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章:姐妹同住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知道这讥笑声,是周笑笑发出来的,苏柔婉不禁气的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若是眼神真能杀人的话,恐怕苏柔婉现在这都快喷出火星子的双眸,足够将周笑笑杀上几个来回了

    而在瞧周笑笑,反倒不以为意的耸耸肩,更是用彼此才能听见的细碎声音,嘲弄的叹气说道:

    “唉!二姐你现在可真是狼狈的很那,其实你挺聪明的,我这手掌的伤,确实就是自己割出来的,为的也是栽赃你姨娘,瞧着她被斥责惩戒,我这心里真是舒坦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二姐你放心吧,当年你姨娘,加之在我生母身上的痛苦与针对,我会千百倍奉还给你们娘俩的。今天还只是个开始,咱们的日子还长着呢,二姐气大伤身,你可一定要保住身体,若太早就被气到病垮了,到时可就不好玩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的苏柔婉,面对周笑笑这么气人的话,她是真的连最后一丝理智也被激没了。

    “苏含笑,你个贱人,我要掐死你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苏柔婉先是甩开柳姨娘扯着她的手,而后向着苏含笑就伸着手冲了过去,那模样哪里还有侯府千金的端庄样子,十足十就和骂大街,爱动手动脚的泼妇,是真没有半点的区别了。

    而在瞧周笑笑,往后连退了三四步,接着就好整以暇的站在那,眼中闪动着戏虐的眸光,瞧着苏柔婉那丑态尽显的模样。

    终究还是苏清君看不下去了,尤其当她注意到,镇国候那震怒到,分明是想冲上前来,亲手教训苏柔婉一番的举动时。

    这位对府中诸位妹妹,都很照顾的善良长姐,不禁再次帮苏柔婉解围的说道:

    “二妹向来最有孝心,对母亲如此,对自己的姨娘亦如此。三妹你少说两句,柳姨娘你也快拉着柔婉下去了。还有你们这些再旁伺候的丫环婆子,还不快堵了二妹的嘴,她若在言行有失,就是你们这些奴才伺候不利,到时第一个发落的就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本来不太敢上手,就怕弄痛苏柔婉的一众丫环婆子。

    这下听完苏清君的话,心里都是打了个寒颤,当即伸手全向着苏柔婉的嘴堵了过去。

    其余的丫环们,也是扯着她的胳膊,连推带扯的就将苏柔婉强行带下去了。

    苏清君眼瞧这个二妹,总算是安然无碍的离开了,她不禁微微松了口气后,又看向镇国候和齐氏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,母亲,既然三妹重归家门,那她的住处可有着落了。”

    后宅的事情,自然是归齐氏管的,但听闻苏清君的询问,她不禁有些尴尬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本来只当是含笑一人回来,所以本夫人就想着,将她暂时安置在我的锦宁院内,和红兰做个伴。可如今沈夫人也回来了,似乎她们母女就不便住在我院里了。要不先暂住在府中,给贵客备着的厢房内吧,等过两日收拾出一个体面的庭院,在叫她们母女二人搬进去。”

    镇国候府里亭台楼阁是不少,可同时也是家大业大,主子奴才足足几百来人。

    加上齐氏是知道的,镇国候叫苏含笑回府,完全是为了应付楚云宸。

    若是这位云亲王,没相中苏含笑给苏清君做送嫁的姐妹,那这个从出生就被抛弃的三小姐,还得重回她的乡下小村里住着去。

    所以齐氏根本就没在住处上多费心思安排,就想着先叫苏含笑,在她院里住两天,看看送嫁一事进展如何,再另行安排。

    因此偌大的侯府,虽不缺气派敞亮的庭院,但一时间齐氏却因为没有准备,竟然只得将苏含笑母女,往府中招待客人的厢房内安置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这是她身份正室夫人的失职,所以也难怪,齐氏刚刚的神色,会那般的尴尬了。

    而苏清君向来心思剔透,自家姐妹回府,竟然还要住客人才会待的厢房,这委实有些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苏清君,微微想了下后,就笑着握住了周笑笑的手,很是和善的说道:

    “三妹妹要是你不嫌弃,就领着沈夫人,先来我的幽兰院暂住几日吧。等母亲给你准备好单独的庭院,你在搬过去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苏清君这事事替人着想,温婉又端庄的言行举止,配上她倾国般的容貌,不但看着就是一种赏心悦目,更是想叫人不生出好感都难。

    在瞧周笑笑还礼相谢后,还是出于礼貌,客气的说道:

    “若能和长姐相伴而住,妹妹自然是求之不得的。只是就怕如此一来,在给姐姐添麻烦,那可就是妹妹我的罪过了。”

    苏清君闻言,赶紧摆摆手,神色温和的说道:

    “瞧笑笑你,说的这是哪里话,你我姐妹本就自小不在一起,如今能多聚一聚,姐姐心里欢喜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的幽兰院,与祖母的宜安院是紧挨着的,可是现在天气闷热,祖母去碧水别苑小住了。因此我这段时间,也没法日日去陪伴她老人家,彼此说说话了,正闲闷的很,妹妹搬过去正好给我作伴,岂会有叨扰一说,三妹你真的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镇国候眼瞧,自己的长女,到是和苏含笑这个三女儿,相处的很融洽。

    他也微微松了口气,并且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清君你一向稳重,含笑交给你照顾,为父到也放心的很。你三妹手掌受了伤,那就由你带回去医治下吧,为父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处理,云亲王你也代为款待下,本侯就先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镇国候,在同楚云宸彼此一拱手后,就快步离开了,齐氏忍不住哼笑了下,压低声音嘟囔道: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正经事,还不是担心柳姨娘这个狐媚子那一身的伤,真当旁人都是傻子看不出来吗。”

    齐氏一想到镇国候,竟然对柳姨娘如此上心,她自然是高兴不起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齐氏,以困乏为由,也回自己的院里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这到并非镇国侯府的人,故意慢待楚云宸,纷纷四下自行离开。

    实在是楚云宸也不是一次两次来侯府了,每回他都很不喜欢,镇国候等人陪伴在侧,甚至会出言直接叫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因此一来二去之后,楚云宸来了,只会是苏清君来款待,旁人眼瞧不陪坐在侧,这位云亲王到也不怪罪

    所以久而久之,楚云宸来府上,镇国候,齐氏等人也是该干嘛就干嘛,省的陪同在侧,反倒碍了这位亲王殿下的眼。

    而苏清君眼见,大堂内顷刻间,众人都散了,她不禁抿嘴轻笑的说道:

    “走吧三妹,咱们这就回幽兰院,另外还有云宸,你是同我们姐妹一并过去再小坐会,还是现在就离府,若是如此的话,我就先去送一送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