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章:乱牵红线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楚云宸今天,本来是去相府,寻吕相爷商允朝堂要事。

    后来得知苏清君等一众侯府千金,都被吕相爷的孙女吕沁馨,相邀入府赏莲。

    所以楚云宸才顺道,亲自相送苏清君回来,但其实他现在还是有要事在身的,本不该继续待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当楚云宸,眼角余光恰巧看见,周笑笑或许是掌心的伤口很痛,正秀眉微微皱着,可怜兮兮的往手上吹着风呢。

    看着周笑笑,那傻里傻气的举止,楚云宸也不知心里是怎么回事,虽说谈不上心疼,但就是忍不住想去帮这妮子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楚云宸,迈步直接走在最前面说道:

    “本王先去幽兰院吧,这谈到处理伤口,就算是御医,也未必有本王的手法高明。毕竟这些年,大大小小的战役我也算打了不少,处理伤口的本事,到是练就的炉火纯青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随身都会带着上好的金创药,一会我在旁看着,指导清君你如何包扎伤口。只要处理得当,你这三妹的掌心,到未必会落下伤疤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很快就回了幽兰院,等到苏清君命人,将正房一左一右的偏房整理出来,准备给周笑笑和沈氏,一人一间暂住后。

    眼瞧着丫环将剪刀,纱布全都给端上来了,苏清君反倒赶紧摆摆手,一脸苦笑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本来是想着,亲自给妹妹包扎伤口的,但是不怕三妹你笑话,姐姐我的胆子向来都不算大。这会离近了看你掌心的伤口,这心里都被吓得砰砰乱跳。到时我手忙脚乱的,在弄疼了你,那可如何得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苏清君犯难的微一皱眉说道:

    “如今宫里请来的御医,正在为沈夫人号脉治病,自然是不好去打扰的。再另行请郎中入府,妹妹这手上的伤口,就又要耽搁许久的时间才能包扎了。如今天气炎热,伤口得立刻处理才好,省的再严重了。”

    苏清君声音又是一顿,而后就对着楚云宸,满脸恳求的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所以,能否劳烦云宸你亲自帮笑笑包扎下伤口,至于我嘛,还是亲自去安排偏房收拾的事情吧。而且我瞧着三妹妹和你,到是一见如故,妹妹也算待我先陪着王爷吧,我很快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苏清君话一说完,就冲着苏含笑,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温婉笑容,领着服侍在侧的丫环,就立刻离开了。

    眼瞧着刚刚还不少人伺候在侧的花厅内,现在竟然孤零零的只剩下她和楚云宸了。

    周笑笑不禁拿起茶盏,在喝了一口后,终究是忍不住的掩嘴笑出声来了。

    望着周笑笑那险些没把茶水喷出来的模样,楚云宸很嫌弃的皱了下眉,但下一刻还是将自己的墨色云锦手帕,递给了对方说道:

    “你这小狐狸,这是瞧着外人都走开了,在本王面前,就开始肆无忌惮的原形毕露了是吧。喝个茶水,都这般冒冒失失的,我看你掌心的伤口确实不疼了,竟然还笑得这么欢。”

    接过帕子,将嘴边的茶水擦了擦后,周笑笑就眼睛冒光的看向楚云宸,语气作弄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说姐夫,你可不是个蠢笨之人,难道你还瞧不出,我是因何才发笑吗。我那长姐,不但自己出去了,还把所有的下人都给调离了花厅,这分明是在给咱俩制造机会啊。瞧瞧这花厅,四下布置着各种花卉,香气袭人的,可真是适合男女幽会的好地方呢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就想不明白了,长姐她不是你未过门的王妃吗。那她怎么会如此迫不及待的,想叫自己的妹妹,也入了姐夫你的眼呢,难道她就不怕发生,姐妹争宠的事情。我这长姐不但举止端庄温婉,没想到还如此的大度,叫姐夫你亲自给我包扎,这都快赶上肌肤之亲了,难道长姐她,都不会吃醋嫉妒吗,这可真是太叫我意外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周笑笑那一副好像发现了天大秘密,异常兴致勃勃的模样。

    楚云宸这般稳重的人,却还是一个没忍住,直接伸手在周笑笑的额头上,狠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望着周笑笑吃痛之下,揉着额头,不住埋怨的瞪视向他。

    楚云宸不禁瞬间心情恢复愉悦,一边裁剪起纱布,一边声音磁性低哑的说道:

    “清君与你不同,她从小就一道圣旨赐婚给了我,当时我是嫡皇子,所有人都觉得清君就是未来,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。因此我的母后,是派宫里的教习姑姑,打小就侍奉在清君身边,一言一行都以皇后的准则去教导她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楚云宸的眼中,微微闪过一丝心疼的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所以你这个妮子,或许很难接受,亲姐妹共侍一夫的事情,觉得会姐妹相争,就此成为争宠的劲敌。可是清君的想法,本王能理解她,毕竟姐妹同时嫁入后宫,相辅相成,更能站稳脚跟。所以清君再有半年就要嫁入我的云亲王府了,而以本王的身份,一旦嫡王妃迎娶入门后,上至陛下会御赐姬妾入府,下到文武百官必会千方百计,想将自己的女儿送入王府做侧妃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若猜的没错,清君这是在未雨绸缪,眼瞧我今天对你多有庇护,她可能误以为,本王对你这只狡猾的小狐狸,有什么男女之情呢。这才努力的给咱们营造机会,就是希望等到她出嫁之日,你作为送嫁的姐妹,会被本王恩宠也留在王府内,到时先占个侧妃的位置。如此你们姐妹联手之下,就算本王姬妾再多,清君嫡王妃的位置,都能牢牢的稳坐,不怕被宠妾欺压一头。”

    因为伤口正被楚云宸敷着金创药,而疼得皱了皱眉的周笑笑。

    她上辈子经商,走南闯北的,到不是个娇气性子。

    因此伤口虽然传来阵阵针刺似得痛楚,但她却没喊疼一声,反倒浑然不在乎的,继续和楚云饶有兴致的闲谈着:

    “听姐夫你这么一说,我就全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呢,原来长姐从小到大,都是以皇后的言行举止来教导,所以她的一颦一笑,都恰到好处到,让人觉得端庄到极致。而作为皇后,就要容得下三宫六院,一味善妒确实是大忌。不过长姐一番费心安排,那也得我有这个心思才成啊,她也不问问我意思,就乱牵红线,这会叫我很尴尬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