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:身世可怜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显然苏茂明显是不太看好,周笑笑选的那几个丫鬟小厮。

    毕竟能在千金贵女身旁,做贴身侍婢的,那容貌才情,也是要稍微有些的。

    否则日日跟在身边的,是个莽撞不懂礼数,又或者畏畏缩缩的丫环,那岂非要遭人耻笑。

    不过周笑笑对自己选的这五个丫环小厮,还是挺满意的。

    就在她想和苏茂说笑两句,告诉这位二哥,她日后断然不会去对方院里,后悔嚷嚷着换人时。

    却不料梅若雪,到确实是个有傲骨的,竟然露出一副,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神情,很是悲愤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适才,既然没选中我,那就算事后反悔了,若雪也断然不会去近前服侍一个,曾经拒我于千里之外的人。反倒是二公子,你肯收留若雪,那就是奴婢的恩人,我定然尽心尽力的服侍,若哪日公子不要若雪了,那我宁愿一死,也绝不侍奉二主。”

    望着梅映雪,那强忍着眼泪,满脸决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周笑笑不禁心里直呼侥幸,她这双在做生意时,练就出来的眼睛,瞧人的本事,到没退步。

    这位昔日的县令千金,果真不是个适合选来,做丫环的人。

    这还没人给她委屈受呢,就口口声声,将死啊活啊的挂在嘴边了。

    说好听些,这是梅若雪,千金身份已失,但傲骨却没丢。

    可若说的难听些,这就叫不识时务,看不清自己的现状。

    周笑笑望了眼,性格耿直的苏茂,眼瞧对方竟然没恼,反倒对着梅若雪赔起不是来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位实心眼的二哥,周笑笑还是印象挺好的,因此她不免出言善意的提醒道:

    “二哥你这般性格粗犷的人,哪里能懂得梅姑娘的心思,就算将人领回你的院去了,多半将来还是要唐突了佳人的。既然你那承兴院也不缺侍婢,就别耽误梅姑娘了,想来如她这般冰清玉骨的妙人,宋伢婆必定给她寻个好的去处,被使奴唤婢的差遣,的确委屈了梅姑娘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这话,只要是个心思稍微活络点的,任谁都听得出来,她这是在提醒苏茂,这梅若雪脾气太大,根本不适合选来做丫环,否则将来必然麻烦不断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苏茂这个武痴,不但脑袋是一根筋,而且责任心也是很强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他,回绝了周笑笑的提议,憨厚的挠挠头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我都选了梅姑娘,那怎能随便又更该主意呢,而且刚刚是我话说的不对,这才惹得梅姑娘险些落泪,我以后注意就是了。毕竟梅姑娘也是官家小姐出身,这镇国侯府,才最适合她落脚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笑笑你也选好了丫环小厮,若无事二哥就先领着梅姑娘回承兴院了,也好赶紧给她安排好住处。”

    这提醒的话,周笑笑确实也不便说的太多。

    毕竟刚刚梅若雪,已经颇为不满的,向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周笑笑可没有,平白树敌的习惯,既然苏茂这个榆木脑袋,非得给自己找麻烦。

    她劝也劝了,既然无用,那周笑笑自然也不会一味的多嘴多舌,省的费力不讨好,反倒叫人厌恶,那她也太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周笑笑,在福身送别领着梅若雪,还有桃喜离开的苏茂后。

    也领着自己选好的五个丫环小厮,向着金香院的方向折返而回。

    在路上,周笑笑又和颜悦色,询问了下这五人,家里还有什么人,当初为何被卖做了奴婢。

    当得知松果和宝珠,全都是因为家中兄弟姐妹太多,父母重男轻女,才将她们卖了换银子贴补家用的时候。

    周笑笑不禁同情的安慰了她们几句,转而又说道:

    “那绿竹你呢,又是因何缘故,才落入宋伢婆手中的。”

    显然绿竹的过往,有些不堪回首,就见她话还未说,眼泪到先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回禀小姐的话,我娘死的早,爹又娶了个续弦。后娘容不得我,千方百计说服我爹,要将我下嫁到镇上,一户员外家做妾。可那员外是出了名的恶霸,被他打骂逼死的妻妾,都有七八个之多了,我是被强行定下亲事后,逃婚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有家,可我却不敢回去,甚至在街上走路,都怕被人认出来,逮回去强行嫁人。因此我就想着,若是能进官家门第,哪怕做个粗使丫环,那也不怕再被后娘摆布了。小姐我知道,像我这样逃婚出来的女子,是被人瞧不起,甚至视为晦气的人,但请你一定要收留我,否则我真的无处可去了。”

    眼瞧绿竹话一说完,竟然直接就要往地上跪去。

    周笑笑赶紧一把将她给扶住了,更是眼中露出同情之色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到都是身世可怜的苦命人。知道我为何会选你们吗。说实话就是因为你们的无依无靠,只有这样的人,才会更加忠心可靠,没有那么多的后顾之忧,以及不切实际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说绿竹,你逃婚一事,我并不放在心里。前面既然是火坑,就因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便要义无反顾的往里面跳,那简直是愚不可及。你能为了自己的命运,努力的去拼上一把,我反倒觉得你勇气可嘉,做的非常好。而且你对我本可以隐瞒,却仍旧如实说出了身世,这份坦诚,就更显难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之前叫什么,从今往后你就叫竹心,竹本无心,过去的往事,就叫它烟消云散了吧,不必忧愁,也无需难过,做个无心之人,到也自得其乐。”

    自从逃婚离开家门,竹心就不止一次的陷入自我怀疑里,不知自己究竟这么做,到底是对还是错。

    而所有知道她过往经历的人,要么远远的躲开她,要么就是鄙夷的说她,不懂孝道,更加不守妇道。

    如周笑笑这般的鼓励和安慰,竹心还是第一次听到。

    所有的委屈和不安,在这一刻好像都得到了宣泄般,就见竹心不禁跌坐在地,抱住周笑笑的腿,放声大哭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