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:真的好傻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镇国候到是想有意见,可他也得有这个胆量才成啊。

    其实以镇国候的身份,在大云朝,还真没几人,能叫他如这般,老鼠遇见猫似得,畏惧到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尤其楚云宸论身份,还是镇国候的准女婿呢,可在这位亲王面前,他还真就一点老丈人的威风都不敢显摆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,除了楚云宸的身世,过于特殊之外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位云亲王,手里可握着五万龙吟军,外加三千皇城羽林军,甚至这几年还一手组建了,大云最精锐的骑兵,足有两万兵马的墨云铁骑。

    镇国候府的先祖,那确实是能征善战的一代悍将。

    但到了镇国候这辈,他不过是世袭爵位,身份显赫,在世家贵族里影响力极大,这都确实不假。

    可是他没有楚云宸,那一人就掌控几万大军的实权在手,寻常百官,甚至是闲散王爷,镇国候尚且都能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可对于战场厮杀,向来以铁血手腕著称,在朝堂上也作风强硬的楚云宸面前,镇国候说不忌惮,那确实是假话。

    所以才说要赶周笑笑离府的镇国候,也顾不得丢脸了,竟然顺着楚云宸的话,立刻改口道:

    “殿下说的是,其实笑笑自小没在王府生养,礼数不周之处,我们这些府中的至亲之人,该多多迁就才是。既然殿下都亲自发了话,那本侯自然会叫笑笑留下,到底是我的亲生女儿,殿下都不计较她言语冒失,我这个做父亲的岂会过多刁难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眼瞧镇国候,到还算识相,微微一颔首后说道:

    “有劳侯爷,派个府中下人,拿着本王的令牌去宫中一趟,为三小姐的生母,寻个御医回来诊治病情。”

    安排好周笑笑母女的事情后,楚云宸就看向苏清君,难得露出一丝笑容的他,更是用商允的口吻说道:

    “本王觉得,清君你这三妹妹,到是直率有趣的很。你若没有异议的话,等半年后你下嫁入我云王府时,就叫她送嫁在你身侧吧。一路你们姐妹有个照应,也省的清君你紧张不适。”

    苏清君闻言,眼底深处,微微的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但随即她就敛去所有神色,恢复娴静模样,微微一笑的和善说道:

    “殿下事事为清君着想,真是叫我诚惶诚恐,清君谢过殿下,并且也觉得您的安排非常合适。三妹妹自小不在府中长大,我这个做长姐的都未能与她亲近过,心里如此一想,我就觉得自己这个姐姐做的真是失职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能在出嫁当天,有三妹妹作伴在侧,见证我最幸福的一刻,也算我们姐妹之间,共同拥有了一段难忘的回忆。自小没能结伴长大,已经有了太多的遗憾,对于这个妹妹,我自然也是珍之怜之,这送嫁的人选,就按王爷的安排,定为含笑吧。”

    听得稀里糊涂的周笑笑,还傻愣愣的站在一旁,丝毫不知道天大的好事已经砸在她的头上了。

    可是再瞧那边的苏柔婉,甚至是九岁的苏倩儿,全都瞬间露出了妒忌之色。

    为何她们反应会如此激烈,还不是因为送亲的姐妹,是可以在婚房内陪伴苏清君的。

    而若是楚云宸当晚来了兴致,肯将送嫁的姐妹留下。

    那送嫁的妹妹,就能变成陪嫁,侧妃的封号,定是跑不掉的了。

    虽说苏红兰这个嫡次女,表现的兴趣缺缺,毕竟以她的身份,将来必然是要高嫁的,做个王爷的嫡妃是绰绰有余,所以她自然不稀罕侧妃之位。

    可是对于庶出的苏柔婉和苏倩儿来讲,能成为侧妃,那就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了。

    就算最终没能被楚云宸留下,那一路送嫁在喜轿旁,也是很露脸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到时人们都会觉得,能被选为送嫁之人,必然是和苏清君关系最要好的姐妹。

    楚云宸身份显赫,作为他的嫡王妃,苏清君只要一下嫁过去,自然也将成为帝都内,最尊贵的王妃。

    有这层关系在,就算是庶出,那倚仗苏清君的姐妹情分,将来还怕求亲的人,不将镇国侯府的门槛给踩平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朝麻雀变凤凰的机会,就被周笑笑凭空冒出来夺走了。

    苏柔婉才被训斥完,不敢随便开口了。

    可苏倩儿仗着自己年纪小,心里愤愤不平之下,立刻摆出一副天真的模样,上前扯住苏清君的衣袖,满脸不舍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大姐姐,倩儿舍不得你出嫁,小妹也想送亲,姐姐带上倩儿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苏倩儿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,说完这话后,一伸手又将周笑笑的衣袖给扯住了,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说道:

    “三姐姐,你看我比你小这么多,你一定会让着妹妹的对不对。反正大姐姐出嫁后,你和二姐,四姐随时都能去看她,唯独小妹我,年纪尚轻,都不被允许随意出府呢。你就把送嫁的事情,让给我好不好,算妹妹求你了还不成嘛。”

    这苏倩儿的生母段姨娘,因为并不得宠,说起来她的处境,比苏柔婉还艰难。

    想要得到什么,姨娘指望不上,就全得靠她自己去争取。

    虽说年仅九岁的苏倩儿,到不曾想过去给楚云宸做侧妃,但是送嫁这般露脸的事情,只要她能揽下这个身份,等到来日她到了适婚年纪,谋取好婚缘时,也就多了一个倚仗。

    而当苏倩儿意识到,她因为年纪小,撒撒娇,耍耍赖,旁人也不会同她计较过多。

    因此越用越顺手的苏倩儿,此刻故技重施,就想再次利用年纪小的优势,逼着周笑笑不得不让出送嫁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是很不巧的是,周笑笑作为一个十足十的商贾之人,别的本事没练就出来,就这张脸皮,到是都快厚如城墙了。

    毕竟所谓的做生意,就是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,除了能言善道之外,脸皮要是太薄,随随便便几句话就红了脸,被噎的慌张说不出话来,那还如何经商有道,赚个金满盆呢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周笑笑,很不客气的直接将自己的衣袖,从苏倩儿的一双小手里强行扯了出来。

    接着她秀眉轻挑的瞧了苏倩儿一眼后,就摇头叹气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记得自己九岁的时候,都能上山砍柴,下河抓鱼了。怎么到了五妹妹你这里,都九岁大的年纪了,还一副不懂分寸,莽撞无礼的样子呢。你不会以为,自己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,大家伙就得把你当成个孩子哄吧,事事就得让着你,其实你现在的笑容,真的好傻气啊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再过个两三年,都是能定亲的姑娘家了,还天天把自己当成孩子似的又哭又闹,倩儿啊你瞧你自己,都快长得和我肩膀一般高了,这三四岁的顽童模样,你可别在再学了,看着真是太尴尬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