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:不知名字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周笑笑这边暗中仔细的观察着,所有人的神情举止。

    而沈氏在看见镇国候的瞬间,就已然热泪盈眶了,更是福身请安道:

    “妾身给侯府请安,一别多……”

    一别多年,你是否一切安好,这是沈氏最想问的话。

    正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,被赶出侯府,做了下堂妻的沈氏,终究念及着和镇国候的情分,时隔十七年后的再次相遇,有的不是埋怨,而是深深的记挂。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,沈氏的话才说了一半,就瞧着站在府门处的镇国候,已然是满脸不耐烦的打断道:

    “沈氏?你怎么跟着回来了,本侯明明只是叫……叫你那女儿回来罢了。莫非你忘了,当年你已经被一纸休书逐出侯府,这里早就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十七年未见,可镇国候的这份冷情,却亦如当初,丝毫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备受打击的沈氏,此刻是再说不出一句话了。

    晃了两晃的她,眼前都阵阵发黑起来,若非周笑笑一把将她扶住,沈氏恐怕都得一头栽倒在地,就此昏死过去不可。

    等到周笑笑将沈氏,扶着在马车旁坐稳后,她就冷冷的回头,看了眼镇国候。

    “沈氏的女儿?没错我就是娘的女儿,同时也是侯爷您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的周笑笑,已然一步步走到了镇国候的面前,直视着这个薄情寡恩的所谓生父,她嘴角勾起讥讽的笑容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不过我听侯爷适才话里的意思,似乎连我这个女儿叫什么,你好像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对我娘,你赶她出门,尚且能说是怕被沈家牵连,是为了避嫌。那这十七年,对我这个亲生骨肉不闻不问,甚至连我叫什么,你都浑然不知,说侯爷一句六亲不认,天性凉薄,想来不算过分吧。”

    镇国候那可是权倾帝都的人物,所有的世家贵族全都以他马首是瞻,可谓是世家贵族的领头人。

    敢当面数落讽刺他的人,整个大云朝,一个巴掌举起来,五根手指头就能数的过来。

    可如今镇国候不但被毫不客气的数落了,这讥讽他的人,还是他自己的亲生女儿。

    这种愤怒中夹杂着羞耻感的怒火,瞬间就叫镇国候举起了巴掌,向着周笑笑的脸,丝毫不念父女之情的挥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你同谁讲话呢,沈氏既然将你教的如此无法无天,那本侯今天就亲自管教管教你。”

    因为不知道这个三女儿究竟叫什么,所以气急败坏的镇国候,直接一口一个小畜生的称呼起周笑笑了,足可见他此刻愤怒到,已然都到了失态的边缘了。

    但是到底镇国候,都是快年近五旬的人了,加上周笑笑始终就防着他,倚仗生父的身份,对她直接出手教训。

    所以镇国候的巴掌才一举起来,反应敏捷的周笑笑,早就向后连退数步。

    因此镇国候愤怒挥下的巴掌,别说连周笑笑的衣服角都被碰到,甚至他自己因为过于卯足力气,结果还扑了个空,所以站立不稳下,竟然将自己的腰给闪了。

    镇国候捂着腰,明明疼的要命,但是在妻妾和下人面前,他还得维持着一家之主的威严。

    所以疼的阵阵吸气,眼睛也瞪的老大,但还真硬生生忍着,没有大呼小叫的喊疼。

    可是眼见这一幕,周笑笑还是不厚道的哼笑出声,瞬间觉得心情异常愉悦解气。

    不过镇国候这一扭了腰,作为正室夫人的齐氏,就要上前去扶一把。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,齐氏的手,才将将碰到镇国候的衣袖。

    就见一只带着青玛瑙镯子的素净纤纤的手,不着痕迹的将齐氏的手给推开了,并且殷勤温柔的,挽扶住了镇国候的手臂。

    有人扶着,从新站稳的镇国候,不禁满脸笑容的看向,扶着他的女子,相谢的说道:

    “到底是琳琅你最得我心,这全府上下,也就属你最在意本侯,至于有些人,交代些小事都办不好,才惹得府门前闹出这场风波,当真是不堪重要。”

    扶着镇国候的美妇人,正是在侯府内,盛宠多年的柳姨娘。

    说起这柳琳琅,别看年纪也不算小了,但她身上自有一种成熟的妩媚柔情美态。

    而且这柳姨娘,明显是江南水乡的女子,娇小玲珑的身材,还有那仿佛从骨子里,流露出来的温婉,配上她那楚楚动人的面容,不得不说,她确实是一个,叫男人瞧上一眼,就能激起怜香惜玉之情的女人。

    不过有的女人,越是娇艳,就越是有着一副蛇蝎心肠。

    就如同此刻的柳姨娘,在福身翩然施礼,谢过镇国候的赞许后,就瞧了齐氏一眼,掩嘴轻笑的说道:

    “侯爷就如同妾身的天与地一般,对于侯爷的事情,琳琅自然是不敢有丝毫的疏忽。至于夫人嘛,到底没有妾身陪伴在侯爷身边的时间久,加上这后宅琐碎的事情无数,夫人向来应付着,已经很心力憔悴了,因此偶有疏忽之处,侯爷应该多多体恤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到底年长夫人几岁,若是夫人不弃的话,妾身在沈夫人那会,就帮着料理杂事,琳琅现在也很乐意为夫人分忧的。”

    这柳姨娘别看是妾室,可偏偏要摆出一副姐姐体恤妹妹的样子,去替正室夫人齐氏求情。

    如此乱了尊卑的言辞,齐氏听了恐怕并不会领情,多半只会气得怒火中烧不可。

    尤其后来柳姨娘,见缝插针的,还以分忧为名,要分走齐氏手中的掌家大全,这换做任何正室夫人,恐怕都绝对不能忍受。

    所以就见将门出身,本就没那么多旧弯弯绕绕心思的齐氏,她立刻眉眼一瞪,很是不客气的冷哼说道:

    “柳姨娘,别以为年长本夫人几岁,你就能在这张狂不休,区区一个妾室罢了,竟然还想一争掌家之权,那我这正室夫人的位置,也索性让给你如何。就算陪在侯爷身边再久,就你那寒门小户的出身,这辈子也只配做个妾室,不切实际的想法,本夫人奉劝你还是收一收的好,否则信不信我立时三刻,就能请出家法惩治了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