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:拒不进府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肚子挨了一脚,躺在地上,这会还没挣扎爬起来的苏满田。

    望着苏含笑那凌厉的眼神,还有说打人,就敢动手的彪悍做派。

    他才被门房欺凌,自是觉得解气,但苏满田的心里也直冒寒气,觉得这位昔日的侯府弃女,如今摇身一变,还真是越发有世家贵女的气势了。

    苏家的姑娘面容都很姣好,苏含笑也不列外。

    而且她的眉眼,与府中几位姐妹,也有三四分的相像,因此那挨了巴掌的门房,在瞧了她几眼后,到也信了苏含笑的话。

    可同时他又疑惑不解的捂着被打的脸,小声嘟囔道:

    “原来您就是黄管事亲自去接的三小姐啊,但是这正门,除了嫡出的公子小姐能走,旁人是得走偏门的。就算小的肯放行,三小姐你若堂而皇之的从正门进去了,事后老爷夫人也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上辈子,的确活的步步为营,很是不易。

    但同时她也强势了一辈子,作为大云王朝,富可敌国的第一女皇商,她从来没有说,低人一等,连个正门都没法走的时候。

    而且周笑笑心里,是有属于自己的傲骨的,这才回侯府,就想叫她卑微的从偏门进去,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肯的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这么多废话,莫非还想讨打不成。叫你进府去传话,照办就是了,而且你告诉父亲,我就在正门这等着他”

    “今日我不但要从正门入府,父亲还必须亲自来迎我和母亲,要不然的话,我只当他并非真心实意想叫我这个女儿归家。与其彼此相见无言,毫无亲情可谈,我和母亲索性还不如立刻离开,也省的大家见了面,碍了彼此的眼。”

    那门房此刻都听傻了,望着浑身散发着清冷之态,站在那的周笑笑,他就想不明白了,一个被侯府丢出去的弃女,这位三小姐凭什么敢这么嚣张!

    竟然还叫侯爷亲自出来相迎才肯进府,就是最受老夫人和侯爷宠爱的大小姐,那也从来没有过这等待遇啊。

    可这门房典型的欺软怕硬,苏满田点头哈腰,陪尽笑脸,换来的却是一脚踢倒在地。

    但周笑笑的一巴掌甩过去,此刻更是半分好脸色都没有,反倒换成那门房点头哈腰了,并且再不敢耽搁,赶紧小跑的去通禀报信了。

    站在马车旁的沈氏,也是将周笑笑的话,听了个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那门房一走之后,沈氏便眉头紧锁的走到近前,忧心忡忡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你这又是何苦呢,咱们母女能重回侯府已经实属不易了,可你适才先掌嘴了门房,此刻还叫侯爷亲自来迎你,你这孩子才肯入府,重归家门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你的亲生父亲啊,而且他还是正一品的镇国候,就凭这两样身份,你提出如此要求,很可能会背负上不孝,不知轻重的名声,这对笑笑你而言,可没半分好处。世家女子德行清誉最是重要,娘还盼着你能高嫁,所以你归府后千万别胡闹,咱们还是自己进府吧。”

    知道沈氏这番话,也是因为关心她。

    但面对沈氏伸来要拉住她的手,周笑笑还是躲开了,并且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娘,这道大门,没那么好进。你别忘了,当年你怀着女儿时,是没有任何过错的情况下,不明不白被赶出侯府的,若我那父亲一句话,咱们母女马上照办,稀里糊涂的进了这个门,我敢向你保证,偌大的镇国侯府,到时就连丫环婆子,这些伺候主子的下人,都敢给咱们使绊子,瞧不起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大家族里,那套捧高踩低,刁难人的手段,周笑笑也是富家大宗族出身,岂会不懂得里面的弯弯绕绕。

    并非周笑笑想摆高姿态,盛气凌人。

    因为她也很清楚,就凭着苏含笑一个区区的侯府弃女,她其实没资格傲人一等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这个高姿态,她若不争上一争,叫整个侯府的人都知道知道,她周笑笑也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那黄管事意图暗害的事情,绝不会是最后一次,层出不穷的刁难,就会在她毫无骨气,自行进入侯府的那一刻起,无休止的纠缠上她们母女。

    因此周笑笑必须要镇国候表个态,至少要叫侯府众人觉得,欺凌她们母子,在这府中不会无人问津,到时是会被问责的,如此才能稍微震慑下,那些心怀不轨之人。

    而望着沈氏,还是愁眉紧锁,周笑笑不禁握住她的手,压低声音安慰道:

    “娘你别担心,一会你就站在我身后,女儿心里自有分寸。而且你别忘了,暗中相帮咱们回来的可是云亲王,虽说我不知道这位亲王殿下,究竟是如何说服侯府,从新接纳咱们母女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有一点还是能肯定的,我那位做侯爷的父亲,就算要顾忌着楚云宸,也不敢贸然赶咱们离开的。而这就是女儿现在最大的倚仗,足以叫我以此作为筹码,和我的那位好父亲周旋一番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这人,越是在算计人的时候,她的笑就越发显得人畜无害。

    但一双笑眯眯,弯成月牙般的眼睛里,透露出来的却尽是狡黠如狐的眸光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只见得侯府内,一群丫环下人,前呼后拥的向着府门前快步而来。

    被他们簇拥在正中的,是一位年约四十七八,身穿锦缎华服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虽说此人上了年纪,但那仍就很俊朗的眉眼,不难瞧出此人年轻时的俊逸风采,这人正是镇国侯苏怀仲。

    走在镇国侯身侧的,是一位头戴赤金海棠步摇,身穿宝蓝色对襟绸缎襦裙的妇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妇人的打扮,虽然极为的庄重老成,但那没有太多皱纹的眼角,还有颇为盈润的肌肤,都能瞧得出来此妇人的年岁,最多也就三十四五。

    周笑笑心思剔透,瞧着镇国候和这妇人,被簇拥在最当间,加上他们二人的年龄差可不小,她马上就猜测到,此妇人必然是镇国侯的第三任夫人,左武将军之女齐明欣,也是黄管事效力侍奉的主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