看了,当真是可笑至极的很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