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:惩戒刁奴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苏含笑习惯了不劳而获,直接享受周笑笑给她带来的帮助,所以一听对方竟然要提出条件,她心里自然是很不乐意的。

    但是自从她搬出幽兰院,而苏清君这位肯庇护她的长姐,也被在府外避暑的老夫人,叫去近前相陪后。

    瞬间在短短的几天里,体会到侯府内宅,人心险恶,举步维艰的苏含笑。

    她虽然也想很硬气的告诉周笑笑,任何条件她都不会答应的,爱帮不帮,没有对方她一样能行。

    可这么有骨气的话,她也就敢自己在心里想想,却根本不敢说出来,再激怒周笑笑了,毕竟眼下她确实太需要对方的帮助了。

    “笑笑姐,你究竟想叫我答应你什么条件,才肯帮忙,你且先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这段时间,早就想好和苏含笑,究竟要如何相处的她,立刻回答道:

    “从今往后,这副身躯,你一三五,我二四六,咱们分别来掌控。若你遇到突发情况,服用千梦丹将我唤醒,那这一整日也将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眼瞧苏含笑听完,眼睛都瞪大了,神色间也露出震惊到愤怒的神色,周笑笑却从容不迫的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苏含笑,你不用这么悲愤的看着我。毕竟你别忘了,没有我周笑笑,你这辈子都只能在月湾村里待着,哪里有机会回到侯府,做你的嫡出三小姐。所以我对你有着,近乎再造之恩,你就算作为回报,将身体的掌控权,让出一半给我,这个条件并不过分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侯府的下人,你都应付不来,将来那各房的姨娘,还有府中的几个姐妹,咱们俩若不交替出现,你很可能被人算计到骨头渣子都不剩,到时你才后悔没答应我的条件,可就真的为时已晚了。”

    心里异常纠结的苏含笑,想了半天,仍旧不死心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姐,咱们轮流交替,岂不是说半年的时间里,我都要陷入沉睡,这个代价未免也太沉重了。要不你换一个吧,你的这个条件,简直等同于夺走了我半辈子的时间,恕我不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可是周笑笑,却斩钉截铁的断然回绝道:

    “我就是一缕魂魄,这世间的荣华富贵,与我已经无缘了。你唯一能拿来和我做交换的,就是你的这副身躯。而且你放心吧,我弥留在人世间,只是有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办完。等我借你的身体,将事情办妥后,我自然就该消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最多就用掉你一年的光阴,不会真耗尽你半辈子时间的,并且我答应你,在我消失之前,我会为你寻个锦绣姻缘的,叫你后半辈子在显赫之家,衣食无忧的生活。细算下来,这笔买卖你不算吃亏。”

    用一年的时间,换来一辈子的风光无限。

    苏含笑想到她今年不过十七岁,拿出一年的时间,确实也耗得起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苏含笑就不觉得,这个条件那么难以接受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她甚至有些,迫不及待的点点头,而后将千梦丹送服口中后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姐,之前是我不懂事,以后我一定与你和睦相处,今天就算你替我的,明日仍就是姐姐来掌控身体。如此我就先睡下了,剩下的我就仰仗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千梦丹的药效很强,就见苏含笑强撑着精神,说完这番话后,就一头栽在床榻上,陷入了沉睡之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只见苏含笑的嘴角,忽然勾起一丝,狡黠如狐的笑容。

    等到她的双眼再次睁开时,冰寒的眸光一闪而过,周笑笑出现了!

    稍微活动了下手脚,接着她右手水雾弥漫而起,从宝库里寻了瓶治疗烫伤的良药,敷在手背上,很快就不觉得刺痛了。

    然后周笑笑惬意的来到室内摆放的芍药花旁,轻嗅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种闻着花香,还能晒晒太阳的感觉,自然比困在苏含笑体内要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悠哉的坐下后,周笑笑就吃着点心,喝着茶水,别提多舒坦放松了。

    但是她的这种好心情,随着子娟领着去而复返的洪妈妈,再次进了房门后,算是彻底将她的雅兴给搅扰了。

    当子娟瞧见,周笑笑手背的烫伤,竟然敷好药了,她不禁脸色一沉,不满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小姐真是惯会折腾人,既然你手里就有烫伤药,还叫洪妈妈跑回去亲自又取来一瓶。莫非小姐身份尊贵,这烫伤药都要同时用上两瓶才够不成,礼数规矩没有府中的小姐们好,这矫情劲到是哪个也比不得您,小姐也算是好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旦认准,苏含笑是个好欺负的,子娟如今说出口的话,真是一句比一句还要刁钻。

    可是很不幸,如今端坐在她面前的人,已然是半点亏,向来都不肯吃的周笑笑。

    所以就在子娟得意的说完,挤兑人的话后,正想好好的欣赏下,苏含笑那窘迫,却又敢怒不敢言的可笑样子时。

    结果子娟等来的,却是周笑笑直接一杯凉茶,甩手泼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显然被吓了一跳的子娟,嘴巴大张,被惊的连连倒吸凉气,更是气急败坏的立刻喊道:

    “苏含笑你疯了不成,你竟然敢用茶水泼我,你知不知我爹娘都是谁,反观你又算什么东西。不被侯爷待见,没出生就被赶出侯府的弃女罢了,你竟然敢刁难我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望着,子娟那一脸不可思议的震惊样子,她却好整以暇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下一刻端起糕点盘子,将松软可口的桂花糕,更是直接糊在了子娟的脸上。

    在瞧子娟本就一脸的茶水,现在桂花糕遇水消融,全都黏在她的脸上,那模样真是要多狼狈,就有多狼狈。

    而在瞧始作俑者的周笑笑,反倒悠闲的拍掉,手上沾到的糕点碎,慢吞吞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爹娘是谁,我当然知道了,毕竟子娟你才到我身边当差的时候,不就洋洋得意的,自报过家门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很清楚,你爹娘再了不起,仍旧是这侯府的奴才,我叫他们哭,谁敢笑一个试试,我叫他们跪,哪一个还敢继续站着。你爹娘如此,子娟你也一样,不过一家子都是奴才罢了,怎么你伺候人,还伺候出优越感了不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