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:不懂感恩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向苏清君再次感谢她多番照顾的善意好,周笑笑心里惦念着沈氏的病情,不禁起身告辞了。

    先去看了眼沈氏,眼瞧这位娘亲,仍旧陷入沉睡之中,但呼吸明显舒缓平和了,显然已无大碍。

    总算安心下来的周笑笑,这一整天都在应付镇国侯府内的众人。

    而这些所谓至亲,那一个比一个能算计,爱使绊子的手段,确实也叫她一番周旋后,此刻精神萎顿疲乏的厉害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下榻的偏房后,周笑笑将门栓落下,在确保不会有人,突然闯进来后。

    她这才取出一颗玉白色的丹丸,这是那种碧色名为千梦丹,能叫人服用就陷入沉睡一整天的丹丸,专门克制它的解药。

    既然回府后,第一波的危机和刁难,已经应付过去了。

    周笑笑不禁觉得,也是时候将这副身体的支配权,交还给苏含笑了。

    解药一服下,没过多久就见本来躺在床榻上,闭目养神的周笑笑,她的双眼露出迷茫之色的睁开了。

    当瞧见四下,装点的格外雅致,并且处处都透着贵气的房间后,此刻醒过来的,已然是苏含笑了。

    她打小就在乡野村间长大,哪里见识过这等富贵地。

    因此她一股脑的翻起身,连鞋都没顾得上穿,两眼发直的向着摆放在屋内正前方的一柄,约有一米长的玉如意直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乖乖呀,这一米来长的如意,不会真是一整块美玉做成的吧。这得值多少钱啊,我要能卖上这样一柄如意,这辈子恐怕都不愁吃穿了吧。瞧瞧这如意顶端,竟然还包着黄金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如意我是搬不动,但把这些金子撬下来带走,那我也发财了啊。这是什么地方啊,简直太漂亮了,我得赶紧寻个小刀,或者是剪子,立刻把金子弄下来才行,省的一会主人家回来,我可就没得拿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苏含笑,四下寻摸趁手工具的时候,周笑笑的无奈叹息声,骤然从她的脑海里传来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含笑妹妹,你还知道这玉如意必然是有主之物,那你怎能动了,偷人金银的念头呢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这里已然是镇国侯府了,你若不想因为品行不端,最后被苏家的人再次赶出府门的话,那你的一言一行还是规矩些的好。至少看起来要像个大家闺秀,偷鸡摸狗的事情,切记不可再做了。”

    如今对于周笑笑的存在,苏含笑已经不觉得害怕了,反倒将她视若,能助她心想事成的鬼仙。

    尤其一听说,她竟然在陷入沉睡时,周笑笑就已经帮她办妥一切,还回到了镇国侯府。

    苏含笑将前因后果,全都从周笑笑那知晓后,不禁欢呼雀跃的在房间里,又蹦又跳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姐你果真是我的福星,自从你来到我身边后,不但叫我不再受人欺凌,还帮我救回险些被欺辱的母亲。结果我不过沉睡了一会,竟然十七年来想回到侯府,做我嫡出三小姐的愿望,你也帮我梦想成真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要将所有发生的事情,都同苏含笑交代清楚,以免在人前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因此苏清君有意撮合,苏含笑也陪嫁进云亲王府的事情,周笑笑自然也没隐瞒,都告诉给对方的了。

    可是再瞧苏含笑,从回到侯府的激动之中,平复下来后,她就带着微微不满的语气又说道:

    “不过笑笑姐,你什么都好,就是有一样,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下你。那就是你以后,能不能和我商允完,再替我做决定啊。给云亲王做侧妃啊,这可是我一朝麻雀变凤凰,飞上枝头的大好机会,你怎么说回绝就给回绝了呢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可别忘了,再怎么说这副身子是我苏含笑的,我将来要嫁谁,姐姐不该过多干涉,坏了我的大好姻缘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眼瞧,她帮苏含笑一回府,就应付周旋了无数人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最后,感激的话没盼来几句,好像这些都是她应该应分去做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甚至于苏含笑,此刻竟然还埋怨起她来了,周笑笑本就不是个忍气吞声,吃亏也默默承受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周笑笑,不禁语气渐冷,哼笑一声说道:

    “听你这口吻,似乎是嫌我碍了你的事不成。但你也别忘了,从皇家围场,再带今天侯府又遇,自始至终和云亲王接触的人,都是我周笑笑并不是你。而我轻松应对镇国侯府一众人,所展现出来的手段,叫你大姐苏清君,觉得我若陪嫁去亲王府,将来必能协助她稳坐嫡王妃之位,这也是我周笑笑的本事,和你苏含笑可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我回绝掉,因我险些引起的这段婚缘,与你有何干系。你若这么想下嫁给楚云宸,现在这副身体不是你来驱使了吗,你只管去找他就好了。若你也有本事叫人家另眼相看,你爱嫁谁就嫁谁,我还能拦着你不成。但是可别说我没提醒你,这位云亲王可不是个好相处的主,你别偷鸡不成蚀把米,到时挨了板子,我还得跟着你遭罪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周笑笑这嘴皮子,真存心损起人来,半句脏话不带,也能把每个字,都变成一把把锋利的小刀,削得人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而苏含笑出身确实尊贵,可在乡野间长大的她,活脱脱就和个农家女也没多大区别。

    她笨口拙舌,除了有点小聪明,实则根本没多少心机,所以哪里是周笑笑的对手。

    瞬间被这番话,臊得脸颊通红的苏含笑,她被噎的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足足大喘气了好一会,她才不懂感恩,气急败坏的喊道:

    “周笑笑,我是不是真给你脸了,你被我招到身上,是因为我苏含笑,你才能偶尔出来晃悠一圈。否则你算什么东西,一个孤魂野鬼罢了,没有我这副身躯,你可能早就魂飞魄散了。叫你帮我点忙,那完全是你附身在我体内的代价,我知道你为何不想叫我下嫁云亲王,你就是嫉妒我能成为侧妃,而你只能一辈子待在我的身上,像个影子似得苟延残喘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现在已经回侯府了,当初向你许的愿全都实现了,我已经不需要你的存在了。所以你可以从我的身上离开了,滚得越远越好,别老趁着我入睡的时候再跑出来。否则我现在可是侯府的三小姐,到时就寻些得道高僧,或者是老道,叫你魂飞魄散,永世不得超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