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:令爱甚好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望着对他就差摇尾乞怜的周笑笑,楚云宸的嘴角,忍不住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初次见面叫他妖孽脸,气的他险些没内伤吐血。

    如今再见,这只狡黠的小狐狸到是一点不矫情,自来熟的都叫上他姐夫了。

    可不知为什么,对于这个总想占他便宜,讨得好处的小妮子,楚云宸就是讨厌不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于刚刚在送苏清君回庭院的时候,得知这妮子,总算被侯府接回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楚云宸下意识的,就想亲自来瞧瞧周笑笑,看看她一切可好,风寒有没有痊愈。

    而楚云宸那强压愉悦心情,故意板着脸的模样,到没吓退周笑笑,反倒是将镇国候吓掉半条老命。

    因为楚云宸为人,强势又严肃,最不喜被人乱攀关系。

    其实镇国候的这几个女儿,谁不想攀上楚云宸这个大权在握的姐夫。

    之前最会说话的苏柔婉,一次和世家小姐们赏花,因是庶出被人挤兑了两句,正巧楚云宸经过,她就唤了一声姐夫,觉得对方看在苏清君的面子上,自然也会庇护她几分。

    结果却是被楚云宸,直接训斥没有规矩,甚至质问镇国候,他还没迎娶苏清君为王妃,什么时候就变成侯府的女婿了。

    并严肃的告诫镇国候,苏家的人谁若在倚仗他的名声,在外作威作福,那他第一个就不会轻饶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可是叫镇国候府,沦为帝都内的笑柄很长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毕竟镇国候虽然身份也不低,但是和先帝嫡皇子,并且可能成为大云朝下一任国君的楚云宸一比,那可就不够看了。

    因此周笑笑这一声姐夫,听得镇国候心脏都跟着颤了三颤。尤其看着楚云宸那板着的脸,他更是觉得,这位云亲王必然是被惹恼了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又被传出,镇国侯府上杆子认女婿,却被楚云宸无情疏远的笑柄,再次传得帝都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就见镇国候怒目而视着周笑笑,言辞犀利的训斥道:

    “小畜生快些跪下,给云亲王赔罪,还嫌你自己闯的祸不够多吗。才闹的家宅不宁,现在又敢无礼于王爷,像你这样不知深浅,没有规矩的逆女,本侯就不该接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带着你这病歪歪的娘,给我滚回月湾村去,这辈子本侯全当没你这个女儿,以后也不会再允许你踏入侯府大门一步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即将被赶出侯府,这自然是内宅一众女眷,都喜闻乐见的结果。

    毕竟回来个嫡女,对各房各院来讲,无异于都多了个要戒备的对手,已经够明争暗斗的侯府内宅,对于周笑笑自然是欢迎不起来的。

    而内宅的女眷里,又以曾经就是因为叫了一声姐夫,直到如今,还时长被人拿出这件事情,耻笑奚落的苏柔婉,她现在心里是最解气的了。

    毕竟瞧见有人和她一样,因为对楚云宸不敬,而被严惩,她多年来的羞愤心情,总算稍微舒缓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为了能挽回,在楚云宸面前的形象,苏柔婉更是见缝插针的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三妹,父亲说的不错,云亲王是何等尊贵的身份,岂容你乱攀关系。毕竟殿下还未迎娶长姐,你就姐夫长,姐夫短叫的如此亲热,也不嫌臊得慌吗。”

    本来楚云宸还想询问下,周笑笑这才一回侯府,生母就躺在地上昏死过去,周笑笑也是手掌滴血,怎么就弄的如此狼狈。

    可楚云宸如今瞧着镇国侯府的人,这一个个争着抢着,训斥周笑笑的嘴脸,自然是什么都清楚了。

    就见楚云宸如剑锋般的双眉,紧紧的皱在了一起,扭头看了苏柔婉一眼后,他就轻挑的哼笑道:

    “本王当是谁在这呱噪不休,原来又是你这个,喜欢装哭,弄得满脸是泪的蠢货。”

    “长得这么丑也就算了,偏偏心肠也丑陋的很。既然苏含笑是你的妹妹,做姐姐的不说恳求相帮,叫侯爷改变主意留她在府中,反倒忙着落井下石,小小年纪就如此歹毒,侯爷当真是教的好啊。”

    苏柔婉本来含情脉脉,看向楚云宸的神情,瞬间被震惊到呆滞的模样给取代了。

    因为苏柔婉真是想不透,为何楚云宸会针对她,明明这次她规规矩矩的连话都不敢乱说。

    可是这位云亲王,不但说她是蠢货,竟然还说她歹毒。

    楚云宸是何等身份,他的这番评价,若是传扬出去,苏柔婉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,她本就是庶出,哪个世家贵族,还肯娶她进门。

    柳姨娘可就苏柔婉这么一个女儿,还想着对方高嫁后,将来她也算有个依靠呢。

    因此望着苏柔婉,那被打击到,跌坐在地的模样,柳姨娘是真急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就见她甚至顾不得一身的伤痕累累,也不下去医治了,而是壮着胆子,哽咽的诉苦道:

    “云亲王,妾身求您高抬贵手,我不知道柔婉到底如何得罪您了。几年前她不过就是叫了一声姐夫,结果被您当众训斥,沦为整个帝都的笑柄。”

    “可如今不知轻重,乱攀关系的是苏含笑,柔婉不过是替您出头,训诫了对方几句。亲王殿下不领情也就算了,怎的反过来,却痛斥柔婉心肠丑陋。您可知道,若这事传扬出去,我可怜的婉儿,怕是想嫁个好人家都难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不屑的冷哼一声,漠然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本王何须旁人出头,多管闲事,却还想叫我领情,当真是可笑至极。”

    柳姨娘还想再哭诉几句,可是和楚云宸那冷冰冰的双眸一对上,她就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柳姨娘也只能,哭哭啼啼的跪在了镇国候的近前,叫他出面做主。

    到底是宠了十几年的爱妾,镇国候架不住柳姨娘的眼泪攻势,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

    “云亲王,今天惊了您大驾的人,说到底确实是我这三女儿。本侯觉得,柔婉委实无辜,因此我这就将笑笑逐出府去,还望殿下能够息怒,就别在迁怒我那可怜的二女儿了。”

    眼瞧镇国候话一说完,就使了眼色,叫几个婆子上前,要将周笑笑强行拉下去。

    楚云宸二话不说,抬起脚来,一下就将冲在最前面,一脸横肉的老妈子,给踢得倒着飞出了正堂。

    一举震慑住堂内所有人后,楚云宸可不管旁人受没受到惊吓,他却好整以暇的瞧了周笑笑一眼,眸光深处闪过笑意的说道:

    “侯爷错了,本王非但没觉得三小姐莽撞无礼,反倒觉得令爱甚好。这一声姐夫很是亲切,本王许她如此称呼,难道侯爷你有意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