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:茶中下药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周笑笑对于黄管事的再三催促,都是一副好脾气模样的连连称是。

    接着她扭头笑眯眯的看向,已经彻底傻掉的苏满田说道:

    “叔,你也别傻站着了,赶紧进屋吧,我这就去同娘要些治外伤的药,给你敷上,一会这血就能止住了。”

    苏满田闻言,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就神情发懵,身体发直,愣愣的进了屋。

    并非他有意如此失态,委实是苏满田听完,周笑笑刚刚在黄管事面前,脸不红,气不喘的说出那番,他见义勇为不幸负伤的话时,他委实弄不懂,这位即将被侯府从新接纳的三小姐,究竟是怎么想的,为何要替他说尽好话。

    越发觉得,自小看着长大的苏含笑,似乎变得异常高深莫测了。

    苏满田坐在屋内,简直忐忑不安到,心里砰砰乱跳的厉害。

    但是周笑笑在向他,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后,就直接离开了,只留下苏满田在那胡思乱想,险些没硬生生自己把自己给吓昏过去。

    至于说周笑笑,在一离开了苏满田和黄管事的视线范围后,她脸上人畜无害的恬静笑容,就被凝重的神情所取代了。

    等到她在里屋瞧见沈氏后,从怀里将给苏含笑的那瓶丹药取出来,倒出一颗翠绿色,能叫人立刻昏迷不醒的丹丸后。

    周笑笑就递到沈氏手中,神情严肃的嘱咐道:

    “娘,侯府派人来接咱们了,你一会去沏壶茶,然后将这丸丹药,丢入其中一个杯子里。你到底昔日是侯府正室夫人,你亲自把茶递给来接咱们的那位黄管事,他必然推拖不得,怎么都得喝上一口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沈氏被吓的不行,丹药都没敢接的连忙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,你从哪里弄来的**药,而且那黄管事既然是来接咱们的,你又为何要将他弄昏呢。回到侯府不是你这孩子,心心念念的事情,眼下时机来了,笑笑你可不能胡闹啊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闻言,不禁摇头苦笑的说道:

    “娘,若真能顺顺利利的回到侯府,女儿也不想节外生枝,可是那黄管事委实不大对劲,咱们不得不防啊。”

    沈氏昔日在镇国侯府做正室夫人时,后宅也有几房姨娘妾室,而这些女人为了争宠,那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,她是领教过的。

    心有余悸之下,沈氏强压惊惧之情,连忙追问道:

    “笑笑,你究竟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,你且先说与娘听听,咱们商量着来,以免冤枉了好人。”

    就算沈氏不问,周笑笑也是要说的,因此就见她眉头一皱,双眼微眯回忆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就在刚刚,我和脖颈上都是血的苏满田,同站在屋门处时。那黄管事到了近前,按理来讲至少该询问一句,苏满田是谁才对,可他却不闻不问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因为拿匕首架在苏满田的脖颈上,衣袖上也染了不少的血,可黄管事都没提议叫我去梳洗一下,只是连声催促叫我们随他离开,按常理来推敲,这根本就说不通。毕竟他负责来接人,我们娘俩衣衫不整,甚至染着血重回家门,如此不吉利,他事后必然要被训斥责罚不可,但他似乎一点都不担心,这不是很奇怪吗。”

    眼瞧沈氏也认同的点了下头,周笑笑眼中思索之色更浓的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当时察觉到异样后,我就随口扯了个慌,将黄管事给拖住了。而且我若猜的不错,他之所以不在意我们娘俩是不是衣衫不整,完全是因为他知道,我们现在的样子,根本不会被侯府的人瞧见。”

    “换言之,一旦我们坐上马车,这黄管事多半不会载着咱们回镇国侯府,这是眼下他举止反常,唯一能说得通的理由了。所以想知道真相,只有先弄晕他,然后咱们在慢慢的搜查,我相信必然能寻到端倪。”

    沈氏此刻也知晓前因后果了,就见她立刻将丹药接到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笑笑你放心吧,都是因为娘不好,拖累得你十七年难以回到侯府,只能流落在乡野农家,过着挨打受骂的日子。所以为了你能寻回侯府千金的身份,娘没有什么豁不出去的,我一定会叫那黄管事喝下茶水的。”

    沈氏是柔弱,但涉及到女儿的事情,这股子敢拼的劲头,也是颇为叫周笑笑动容的。

    眼瞧沈氏去泡茶了,周笑笑也寻来金创药,有模有样的给苏满田包扎了起来,为的就是叫黄管事不要生出疑心。

    而没过多久,只见沈氏就端着茶壶茶杯进来了。

    亲自斟了一杯茶后,沈氏深吸一口气,强压下心慌,温婉浅笑的递给黄管事说道:

    “有劳管事了,这大热的天,还亲自跑一趟来接我们母女。适才我听笑笑说,你是大夫人院里的人,不知侯爷,还有老夫人一切可好,多年未见,本夫人心里甚为挂念。”

    果真如周笑笑料想的一样,面对沈氏亲自斟的茶,黄管事推脱了两下客套话后,终究还是接到了手中。

    而沈氏的问话,显然也叫黄管事颇为的分心,所以他下意识就饮了两口茶,接着连忙回答道:

    “启禀沈夫人,小人的确是奉夫人的意思,前来接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都没能说完,黄管事手中的茶杯落了地,人也昏死过去,躺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眼瞧这一幕,周笑笑将手里的金创药一丢,上前对着黄管事就是一通搜身。

    脖子上的纱布,才围到一半的苏满田,眼瞧这一幕,都看傻眼了。

    望着周笑笑的背影,此刻都觉得瘆得慌的苏满田,他一边往房门口退去,一边声音颤抖的说道:

    “含笑啊,你不会把侯府派来的人给杀了吧,满田叔我什么都没瞧见,你想干嘛就干嘛,我现在就走,不继续碍你的眼了。”

    从黄管事怀里,搜出一封信函的周笑笑,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扭头瞧了眼,半只脚都跨出房门的苏满田,她笑容越发恬静的笑眯眯说道:

    “苏满田,不想死的话就自己给我滚回来,否则你信不信,不出三天你一定会小命不保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