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:县令千金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面对周笑笑的询问,只见被分到右边站着的五人里,一个面容白皙,眼珠滴流乱转,一瞧就是个有些机灵的小厮,马上跪在地上叩首说道:

    “回禀小姐的话,奴才宝福给主子请安,能入侯府伺候三小姐,那是小人的幸事。只要您肯留下小的,那奴才必忠心耿耿,绝不敢有二心。”

    一见宝福跪下了,剩下的三个丫环,还有一个小厮也都齐齐跪于地上,分别报了名字,并且有样学样的表了忠心。

    三个丫环里,其中年纪最小,只有十二岁,长得到很水灵,眼睛大大的那个叫松果。

    年纪最长,今年有十六岁,皮肤有些黝黑,反应也最慢的那个丫环名叫绿竹。

    最后剩下的那个丫环,年纪十四叫做宝珠,一言一行到很有规矩,只是神情间有些害怕,显然不是个胆子大的。

    而另外那个小厮,名叫福禄,和福宝竟然是兄弟俩,只因家里闹了水灾,父母都死了,两兄弟一路挖草根,吃树皮的艰难来到了帝都。

    结果日日乞讨,终究难以果腹,无奈之下为了活着,这才主动寻到宋伢婆,签了卖身契,就盼着能进户好人家当差,至少能混个三餐温饱,不用担心哪一日,饿昏在破庙里,就再也醒不来了。

    周笑笑知道,这为奴为婢的,名字要么讨喜,要么就是为了好记,至于他们本名,从签了卖身契那天起,这辈子恐怕都没机会再用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周笑笑不禁叹了口气,觉得这些人,委实也真是怪可怜的。

    因此就见她点点头,很是满意的说道:

    “二哥我选好了,就要这五个人了,我先领她们回金香院了,你有机会代我谢过长兄。”

    苏茂不禁愣了下,因为在他看来,这些丫环小厮里,明明就有更为出众的。

    周笑笑选的那五个,一众丫环小厮站在同处时,到也不觉得太差。

    可单独拎出来后,这五人要相貌没相貌,要气质更是瞧着有点土气,苏茂唯恐周笑笑选完到时在后悔,这三天两头的换奴才,到时非惹得齐氏这位嫡母十分不悦。

    因此苏茂,不禁好心的提醒道:

    “三妹要不你再选选吧,或者是多带回去几个。毕竟你和沈夫人住在一处,就这五个人,即便加上粗使下人,那也不够使唤啊。”

    就在苏茂话音才落的瞬间,只见站在左侧,被周笑笑剔除在外,不做留用的那群丫环小厮里。

    一个体态小巧玲珑,眼睛哭到微微泛红的侍婢,忽然跪在了地上,哽咽啜泣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求您开开恩,就再收下一人吧。奴婢名叫桃喜,站在我身边的这位,本是西贵县令之女梅若雪,也是我本来服侍的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只因老爷被牵扯到一些案子里去,最终被斩首,我家小姐也受到牵连,就此沦为官婢。桃喜我本就是奴婢,被卖来卖去,到也不打紧。可我实在不忍瞧着小姐她,也跟着遭这份罪啊,而且我家小姐琴棋书画无不精通,侍奉在三小姐您的身边,平日里你们谈诗论画,必能相处和睦的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不禁向那位,叫做梅若雪的官婢瞧去。

    只见这位梅姑娘,不愧是官家女,站在那里亭亭玉立不说,眉间那丝化不开的淡淡哀愁,真是给人一种我见犹怜,冰清玉洁宛若白梅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众人瞧着周笑笑,那似有被动容到的神色时,都不禁暗暗觉得梅若雪真是好命,看来是能在侯府千金近前做贴身侍婢了。

    虽说这个身份,终究还是奴婢,自然无法和她昔日县令之女的身份相提并论了。

    但是镇国侯府,那绝对是丫环小厮,挤破脑袋都想往里进的地方。

    毕竟苏家那可是极为显赫的贵族,只要服侍得主子满意,将来到了适婚年纪,被开恩重获自由身,下嫁个如意郎君,这都是极有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若再幸运些的,能被府中的哪位男主子看上了,得个姨娘的位份,那这辈子也算是富贵得享,衣食无忧了。

    所以能入侯府,自然比被卖到一般的富家之家,或者是小门小户的官家,要好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可是下一刻,叫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,周笑笑竟然摇头摇头,回绝的说道:

    “桃喜你到是忠心护主的很,不过很可惜,我这个侯府千金,只认得一些字罢了,什么诗词歌赋,琴棋书画我可样样都不精通。因此你家梅姑娘,跟着我委实太屈才了,我可不能耽误了她,因此金香院恐怕是没法收留你们主仆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瞧着,苏茂,桃喜,甚至是以为,自己会被选中,想到既然要过上奴婢生活,而露出淡淡忧愁之色的梅若雪,全都一副错愕到,不敢置信的神情时。

    反观周笑笑,她到没有丝毫自责,愧疚的感觉。

    毕竟这世上,苦难的人千千万,她周笑笑又不是观世音,哪里有本事挨着个的普度众生。

    更何况周笑笑瞧得出来,这位县令之女,那完全就是一副,还没认清现状,依旧摆着高姿态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领回金香院去,周笑笑觉得,恐怕到时还得她照顾对方,想等着梅若雪来服侍她,那恐怕是相当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周笑笑从来都不是一个,为了别人的眼光和看法,明明不愿意,也会强迫自己去做,就为了图个好名声的人。

    那种活法不但太累,而且周笑笑觉得,简直太虚伪了。

    再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,有能力就去帮帮别人,没能力就先选择明哲保身,这才是周笑笑为人处世的准则。

    而她如今,自己在相府,都是举步维艰了。

    再弄个大小姐回金香院,三两天和她耍个脾气,顶撞个府中各院的主子,周笑笑到时还得给梅若雪善后,光是想想她就觉得头疼的很了。

    而苏茂再愣了一会后,眼瞧周笑笑,显然不是在开玩笑,她是真的不打算收留这位昔日的县令千金。

    看着梅若雪,那顿时觉得受到羞辱,悲愤却又因为身份卑贱,不能哭出来,眼圈里水雾朦胧的样子,他顿时升起强烈的不忍之情。

    “三妹,你可真够狠心的,梅姑娘这般的可怜人,你竟然不肯收留她。既然如此出众的侍婢,你不肯要,那二哥可就收入我的承兴院了,你可别后悔,到时又来找我换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