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:庶出二姐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当两人的手握在一起后,柳姨娘眼瞧周笑笑,并未再发难,这心里总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为了挽回,适才在镇国候面前,留下的刻薄形象,被拉着已经渐渐起身的柳姨娘,就想虚情假意的相谢周笑笑一番。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,就在周笑笑手往回一扯,两人脸贴着脸,紧挨在一起的时候。

    柳姨娘道谢的话,还没来得及说出一个字,周笑笑已然用只有她们两个人,能听到的声音,充满讥讽的讲道:

    “柳氏,当初你在父亲身边,大吹枕边风,迫使我娘被休,赶出侯府做了下堂妻,你恐怕没有想到,还会有一日在这侯府内,瞧见我们母女归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与我母亲旧仇未了,现在又处处针对我,咱们也算再添新恨了,我告诉你本小姐为人,从来不懂以德报怨。谁敢对我不利,我必十倍奉还,所以柳氏你有时间算计人,还是多替自己想想吧,因为我既然回来了,就绝对不会叫你再有好日子过的。”

    柳姨娘从未想过,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十七岁的丫头片子,言辞犀利的如此威胁。

    就见柳姨娘,瞬间气的柳眉倒竖,杏眼圆瞪,可她才一张嘴,想要针锋相对,也撂上两句狠话,绝不输了气势的时候。

    哪成想,周笑笑竟然趁着她才起身,站立不稳之际,狠狠的就是一推。

    就见柳姨娘因为没想到,在众目睽睽之下,周笑笑就敢对她出手。

    所以她因为没有丝毫的防备,甚至连惊呼都没来得及喊出来,人就已经重重的跌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并且因为周笑笑,在推人时,拿捏的角度很有讲究。

    她是卯足了劲,将柳姨娘向着刚刚那个砸过来的花瓶,惊起一地的碎瓷片密集处推去的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双手下意识,当先按在地上的柳姨娘,掌心瞬间就被细碎的瓷片,给割伤的鲜血淋漓了。

    因为夏天穿的本就单薄,所以就瞧柳姨娘此刻,脖颈,手腕,甚至就连额头,全都被碎瓷片,划出无数道血痕。

    钻心似的剧痛感,叫柳姨娘再难维持小家碧玉的模样,而是扯着嗓子,发出阵阵凄惨的叫声,真可谓异常的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只见一个身穿青绿色云纱罗裙,面容与柳姨娘有三分酷似的少女,一脸焦急的快步来到正堂内。

    “女儿柔婉给父亲,母亲请安,不知我姨娘究竟做错了何事,父亲你竟然忍心看着姨娘她,身上布满伤口血痕。姨娘生养我一场,无论她做了什么不该干的事情,女儿都愿意替姨娘承担责罚,还望父亲开恩,就饶了我姨娘一命吧。”

    一见此女自称柔婉,周笑笑稍微回忆了下,就知道这人正是柳姨娘之女,按辈分年纪来讲,对方也是苏含笑的庶出二姐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苏柔婉,和苏含笑是同岁。

    但对方是二月出生,和五月出生的苏含笑一比,自然就是姐姐。

    但是看着苏婉柔,那与她姨娘如出一辙,以泪博取怜悯的手段,周笑笑不禁嘴角就勾起了讥讽的笑意。

    也不怪周笑笑,对柳姨娘母女,从见到的那一刻起,就充满了厌烦感。

    毕竟具周笑笑所知,镇国候的原配夫人楚氏,在去世后。

    沈氏是先进门做了续弦妻,接着镇国候才因思念结发妻子,将柳琳琅迎进门做了姨娘。

    按理来讲,正室夫人在未诞下嫡出的一儿半女之前,世家贵族后宅内的妾室,是不许在夫人之前,先生下孩子的。

    以免发生庶出因为年长,将来窥视嫡出弟弟妹妹才配享有的尊荣与身份。

    结果这做姨娘的柳琳琅,却比沈氏这个嫡妻,更早的怀上身孕。

    周笑笑光是这么一想,就不难猜测到,沈氏当年在侯府内,该是咽下了多少的委屈。

    而这柳姨娘,在镇国候的偏心袒护下,又该是怎样一副,咄咄逼人的嘴脸。

    因此本就不是善男信女之辈,而是在经商做买卖时,什么阴损勾当都见识过,自己也越发狡猾如狐的周笑笑,她才会对柳姨娘,如此的不客气,说起来也算是为沈氏,稍微出出气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说镇国候,显然很吃女人,楚楚可怜,哽咽落泪的这一套把戏。

    所以面对深得柳姨娘,装可怜精髓的苏柔婉,她这悲悲切切的模样,真是叫镇国候瞧得,满脸都是不忍之色。

    亲自伸手,将苏柔婉这个二女儿扶了起来,镇国候转而就恼怒的看向周笑笑说道:

    “你个忤逆的小畜生,真是好歹毒的心思,明明瞧见满地的陶瓷碎片,你还故意将柳姨娘往地上推。本侯就不该一时心软,念及父女情分,将你给接回侯府,苏含笑你还不跪下,今天若不动用家法,好好的惩处你,我看将来你还不得在侯府内闹翻了天。”

    正上前抱住柳姨娘,母女俩一同委屈啜泣的苏柔婉,在听见苏含笑三个字时,低垂的眼帘下,闪动着的是深深的妒恨和忌惮。

    毕竟苏含笑虽说未出生前,就被丢弃出了侯府,但如今她回来了,仍旧是正经八百的嫡女。

    反观苏柔婉呢,因为镇国候宠爱柳姨娘,爱屋及乌下,哪怕她是庶出,可一应的吃穿用度,这位父亲却从来都不会短缺了她的。

    甚至苏柔婉知道,偌大的侯府内,算上苏含笑,镇国候总共有五个女儿。

    除了嫡出的长姐,那犹如谪仙般只能仰视的苏清君,受到全府上下,众心捧月般的对待外。

    在镇国候的心里,最疼爱的就当属她苏柔婉了。

    毕竟嫡出的四妹苏红兰,继承了来自母亲齐氏,将门之风的彪悍泼辣,更是个没脑子的糊涂东西,镇国候对她除了头疼,可谈不上有多待见。

    还有段姨娘所生的五妹苏倩儿,虽说到是个机灵的,很会倚仗年纪小,博得镇国候的更多怜惜,但到底今年才只有九岁。

    对苏柔婉来讲,终究是个孩子,等她出阁嫁人了,这个五妹都还没长大呢,自然算不得是个威胁。

    但是隐晦的又往周笑笑身上,瞧了一眼,苏柔婉心里的忌惮更深了。

    这个三妹妹,不但一回来就是嫡出,无形之中,强压了她一头不说。

    连她这般善于算计的姨娘,都在这个三妹手里,连连吃亏,毫无还手之力,可见对方是个有心机,更有手段的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柔婉的眼眸深处,闪过一丝与她温婉气质,决然不同的狠辣出来,而她的心里,此刻更是默默发狠的想着:

    任何威胁到她将来高嫁,会夺走她风光的人,就算是亲姐妹也不行,她都要一一除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