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:背主忘恩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段姨娘到底是侍婢出身,她也就仗着沈氏,良善好欺,这才敢在她面前无礼哭闹。

    但如今心事被周笑笑,毫不留情的说破。

    并且段姨娘一听,周笑笑还要找她清算背主忘恩的旧账,她立刻露出了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而屋内的三人,最难以接受真相的,就要数此刻,被打击得摇摇欲坠的沈氏了。

    只见她满眼不可置信的看向段姨娘,声音气的,都微微发着颤的说道:

    “香铃,我沈家自问待你不薄,你生了重病,家中无力担负药钱,还怕你将病气过给家人,所以将你一张凉席,裹着丢到街上,就等着你咽了气就立刻下葬。是我母亲恰巧去寺庙进香,回来的路上瞧见了你,这才起了怜悯之心,将你带回沈家救治,等你好了后就被安排到我身边,做了贴身侍婢。”

    “再怎么说,我沈家对你,也算有过救命之恩的。可你是怎么报答我的,在我最凄苦无助的时候,你舍我而去,我尚且能说你是为了自保,虽说心里难受,但我这个做小姐的不想再埋怨你什么。可是香铃你该知道,当年侯爷休了我,这其中柳姨娘可是推波助澜的人,你竟然今天跑到这里,为了她给我跪下,还哭诉求情,难道我们主仆自幼相伴长大的情分,真抵不过你鞍前马后,为柳氏掏心掏肺的一片忠心不成,你可是太叫我寒心了。”

    往事被一件件提起,段姨娘脸上,却没有丝毫的羞愧之色,有的只是眼眸深处的一丝丝不甘。

    沈家对她确实有救命之恩,可是谁又甘心只做个伺候人的丫环。

    她段香玲,抓住机会往上爬,这又有什么错,能上了镇国候的床榻,这一直可是她赞赞自喜,觉得自己这辈子,做得最露脸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就因为沈氏,昔日是她的旧主,所以段姨娘在她的面前,总是有种特别自卑的感觉。

    若说当年,柳姨娘千方百计要赶沈氏离府,是觉得她这个正室夫人一走,自己就有机会被扶为正房的话。

    那段姨娘上蹿下跳,也极力促成镇国候休弃沈氏,为的就是彻底摆脱这个主子。

    只要看不见沈氏了,她就会选择性的忘记,自己昔日为奴为婢的事情,然后惬意的享受着,她作为侯府姨娘,锦衣玉食的生活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周笑笑这一搅局,段姨娘眼瞧着,哭天抹泪这套把戏,显然是难以奏效了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回侯府的第一天,段姨娘虽未亲眼见到她,如何周旋大夫人齐氏,整治柳姨娘母女的,可她事后到也听说了一些。

    唯恐留在房内,周笑笑会对她真的大打出手,所以就见前一刻,还跪地相求的段姨娘,站起身一个箭步,就往屋外冲去。

    周笑笑这下都看惊呆了,望着段氏那跑得比兔子还快的身影,她不禁暗暗感叹,这镇国候娶的几房妾室,还真是各个都是人才啊。

    而沈氏被段姨娘举动,吓了一跳,等到她回过神来,闻听得对方,边跑边说她们母女,要杀了对方的这种混账话。

    连段姨娘一根手指头,都没有碰过的沈氏,她被气得都站不住了,坐回到椅子上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,你说这人无耻起来,怎么能到这等,不要脸皮的地步。亏得你是来了,否则娘还真以为,段香玲她是真心悔过,前来与我致歉的。原来不过是想利用我罢了,为娘当真是太傻了,我竟然险些又信了她的鬼话连篇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一边给沈氏,斟了杯茶,一边轻声安慰道:

    “正所谓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娘亲你就是心肠太好了,这才叫那些心存歹念的人,一次次的想要算计你。不过女儿已经长大了,我现在足以保护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娘你身体还要静养,就待在屋内歇着吧,那在外面鬼哭狼嚎装可怜的段姨娘,就交给我来处理。而且女儿向你保证,今天要不叫这背主忘恩的段香玲,吃点苦头,她休想安然无碍的离开咱们金香院。”

    若换成以前,沈氏必然又要规劝周笑笑,闺阁女子要温婉含蓄,不能过于泼辣,失了德行。

    可是打从一回到侯府,各房各院,对着她们娘俩,如何针锋相对的,沈氏全都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因此沈氏,这次竟然没有阻拦周笑笑,只是不放心的叮嘱道:

    “笑笑啊,娘窝窝囊囊了一辈子,自认为端庄贤德,却沦为了下堂妻。以前我总教导你,女子的典范和言行,可如今眼瞧咱们娘俩,能在侯府有了一席之地,这全是你据理力争得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些天,娘也在反思自己,是不是这个世道,当真容不得良善的人。你越是忍让,旁人就越是会欺凌你,因此娘不拦着你,在这侯府内与各方各院周旋,但笑笑你一定要答应娘,保护好自己,大不了这侯府咱们不待了,娘的针织女红还算不错,接些散活也能养活你,我最担心就是笑笑你有个闪失,那娘也活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眼瞧沈氏,显然是被段姨娘今天,两面三刀,假意认错的举动,彻底伤透了心,所以才说出这般悲凉感慨的话。

    周笑笑不禁心疼的将她手给握住了,更是笑着忙鼓励道:

    “娘亲你就放心吧,就凭我是亲王姐夫,认定给长姐送嫁的人,就这一点我那做侯爷的爹,也不敢贸然将我赶出府去的。至少在长姐出嫁之前,我都是很安全的,就算闹的出格些,也没什么关系,而这就是我眼下最大的倚仗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娘亲这双手,已经为我操劳了十七年,我哪忍心叫你再去劳累,做什么针织女红呢。您就放心吧,该是咱们母女的东西,笑笑会利用长姐出嫁前的这半年时间,全都一一讨回的,然后就带着您离开这个叫人厌恶作呕的地方,保证让娘亲你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当安慰得沈氏,总算不再伤感落泪后,周笑笑这才迈步走出房屋。

    而她一出来后,就见年纪最小的松果,最先沉不住气的跑过来,满脸焦急的回禀道:

    “小姐,您快去咱们院门处瞧瞧吧,那段姨娘坐在地上,一通的哭嚎。竹心姐姐已经撵过了,可她就是不肯走,还说要小姐您给她个交代,为何要言语羞辱她,否则今天的事情,她绝对不会作罢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