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:善良长姐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正努力嘟嘴,挤眼泪的苏倩儿,哪成想等了半天,不是周笑笑碍于姐姐的身份,不得不让出陪嫁的身份,反倒是她自己,被无情的嘲笑了。

    根本没经历过这种遭遇的苏倩儿,瞬间都懵了。

    豆大的泪珠,还挂在眼角上,可配上她那副呆滞的模样,灵动单纯的感觉没了,还真分外透出几分傻气。

    好在苏清君,虽然看透一切的抿嘴轻笑了下,但对待几位妹妹,她这位长姐到也算疼爱有加。

    就见苏清君,为了不叫苏倩儿,继续尴尬的杵在原地,她善意解围的说道:

    “好了倩儿,你别胡闹,你年纪太小,送嫁是要跟在喜轿旁,一路步行而前。你舍不得我的心情,姐姐都知道,所以长姐就更不忍心,叫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跟着我遭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送嫁的事情,就让你三姐含笑来吧,倩儿要乖,以后你想我了,大可以叫府中几位姐妹,带着你前去王府寻我啊,咱们姐妹都身处帝都内,离得又不远,想亲近终归还是很方便的。”

    苏清君的一番话,不但再次维护了苏含笑,更是给了苏倩儿一个台阶下,免了她的尴尬。

    可是苏倩儿到底年纪小,鬼机灵是不假,但难免还是有些不知轻重。

    眼瞧苏清君待她,态度和善,而楚云宸闻听苏家的姐妹,日后会去云亲王府探亲,也没有露出抵触的神情。

    所以苏倩儿,眼瞧送嫁的好事,是落不到她头上了。

    有些贪心的看向楚云宸,苏倩儿故意收紧喉咙,奶声奶气的说道:

    “适才三姐姐,既然能叫王爷姐夫,那亲王殿下,是不是也会允许倩儿这么唤您啊。姐夫适才长姐可说了,以后允许倩儿时长去寻她玩呢,到时叨扰之处,还望姐夫莫怪罪。”

    苏倩儿故意摇头晃脑,做出天真浪漫的模样,笑嘻嘻的说出这番,自以为很俏皮的话后,就满眼期盼的看着楚云宸。

    毕竟若这位云亲王,允诺她可以自由出入亲王府的话,那苏倩儿就算是相府庶出,谁还敢小瞧她半分。

    到时她就会成为,楚云宸最偏疼的小姨子,有了这个倚仗傍身,苏倩儿觉得,以后帝都内嫡出的各府千金小聚时,她就能抬头挺胸,堂堂正正的参加了。

    而不是像个小尾巴似得,跟在苏红兰这位嫡姐的身后,小心翼翼的去讨好每个人。

    可是再瞧楚云宸,在嫌弃的盯着苏倩儿瞧了两眼后,他就直接将视线转开了,嘴里还不忘嘟囔道:

    “嗯,这装天真的嘴脸,确实越看越傻,本王九岁的时候,都能拉弓射虎了。真不知道镇国候你怎么教导的女儿,不是心肠歹毒,就是喜欢装无知,然后利用小孩子不懂事的嘴脸,说出唐突至极的话。既然知道频繁出入本王的府邸,会叨扰麻烦到别人,那如此无礼的话,就该立刻打住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苏倩儿,你还自以为是的称呼本王姐夫,莫非真以为乱攀关系后,你就能在本王面前肆意妄为了。那你给我听清楚,云亲王府不欢迎你,清君想念姐妹可随时回侯府,本王定不拦着她,但是云亲王府嘛,苏倩儿你这辈子都不许踏入一步。本王最讨厌,自以为是的人,很不巧你这小丫头片子,正好是让我觉得厌恶的那类人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说话,一向不给人留颜面,客气两个字,就甭想在他身上找到。

    所以上至满朝文武,下到世家贵族,人人都盛传,楚云宸这性子,是因为储君之位被顺帝父子所夺,心里积压的埋怨太多,性格越发孤冷多变,说出来的话,也是更加刁钻,叫人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可偏偏他尊贵又特殊的身份,叫顺帝这位一国之君,都不好训斥他半句。

    旁的人对楚云宸,除了毕恭毕敬,多加回避外,真被他逮住错处,就算训斥到体无完肤,那也只能自己捏着鼻子,自然倒霉。

    所以苏倩儿,被楚云宸一番奚落,可谓狼狈至极。

    但是在瞧唯一能给她做主的镇国候,却像没瞧见她这个亲女儿似的,甚至连眼神,都没往苏倩儿身上瞟过一下。

    站在正堂内,瞬间觉得两侧脸颊,简直尴尬到,都火辣辣发烫的苏倩儿。

    其实她真的好想掩面痛哭的跑出去,毕竟她本就是庶出女,在帝都这种世家嫡女,多如牛毛的地方,她卑微的就像深藏泥土下的蚯蚓似得,甚至连仰望阳光,都显得是那么的奢侈。

    本来想仗着云亲王府的权势,给自己脸上贴金,涨涨身份。

    可如今楚云宸却喝令她,永远不许进王府,这无异于打了她的脸面,若是传扬出去,她必沦为各府女眷间的笑柄不可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倩儿眼中水雾弥漫而起,绝望到眼前都阵阵发黑了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这时,忽然苏倩儿觉得自己的手,被人温柔的握住了。

    可怜兮兮的扭头看去,苏倩儿就瞧见,作为长姐的苏清君,正冲着她温婉浅笑呢。

    眼瞧着苏清君,细声安慰苏倩儿,并且告诉她,刚刚楚云宸的话只是在同她说笑,亲王府随时都是欢迎她去的时候。

    周笑笑不禁挺感慨的看着苏清君,因为她瞧得出来,对方待她们这些妹妹,是真的很照顾,而绝非是在人前做做样子。

    想到偌大的侯府内,她今天才一回来,瞧见的全是阴谋算计,而苏清君当真算是晦暗里的一股暖流,叫周笑笑瞧着她,就心生亲近之感。

    而且她隐隐的感觉到,在不久的将来,她定然能和苏清君相处融洽,因为这个善良的长姐,好像浑然天成的,就带着一种叫人想亲近她的感觉。

    还有苏清君那温婉的笑容,光是这么静静的看着,都叫人觉得挺赏心悦目的。

    不过周笑笑,可没时间,继续感叹苏清君的温婉柔和。

    就见她笑眯眯的再次看向楚云宸,厚着脸皮说道:

    “姐夫,能给长姐送嫁,那笑笑我自然是心中欢喜。但适才长姐也说了,跟在喜轿旁可是很辛苦的,那姐夫是不是也该奖赏我些东西,以示犒劳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