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:童言无忌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苏柔婉最痛恨旁人,拿她是庶出,上不得台面来说事。

    所以被周笑笑,讥讽她小家子气,就知道哭哭啼啼后。

    就见苏柔婉,就像瞬间被人掐住了喉咙似得,哭泣声也没了,反倒难掩尴尬的阵阵干咳起来。

    至于说苏红兰,她长这么大,在规矩礼数方面,向来都是只被嫌弃,从来没有谁,赞许她举止得体过。

    同样对苏柔婉这个庶出的二姐,很是不喜,总觉得对方心眼太多的苏红兰,她不禁甩开丫环婆子,拉扯住她的手,也跟着起哄说道:

    “爹你听见了吧,就连才回府的三姐,都觉得苏柔婉她不知轻重。这姨娘算是半个奴才,甚至在庶出子女面前,都不能以娘亲的身份自居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府中的孩子,只能视正室夫人为母亲,这点规矩连女儿都懂,可二姐偏要抱着她姨娘痛哭流涕,做戏给谁看呢,当真是矫情的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被两个嫡出的妹妹,从头鄙夷到脚,这种强烈的羞愤感,简直叫苏柔婉,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苏柔婉,因为身份到底是庶出,而且袒护姨娘,又确实站不住理,而不好反驳,只能硬挺着被讽刺的时候。

    忽然转机出现了,因为一阵稚嫩的女娃哭泣声,从正堂门口传来,算是成功的转移了,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周笑笑也随之瞧了过去,接着她就看见,一个身穿暖黄色云纱小襦裙,年约**岁的小女娃,胖嘟嘟,煞是可爱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女娃尤其是那双,水灵灵的大眼睛,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,虽然年纪还小,但不难瞧出,长大后必然是个美人胚子。

    年纪小的时候,圆滚滚,胖嘟嘟的不会叫人觉得臃肿,反倒瞧着,就挺憨厚可掬的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苏红兰这般,莽莽撞撞性子的人,在瞧见那落泪的女娃后,都一脸心疼的赶紧上前。

    仗着自己有把子力气,苏红兰竟然将小女娃直接给抱了起来,并且声音柔哄的说道:

    “倩儿,好端端的你怎么还哭了,叫你别跟着去相府,你偏不听。是不是赏花太久,被暑热伤了身子,你哪里不舒服,可一定要告诉三姐我才成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周笑笑,其实在看见这女娃的年岁时,就猜到她是段姨娘所生,同时也是镇国侯最小的孩子,年仅九岁的苏倩儿了。

    再瞧这苏倩儿,被哄了一会后,总算是不哭了,但这小丫头,仍旧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说道:

    “四姐姐,倩儿不是累的,只是觉得好害怕啊。我刚刚和府里的丫环们说话,她们说含笑姐姐回来了。可是三姐她一回来,就说母亲派人要杀了她,然后父亲好生气,还要对母亲动家法。”

    苏倩儿说到这里,不住的用小手,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,一副被吓得不清的模样,缓了好一会她才声音稚嫩的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我担心母亲,赶紧也跑来了,结果才一到门口,就瞧见柳姨娘满身的伤,流了好多的血啊。而二姐姐也正被三姐训斥,说她是庶出不知轻重。倩儿一想到自己也是庶出,要是我进来给母亲求情,三姐是不是都会出手责打我啊。倩儿没有用,心里担心母亲,却又不敢迈步走进堂内,一时着急,这才忍不住哭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只是想不明白,本来大家都好好的,为什么三姐姐回来后,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。四姐你告诉倩儿,这究竟是怎么了,难道大家和和睦睦的就不好吗。母亲很端庄贤德,怎么会暗中害人呢,柳姨娘也最是温柔体贴了,经常给倩儿送去好吃的。府里所有人倩儿都好喜欢,可是三姐回来后,所有的一切都变了,倩儿真的好害怕,下一个被针对的,是不是就会变成我姨娘,或者是我呢。反正一瞧三姐刚刚的话,就是很看不上我们这些庶出的姐妹,觉得我们上不得台面,卑贱至极。”

    本来险些被黄管事所害,接着回到侯府,又被柳姨娘处处针对的就是周笑笑才对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没有默默忍受,而是选择了强硬反击,说到底也不过是为了自保罢了。

    可如今话从苏倩儿嘴里,这么可怜巴巴的一说出来后,整件事情的性子,瞬间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至少此刻的周笑笑,在所有人眼中,马上变成了那个,搬弄是非,挑拨离间的罪魁祸首了。

    而之前只顾着庇护生母,实际上却根本没来得及,将事情来龙去脉弄清楚的苏红兰。

    此刻她才弄清楚,原来害的她母亲齐氏,险些被用了家法的人,这次还真不是柳姨娘使坏,反倒是重归家门的苏含笑。

    一想到刚刚,她还觉得这个三姐,和她一起对付苏柔婉,瞧着颇为顺眼呢。

    可现在气不打一处来的苏红兰,马上变了脸色,本就是泼辣脾气的她,毫不客气的讽刺道: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个打从娘胎里,就被赶出侯府的弃女罢了。给你脸面,我唤你一声三姐,不给你脸面,苏含笑你也最好别太把自己当回事。毕竟从小到大,这侯府里我们只有姐妹四人,你算个什么东西,一回来就闹得鸡飞狗跳的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我觉得,最该被家法惩治的人,就是这个苏含笑,我看所有的事情,全都是因她而起。说不定这都是她一手安排的,为的就是一回府便站稳脚跟,巴不得将所有人都踩在她的脚下呢。”

    对苏含笑,此刻已经极为忌惮的苏柔婉,难得和苏红兰意见一致的也连忙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,女儿也觉得四妹说的在理,倩儿这般小的孩子,都瞧出来咱们侯府本来一团和气,就是因为三妹回来了,才闹到眼下这般田地。”

    “正所谓童言无忌,倩儿年岁小,看事情反倒能瞧出最本质的东西,所以真要说有错,那也都是三妹妹不对,事情全都是她挑起来的,还望父亲明察啊。”

    正室夫人卷入暗中害人的勾当里,难以自证清白。

    最宠爱的妾室,此刻浑身是伤的跌坐在地,可怜又无助。

    望着府中自小疼着,看着长大的三个女儿,全都同仇敌忾的针对向周笑笑。

    镇国候不禁也觉得,这个所谓的三女儿,才是所有矛盾的症结所在,最该严惩的,的确就是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