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:狗仗人势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周笑笑就说嘛,沈氏适才的神情,为何那般难看。

    原来她成为下堂妻,被赶出侯府,这里面竟然还有柳姨娘的缘故。

    在心里将这个柳琳琅,默默记下后,周笑笑又问道:

    “那另外一位,叫娘印象深刻的姨娘又是谁,恐怕也不是个善茬吧。”

    沈氏闻言,这回她的眼中,流露出来的眸光,充满了失望与伤怀。

    “另一位姨娘叫段香玲,其实她是为娘的陪嫁丫鬟,自幼与我结伴长大,名为主仆,但为娘却将她视若妹妹般看待。可是在你舅舅出事入狱后,侯府盛传我这个正室夫人也要失势时,香铃却暗中投靠了柳姨娘,并在对方的相帮下,爬了侯爷的床,就此成为了段姨娘,算是彻底与我划清了界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被赶出侯府时,身边忠心的仆人全都受到牵连,或被卖,或被发落出府,唯独香铃在我最落魄狼狈时,她却春风得意,宠眷正浓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娘离开侯府后,新夫人齐氏性子如何,内宅又添了哪位新宠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但料想齐氏都能做出,命人暗害咱们母女的事情,她恐怕也是个有手段的。笑笑要不咱们别回侯府了,你听娘一句劝,那里的富贵荣华不好享,反倒是勾心斗角,委实叫人防不胜防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知道,沈氏这是十七年前,在毫无错处的情况下,被狼狈不堪的赶出侯府后,彻底对那里寒了心。

    这种被所谓的亲人,抛弃算计的感觉,周笑笑感动深受。

    她也被所谓的至亲针对过,产业被窥视下,那种众叛亲离,最无助时,却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,只能独自承受的感觉,有多艰辛周笑笑岂会不知。

    所以周笑笑一把握住沈氏的手,眼神中充满坚毅之色的说道:

    “娘,当年无论舅舅谋逆的案子,是不是被冤枉的。可这一切都与你无关,但镇国侯府却在你最无助的时候,没有选择保护你,反倒将你一把推出了家门。这口气你咽的下,女儿却不会叫你这十七年的苦楚白白承受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周笑笑的生母,最后积劳成疾,何尝不是被夫家的那些亲戚,穷追猛打,窥视产业之下,心力憔悴,劳累病逝的。

    因此看着沈氏,周笑笑就像再次瞧见,她那宽厚待人,持家有道的生母似得。

    这一次她要守护好至亲,曾经的悲剧,她绝不会再叫它重来一遍。

    “娘,该是咱们的东西,他们苏家就得还回来,你这些年受的苦,遭的罪,女儿会帮你把公道讨回来的。而且当年你陪嫁到苏家的产业地契可不少,凭什么叫他们白占着,这些东西一一要回来后,就算离开侯府,娘你后半辈子也能衣食无忧的生活着,到时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知道,这副身子是苏含笑的,她早晚要么魂魄消散,要么也会选择永远沉睡。

    等到她的仇报了后,周笑笑不会强占着这副身躯的,因此她要在此之前,将沈氏下半辈子的着落都安排后,这样她才能安心离开。

    说话间的功夫,马车在行驶了一个多时辰后,终于也缓缓的停下了。

    等到苏满田掀开车门帘子后,周笑笑当先下了马车,而气派非凡的镇国侯府,赫然映入了她的眼帘。

    但是当瞧着,朱红大门森然的紧闭着时,周笑笑边扶着沈氏下了马车,边自嘲一笑的说道:

    “说是接我们母女回府,可瞧瞧这紧闭的大门,显然苏家的人,对咱们可丁点相迎的意思都没有。所谓的至亲,也不过如此,苏满田去叩门吧,人家不欢迎咱们,可这侯府却还是要进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苏满田想活命,还真就要指望周笑笑了,所以才充当完车夫的他,此刻又认命的,当起跑腿叩门的小厮了。

    门被叩响三四下后,就听得吱呀一声,门被开了个缝,接着门房探出头来,本来恭敬的神情,在瞧见苏满田那一身乡下人的穿戴后,马上变得极为不耐的说道:

    “去去去,要饭去别家,也不瞧瞧这是什么地方,惊扰了镇国侯府,你小子找死呢是吧。”

    这苏满田好歹也是一村之长,而且还是苏氏一族的本家亲戚,此刻被一个门房当成要饭的,他心里能不气嘛。

    将门一把撑住,苏满田强忍着火气,堆出满脸的笑容说道:

    “这位小哥,你误会了,我和侯爷是本家亲戚,你且帮我通报一声,就说沈夫人和……”

    苏满田是想说,沈夫人和三小姐回府了,但是话才讲道一半,就见那门房抬起一脚,直接将他踹翻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是哪跑出来的穷亲戚,竟然敢来侯府乱攀关系,我家侯爷什么身份,向你这样的贱民,就算进去通禀了,侯爷也不会见你的。该干嘛就干嘛去,再赖在侯府门前不走,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在苏满田倒在地上的时候,周笑笑就瞧出来了,这侯府的门房,明显是狗仗人势,和他好说好商量的,恐怕一整天都得耗在这,就甭想着进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快步上前的周笑笑,趁着那门房只顾着嘴痛快的大骂苏满田的时候,她扬手一个巴掌,直接就甩在了那狗奴才的脸上。

    周笑笑昔日也是富甲之家的千金小姐,后来做了皇商,那身份其实和一般的世家贵族,也是不相上下的。

    所以周笑笑对下人奴才,那是太了解他们其中的一些人,欺软怕硬,狗仗人势的德行了。

    知道有时对这些势利眼的奴才,好言相劝,还真不如强势震慑的周笑笑,望了眼那呆愣住的门房,反手又是一记耳光直接扇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镇国侯府,怎会有你这等看不出深浅的奴才,这府门前的三分地,就是我苏家的脸面,你竟然敢在这里动手打人,是想叫我苏家沦为帝都内的笑柄不成。我是苏含笑,镇国侯府的三小姐,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就赶紧进去通报,否则你信不信我先打断你的狗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