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:罚抄女训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镇国候显然对柳姨娘,那楚楚动人落下的眼泪,还真挺招架不住的。

    这若换成别的姨娘,就算是为了在楚云宸面前,表现得侯府尊卑有序,也必然会立刻严惩了妾室。

    可是对柳姨娘,镇国候确实有点舍不得,所以他不免存着私心,再三询问道:

    “柳氏,瞧你神情恳切,也不像在说谎。那你仔细回忆下,是不是笑笑无意自己划破了手,结果却误以为是你伤了她。到底事实如何,你赶紧一五一十的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镇国候这分明是给柳氏,寻了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苏柔婉,也瞧出镇国候,这明显是在偏袒她姨娘的举动后。

    一时间苏柔婉心里,别提多得意了,觉得镇国候到底是会护着她们娘俩,因为觉得有了倚仗,她这胆子瞬间就变大了。

    所以不待柳氏,就要顺着台阶,将一切说成是误会,好就此脱身的时候。

    就瞧着到底是年轻气盛的苏柔婉,她伸手直指向周笑笑,言辞异常犀利的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要我说,三妹就是自己割破掌心,然后栽赃陷害我姨娘的。您要明察啊,给我姨娘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苏柔婉虽是庶出,但她心比天高,一向和府中嫡出的苏红兰,总喜欢互相比较。

    她仗着镇国候的宠爱,连苏红兰都敢针对两句,周笑笑区区一个被侯府舍弃过的嫡女,苏柔婉从刚刚一见面,就是打从心眼里瞧不起这个三妹的。

    可是眼瞧最尊贵,甚至叫她只能仰视的长姐,对周笑笑关照有加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就连楚云宸,这位高高在上的云亲王,也对这个卑贱的三妹,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心里越想越妒忌,更是不甘心送嫁这等好事,被周笑笑夺走的苏柔婉。

    她这才可着劲的往周笑笑身上泼脏水,就是希望侯府的所有人,都厌弃周笑笑。

    最好叫楚云宸也讨厌起对方,如此一来,送嫁的事情,说不定还会落在她的头上。

    可就在苏柔婉心里想得美滋滋的时候,她却没注意到,周笑笑已经走到她近前来了,并且随手从地上捡起个碎瓷片,向着她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碎瓷片,苏柔婉一脸迷茫的看着周笑笑,紧张兮兮的问道:

    “三妹妹,你这是何意,难道被我说中了你背地里陷害我姨娘,使的阴损手段,恼羞成怒还想割破我的脸不成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鄙夷的瞧着,苏柔婉那话一说完,就胆小到往后直缩身子的样子讲道:

    “难怪姐夫会说,二姐你心肠歹毒,想必这人卑鄙无耻的念想一多,瞧谁都不像好人。我手里的瓷瓶,可不是要用来伤你的,只是想递给二姐,好叫你亲自割破自己的掌心呀。”

    知道周笑笑没打算伤她,苏柔婉才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可是一听说,对方竟然递过来碎瓷片,是想叫她自己把自己弄伤。

    苏柔婉被气得险些没背过气去,更是因为愤怒,想都没想,脱口而出的喊道:

    “苏含笑,你别欺人太甚,你当我是傻子不成,这世上哪里会有人故意弄伤自己。女子容貌德行最是重要,我若手掌落下伤疤,将来被人所耻笑诟病,这个后果你担待得起吗。真是没见过你这般恶毒的人,我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亲姐姐,你却如此针对戏耍我,简直可恶至极。”

    苏柔婉这话一说完,就见柳姨娘到底是比她这个女儿精明,脸色立刻变得惨白起来。

    而周笑笑却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,看着苏柔婉那仍不知自己,犯了致命错误的迷茫样子,她不禁好心的提醒道:

    “这就是了,既然二姐姐你自己都亲口说了,没办法做出自伤身体的事情。那你觉得妹妹我,也是未出阁的姑娘家,就不在意手掌落疤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你有什么证据,就说我是自己割破了掌心,栽赃你姨娘的。无凭无据冤枉亲妹,包庇区区一个姨娘,看来在二姐你的心里,亲姐妹仍旧抵不过母女情深呢。可是你别忘了,这偌大的侯府内,你的母亲只有齐夫人一位,至于别的妾室,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奴婢。为了个奴才,和自己的姐妹反目,二姐我到想反问你一句,你这般针对我,是不是更加可恶至极啊。”

    几句话逼的苏柔婉面红耳赤,想为自己辩解,却理亏的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了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袒护下柳姨娘母女的镇国候,心里此刻都忍不住暗骂,这个二女儿平日看着挺机灵的,怎么到了关键时刻,却如此蠢钝不堪。

    而且凭着周笑笑这番话,镇国候若在执意偏袒的话,那心就未免长得太歪了,到时全府上下的非议,他可丢不起这个人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镇国候,立刻脸色一板,虽然心里挺无奈的,但声音却极为公允的训斥道:

    “柔婉你还不赶紧给你三妹道歉,然后和你姨娘,一并回翠薇院禁足。看来本侯平日里,真是太骄纵你了,但是柔婉你不该忘了自己的身份,逾越诋毁嫡出的姐妹。除了禁足,再将女则女训,抄写十遍,若是下次再犯,必加倍严惩于你。”

    苏柔婉觉得自己简直太委屈了,不过是说错了一句话,竟然就要被罚着一并禁足。

    所以不理会柳姨娘,在背后死劲扯她衣袖的阻拦举动,已经被周笑笑,气到彻底失态的她,竟然真的拿起碎瓷片说道:

    “若我狠得下心,割破手掌的话,父亲那你是不是就能严惩苏含笑,叫她再也得意的笑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不待镇国候说话,周笑笑很痛快的抢先回答道:

    “只要二姐你下得去这个手,别说我确实是被你姨娘给伤了,就算为了叫姐姐息怒,我认罪又有何妨。”

    得到答复的苏柔婉,颤颤巍巍的将碎瓷片对准掌心,因为紧张,她的额头上都出了一层的汗珠子。

    可最终当她大声的呐喊过后,终究是无力的任由碎瓷片,从手中滑落在地,而她的右手心更是完好无损,显然到了最后,自伤身体的事情,苏柔婉仍旧是没有魄力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认命的和柳姨娘,挽扶着向外走去,就在她和周笑笑擦肩而过的时候,苏柔婉就听见细微的讥笑声忽然传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