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:满院耳目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这子娟倚仗她爹娘在府中的地位,就和半个小姐似得。

    哪里受过如此委屈的子娟,被气的眼圈都红了,更是不服气的大声喊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你别欺人太甚,就算我是个奴婢,可我是从大夫人院里出来的,你不看僧面看佛面,也不该这般羞辱于我。否则你这就是在扫夫人的面子,夫人若是恼了你担待得起吗。”

    眼瞧这子娟,脾气还真是够大的,稍微小惩大诫,竟然都吓不住她。

    不过周笑笑也不急,既然对方非得和她抬杠,那她不建议叫对方再凄惨些,反正整治怕了,下次自然就规矩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周笑笑,立刻扬声对屋外喊道:

    “外面是谁伺候着呢,立刻给我进来,寻根麻绳将子娟绑了,立刻送回嫡母的锦宁院去。这般脾气大的,都敢给我这个主子甩脸色瞧的丫环,我可无福消受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话音才落,就见三个丫环,外加两名小厮,就一脸紧张的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些下人要么是齐氏,给周笑笑指派的,要么就是各院为表善意,派遣送过来的。

    反正周笑笑瞧着,她都发了话,这些下人,还是你望望我,我瞧瞧你,竟然没一人听她的话,立刻动手去绑了子娟。

    当即对于这些人,究竟是来效忠她的,还是背地里另有主子,周笑笑也算心里有数了。

    作为主子的,竟然调动不了奴才,这其实是挺没颜面的事情,换成旁人,非得尴尬到,恼羞成怒不可。

    但是再瞧周笑笑,仍旧是四平八稳的很,半点焦躁之气,那都别想在她身上瞧见。

    并且下一刻,周笑笑就态度可亲的看向了洪妈妈,笑眯眯的说道:

    “真是叫您老看笑话了,这金香院我才搬进来,一众的下人显然对我这个主子,还有些不适应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洪妈妈你可是府中老人了,这尊卑有序的规矩,你应该是心里清楚的。我就问你,若我这个三小姐发了话,叫你绑了子娟送回锦宁院去,你究竟是应呢还是不应啊。”

    一句府中老人,噎得洪妈妈就算不想趟浑水都不成了。

    年纪轻的奴才,还能说不懂规矩,所以不按周笑笑的话办事,最多被训斥几句到也无妨。

    可洪妈妈就不同了,她一把年纪的人,要是主仆不分,这确实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洪妈妈只能硬着头皮,陪着笑脸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小姐这话说的,若您吩咐了,奴婢自然是要尽心尽力去办的。只是子娟姑娘,纵使有错,请您念在她是初犯的份上,就别和她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来李管家和秦妈妈,知道此事后,必然也会对三小姐您,感激不尽的。”

    眼瞧洪妈妈这是要做和事佬,顺便还搬出李管家和秦妈妈,想要震慑她一下。

    周笑笑嗤之以鼻的同时,根本就不接这茬,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两个下人的感激不尽,本小姐还真是不那么在意,既然洪妈妈说会尽心尽力,那就去寻根麻绳赶紧将子娟给绑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想了下,决定领着金香院,所有的奴婢小厮,一起去见嫡母。既然你们都不认我这个小姐,对我的话充耳不闻,那我也没必要留你们了,统统都遣散了到也清静。”

    反正都是一群,被各院派到她身边,监视她一举一动的眼线耳目,不都赶走了,周笑笑真是觉得睡觉都不踏实。

    而一听周笑笑,竟然要带着他们,一并去见齐氏,这下所有的丫环小厮,才彻底慌了神。

    想到自家主子,派他们前来金香院的目的,如今半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探查出来了,这要就无功而返被赶出院去,到时他们非被严惩不可。

    就见得这下丫环小厮,再也顾不上会不会得罪子娟了,被周笑笑一番话吓得,全都努力表现起来。

    找绳子的找绳子,绑人的也死劲打了几个死扣,就见几个呼吸间的功夫,刚刚还盛气凌人的子娟,此刻就像一只待宰的笨猪似得,被五花大绑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眼瞧不过微微吓上两句,这些丫环小厮,就听话了不少。

    周笑笑满意的点点头后,就叫他们架起子娟,起身准备亲自前往锦宁院。

    而等周笑笑的眼角余光,瞧见洪妈妈见势不妙,准备偷偷开溜的举动时。

    她不禁当即一笑,扬声喊道:

    “洪妈妈走的这么匆忙,这是要去哪啊。适才子娟不敬,房内除了我,便只有你瞧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嫡母指给我的丫头,我可不能叫嫡母觉得,我无缘无故冤枉好人,所以等我换身干净的罗裙后,洪妈妈同我一并前行锦宁院,到时也好再旁给我做个证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都如此说了,洪妈妈就算心里,千百个不愿意,但只得强撑笑容点头应下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晨起十分,各院的小姐们,按规矩是要前来给齐氏请安,然后陪着她用膳,是不能同自己的姨娘在一处吃饭的。

    所以周笑笑一路,绑了子娟,浩浩荡荡赶来锦宁院的时候,齐氏这边才受了众子女的请安,饭菜也刚刚往桌上摆,连筷子都还没动一下呢。

    一见周笑笑这架势,齐氏的眉头就皱起来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这一大清早的,瞧你这阵仗,也不是来给我请安的吧。还有子娟好端端的,怎么就给绑上了,但不管怎样,你也总得叫母亲我,还有你的一众兄弟姐妹们,将这顿饭先吃完再说吧。这侯府不比乡下,到了什么时辰,该做什么事,那是绝对乱不得的,这话你可听懂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又不傻,哪里听不出来,齐氏这是埋怨她半点规矩都不懂,就会给人添堵找麻烦。

    但是听得懂是一回事,要不要照做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,只见周笑笑忙不迭的点点头,很是好说话的讲道:

    “嫡母说的是,您只管用膳就是,笑笑就站在这看着您吃。什么时候您吃的满意了,我再提自己的事情,绝对不会乱了规矩的。”

    都举起筷子的齐氏,眼角余光,感觉到周笑笑那,直勾勾盯着她瞧的举动时。

    她哪里还能有胃口吃得下饭,颇为不满的将筷子从新放下后,齐氏就强忍不悦的说道:

    “得了,得了,我也算看出来了,若不将笑笑你的事情解决完,这顿饭是吃不消停了。究竟发生了何事,你且说来听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