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章:耿直二哥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一听说烫伤药里被掺了辣椒油,苏茂也坐不住了,上前将瓷瓶凑到鼻下闻了闻后,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大哥,这药里确实被掺进去了东西,万幸洪妈妈说的及时,要不三妹这手本就被烫伤了,在碰到腥辣的东西,那不但疼的钻心,恐怕非得落疤不可。”

    就见苏信,眼神渐冷的看向洪妈妈,冷哼一声说道:

    “二弟你就是心地太实诚,按你的意思,莫非觉得洪妈妈及时阻拦有功,还得对她另行嘉奖不成。”

    苏茂闻言,挠了挠头,满脸迷茫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大哥莫非觉得不应该吗,若非洪妈妈,三妹这手可都要废了。而且笑笑刚刚也说了,金香院所有的奴才,对她的伤势都不闻不问,只有洪妈妈记挂在心,还亲自给她跑回厨房取药,如此热心肠,自然是要褒奖的,这才叫赏罚分明嘛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满脸错愕的看向苏茂,瞧着这位二哥,那一本正经说出这番话的模样。

    周笑笑看得出来,苏茂到不是故意偏袒洪妈妈,存心给她添堵。

    相反的,对方那耿直中透着迷茫的神色,都说明这个二哥此刻,打从心里恐怕还没瞧出问题,真将洪妈妈当成有功之人看待呢。

    而在瞧苏信,此刻也是无奈的苦笑摇头,指了指那装药的瓷瓶说道:

    “二弟你叫为兄说你什么好,你也不想想,好端端的一瓶烫伤药,会无缘无故塞子被打开,还好巧不巧的被滴进去腥辣之物吗。”

    在苏信耐心的引导下,苏茂总算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,一拍脑门说道:

    “我明白大哥你话里的意思了,莫非你是想告诉我,这烫伤药被人有意灌进去了辣椒油,难道这个人是洪妈妈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可她明明是热心的帮三妹去取药啊,而且当着我们兄弟,还有母亲的面,做出这种事情是很容易被揭穿的,到时一顿惩罚落下去,对她可没有任何好处。我就想不明白了,洪妈妈为何要如此做呢。”

    这下连陪坐在侧的苏红兰,她都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本来两位嫡出的兄长在,她只是和苏倩儿小声说着话,没想插手到这件事情里。

    可瞧着苏茂,那挠头困惑的样子,苏红兰也是个直性子,没好气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说苏茂哥哥,你也太笨了吧,这洪妈妈分明是想暗害苏含笑,结果哪成想三姐却恰巧绑了子娟,来母亲这评理,顺带着把洪妈妈也给领来做证人,所以这烫伤药有问题,才被当众揭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若是只在金香院内,三姐涂了这有问题的药,可事后洪妈妈死不承认,子娟在旁又她作伪证的话,那三姐的手背被废了不说,甚至都没处说理去。这等毒妇,二哥你竟然还觉得她热心肠,甚至要褒奖他,妹妹我真是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苏茂年纪轻轻,武功却是帝都内,一众世家子弟里,数一数二的高手,这确实不假。

    可他同时也是个武痴,所有的心思全用在练武切磋上了,这后宅那些阴损勾当,他完全都不了解。

    不过苏茂只是为人过于坦诚耿直,可这却不代表他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苏红兰都将话说的这般明白了,总算弄清楚,洪妈妈究竟是好是坏的苏茂。

    他当即气的上前,提着洪妈妈的衣领子,就将她直接双脚离地的扯了起来说道:

    “小爷我总算听明白了,亏得我还把你当好人,原来真正要害我三妹妹的就是你这老刁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去给笑笑跪地认错,若她肯原谅你,这事也就罢了,否则的话你信不信我一拳直接将你从屋里打飞到外面的院子里去。”

    苏茂可是天生神力,以前他在帝都的大街上,遇到一匹受惊的高头大马。

    眼瞧这马踩踏伤了不少人,苏茂一身是胆的冲了过去,飞身而起,对着那马头就是狠狠的一拳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结果他的手完好无损,反倒是那横冲直撞的枣红马,直接被掀翻在地,竟然被硬生生的击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洪妈妈一想到,她若挨上苏茂的一拳重击,到时哪里还有命活着。

    连滚带爬的来到周笑笑身边,她就声泪俱下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饶命啊,其实奴婢也是被逼无奈,我都是受了柳姨娘的吩咐,这才先是往您手上淋了热汤,后来又弄出那瓶滴入辣椒油的烫伤药。”

    “柳姨娘可是老夫人的亲外甥女啊,我哪敢不听她的吩咐,还望诸位主子开恩,奴婢真的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这件事情里,竟然还有柳姨娘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本来对于周笑笑,烫伤与否,根本就不大上心的齐氏,瞬间眼睛就亮了,更是迫不及待的吩咐道:

    “丹霞你立刻押着洪妈妈,带着她去见侯爷,然后将事情始末,如实的回禀一番。这柳姨娘都被禁足了,竟然还不知收敛安分,私下里还想着针对府中嫡出小姐的事情,简直是可恶至极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笑笑,你别担心,嫡母知道你受委屈了,这件事情我会给你做主的,定不会轻饶了那个柳琳琅,你就只管安心养伤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齐氏,瞬间斗志昂扬的模样,周笑笑心里不禁感慨,这位嫡母还真是直性子,那迫不及待想要针对柳姨娘的心情,还真是丝毫都不知道遮掩一下呢。

    虽然周笑笑明知道,齐氏这会扬言要给她做主,并非出自真心,只是因为高兴于,总算又逮住柳姨娘的把柄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周笑笑还是福身相谢,做足了恭顺模样,哪怕她心里很清楚,柳姨娘能在侯府固宠这么多年,不可能因为一个洪妈妈,就被扳倒,彻底失势。

    但这后宅里,闹一闹终究是好的,省的齐氏不待见她,柳姨娘也暗中出手迫害,全都将矛头对准她。

    周笑笑到不怕周旋应付,但难免觉得麻烦,扰人清静的很。

    而齐氏和柳姨娘,若是斗到一处去了,她这边可就乐得清闲了。

    对于后宅这女人间的争斗,显然兴趣缺缺的苏茂,他不禁来到周笑笑的身边,笑容朴实的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这件事有嫡母给三妹你做主,那笑笑你就静等结果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我陪着你,一起去大哥的左廊院吧,你身边没丫环服侍着也不成,赶紧挑上两个钟意的,我这个做二哥的亲自给你把关,保证这回给你寻几个敦厚实诚的侍婢,这事就包在为兄身上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