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:相帮条件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这在侯府大院内,当差的丫环婆子,日日那也是勾心斗角,其中自然不乏伶牙俐齿的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这几天,的确默不作声,但周遭的人和事,她却暗中留意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其实也难怪这子娟,作为个婢子,竟然敢如此张狂。

    因为这子娟,不但是镇国侯府的家生奴婢,她的母亲秦氏,是在老夫人身边,颇为得脸的老妈子,很受信任。

    而她的父亲李安,则是侯府的大管家,一向都是在镇国候身边当差,这府中不便齐氏一个妇道人家,抛头露面的事情,全都是他一手操持,可谓实权不小。

    前两日齐氏在分配丫环时,故意举荐子娟,说她是府中自小就伺候主子的,最是懂规矩,知分寸的时候。

    周笑笑就知道,这位嫡母可没安什么好心,果不其然事后当子娟跟着苏含笑,回到金香院时。

    就立刻自报了家门,那态度傲慢的,简直她才像小姐,苏含笑反倒成了婢子似得。

    虽说苏含笑的手被烫伤,周笑笑也感同深受,疼的直钻心。

    可是她就是硬扛着,继续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哪怕苏含笑早在昨日,受了子娟一肚子气,喝了凉茶,吃了冷饭时,就熬不住的想与周笑笑缓和关系,更是好话说了一箩筐。

    可是苏含笑的性子,太过忘恩负义,翻脸比翻书还快。

    周笑笑眼瞧对方除了吃点小亏,到也没出大事,索性这次非得挫一挫苏含笑的锐气。

    本来周笑笑是觉得,她们现在一体双魂,苏含笑又比她年纪小,对方只要别太抵触她,那当姐妹相处着也无妨。

    可现在苏含笑却在受尽她的恩惠帮助后,连叫她魂飞魄散的话都说得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既然苏含笑不想讲情份,那周笑笑也懒得视对方如妹妹般庇护了。

    她要等到,苏含笑彻底服软后,和对方好好的谈一番条件,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化。

    至于说苏含笑,眼瞧她小声嘟囔半天,周笑笑别说出来帮她了,就连一瓶烫伤药都吝啬的没给她变出来。

    在心里暗骂周笑笑,竟然敢如此冷待她,可无奈之下的苏含笑,也只能自己应付眼下,一团糟的局面了。

    因为在月湾村时,苏含笑都被欺负惯了,骨子里对谁,都有着卑躬屈膝,不敢得罪的心态。

    所以瞧了瞧洪妈妈,她的厨艺是老夫人最喜欢的,得罪了她,苏含笑就怕在还没见面的祖母那里,留下什么不好的坏印象。

    至于子娟,她的爹娘,那更加不是苏含笑敢得罪的了。

    所以到了最后,苏含笑只能受了欺负也往肚子里咽,纵使再不甘心,但还是挤出一丝笑容说道:

    “子娟你说的也对,哪有做小姐的,自己伸手去接汤羹。我没规矩在先,也的确怨不得洪妈妈,那这件事情就算了,我也不计较谁对谁错还不成嘛。子娟你给我取来一瓶烫伤药就成,有劳你就跑趟腿可好,小姐我会记着你得好的。”

    这做主子的,手都烫出水泡来了,当丫鬟的不赶紧去取药,还得被自家小姐求着跑腿,如此乱了尊卑,没规矩的德行,真是瞧得周笑笑都暗暗摇头。

    而且她敢保证,在侯府大宅这种,捧高踩低的地方,你越是唯唯诺诺,这做奴才的就越敢欺凌到你头上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瞧着苏含笑那窝囊样,子娟的脸上,就露出了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之前她还听说,这位重回家门的三小姐,是个厉害的主儿。

    结果如今看来,也不过如此,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农家女的寒酸胆小模样。

    所以子娟,竟然楞是站在原地没动,竟然一副还挺享受,被苏含笑相求讨好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同样没了畏惧之心,觉得苏含笑就是个软柿子的洪妈妈,她不禁眼睛滴溜溜一转后,立刻笑容满面的说道:

    “虽说汤羹溅了满地,这确实是三小姐你的不是,但到底这汤是我送来的,现在到叫您被烫到了,我真是于心不忍的很呢。”

    “正巧奴婢日日在厨房当差,难免会被热油烫到,老夫人可怜我,开了恩典给了我一瓶极好的烫伤药。三小姐你也别劳驾子娟姑娘了,我这就去将药取来,保证你敷了之后,水泡很快就会消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一听洪妈妈这话,苏含笑不禁赶紧道谢,而子娟看着她那副傻气样子,不禁鄙夷的哼笑一声,转身径直出了房门,当真是越发的肆无忌惮了。

    就在苏含笑微微松了口气,老老实实坐在那等着烫伤药被送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忽然周笑笑讥讽的笑声,从她的脑海里骤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笑的很呢,苏含笑你信不信,那洪妈妈能故意烫伤你的手,她就不可能真会好心的给你拿什么烫伤药。”

    “我估摸着啊,等她再回来的时候,还是得联合子娟,对你百般的欺凌羞辱,你今天的罪,看来还有得受呢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一晃都数日没有现身说话了,所以苏含笑在愣了一下后,不禁面露狂喜之色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姐,你不生我的气,总算肯出来重新帮我了对不对。之前都是我不好,口不择言,寒了你的心。可如今我自己在偌大的侯府内,待了几天后,才发现这里的人,简直一个个都刁钻厉害的很,比从小打骂我的段氏,更会羞辱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苏含笑竟然一个屈膝,直接跪在了地上,接着双手合十,又跪又拜的哀求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姐,你看我现在也算给你三拜九叩,跪地相求了。我知道自己错了,也明白想在侯府生活下去,没了你帮我周旋应付这些人,我自己根本就没震慑住她们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洪妈妈就要回来了,我一想到她刚刚恶狠狠的把汤往我手背上倒,事后还能装出那副无辜模样,这心里都觉得瘆得慌。我这就服用千梦丹,然后笑笑姐你帮我应付她们吧。”

    眼瞧苏含笑话一说完,就迫不及待的拿出了丹药,可是周笑笑却声音淡漠的说道:

    “以前我看着你怪可怜的,所以能帮的地方,都不计得失的帮衬你。但是你每次在危机度过后,变脸的速度,可真是叫我叹为观止呢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从今往后,想叫我帮忙,你得答应我个条件才成,否则我是不会再无缘无故,对你不求回报的施以援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