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章:侯府来人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苏含笑这边,主动选择沉沉睡去,下一刻周笑笑自然是毫无违和感的,瞬间接替了对方身体的掌控权。

    就见周笑笑双眼才一睁开,就立刻从地上爬起来,一路快跑的往屋里冲了回去。

    等到她手握白玉匕首,从敞开的房门,进到内屋时,所瞧见的正是沈氏被抵在榻上,无助的哭喊,还有苏满田那禽兽不如般的奸笑模样。

    对于沈氏,周笑笑是真将她视若娘亲般看待,就见她眼中瞬间都升起杀气了。

    冲上前去,匕首直接抵在苏满田的后脖颈上,周笑笑语气阴冷的说道:

    “赶紧把我娘放了,否则信不信你再敢欺辱她半下,我就叫你的脑袋和身子分了家,立刻去阎王爷那里报到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话音一落,唯恐苏满田一个大男人,真起了拼命的心思,她和沈氏两个人,也未必制服得住他。

    所以周笑笑手中的利刃,向着苏满田的后脖颈,就是一划,瞬间不少鲜血就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刀不足以致命,但震慑得苏满田,不敢轻举妄动,却是效果极好。

    就见前一刻,还满脸奸笑的苏满田,此刻惨白着一张脸,豆大的汗珠子冒了一脑门,更是双腿打颤的求饶道:

    “含笑有话好好说,你一个姑娘家赶紧把刀子放下,省的再伤了自己。我适才就是和你娘开个玩笑,我这就离开还不成嘛。”

    苏满田心里这个郁闷啊,他垂帘沈氏多年,但因为对方和侯府到底关系密切,这才只能瞧着,不敢下手。

    今天也是因为觉得之前被苏含笑戏耍了,怒向胆边生,这才一鼓作气,直接想强占了沈氏。

    可现在到好,荤腥没吃到,反而小命都要保不住了,苏满田就纳闷了,明明瞧着刚刚的苏含笑,就是一副软弱无能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这才一转眼的工夫,对方一个弱女子,竟然敢做出拿刀胁迫他的事情,这就是村里性子最刁的泼妇,也没周笑笑这等一言不合就要人命的魄力啊。

    苏满田真是越想,心里越糊涂,但对于苏含笑,却是越发忌惮,就算对方再露出胆怯样子,他也不敢信了。

    至于周笑笑,用匕首抵着苏满田的脖颈处,将他一路往院门外赶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们走出房门的时候,却不料竟瞧见一辆颇为气派宽敞的马车,赫然就停在院门口处。

    尤其那马车上,刻着的镇国二字,分外的醒目,叫人一眼就能辨别出,这是镇国侯府苏家的马车。

    这侯府会派人来接她们母女回去,此事早在周笑笑的意料之中,所以她到没什么可惊讶的。

    反观苏满田,那因为震惊而大张着的嘴,下巴都快碰到地上去了,显然他是真没想到,镇国侯府的人会来。

    “笑笑啊,莫非你和我说的话都是真的,镇国侯府真要接你们娘俩回去。”

    面对苏满田的询问,周笑笑都懒得搭理他。

    瞧了眼此刻已经从马车上下来,走到她近前的黄管事,周笑笑将匕首一收说道:

    “你是侯府派来的人,不知有何贵干,可是为了我和娘来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明知此人,多半是来接她们娘俩的,但周笑笑还得装出一副,不知情的样子,为的就是不将她与楚云宸相识的事情抖落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周笑笑敢料定,楚云宸就算插手来管她的事情,也多半不会提及,两人在围场偶遇的事情,而是以别的理由,叫她顺理成章回到侯府去。

    毕竟这位云亲王,多么不愿叫人知道他在围场遇刺的事情,通过他身边那个叫影舞的亲信,一见面就要杀她灭口的举动,就能看出端倪了。

    周笑笑经商多年,凭的就是脑子灵活,还有一颗七窍玲珑的心,将楚云宸的心思,揣摩了个七七八八的她,当然不会愚钝到,从她这边露出破绽了。

    而就见黄管事,在瞧了眼脖子都是血,却对着他讨好赔笑的苏满田一眼后,就立刻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请问姑娘可是我们侯府的三小姐苏含笑,沈夫人可在屋内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秀眉微微一皱,但随即就露出恬静的笑容,点点头说道: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苏含笑,我娘也在屋内呢,就不知先生寻我们娘俩,究竟有何贵干。”

    面对周笑笑再三询问来意,黄管事神情越发客气的躬身答话道:

    “小人姓黄,是大夫人院内的管事,三小姐您叫我黄管事就成,先生二字我一个做下人的,可万万担待不起。”

    黄管事话说到这,话音一顿,拱手道喜的又讲道:

    “另外小人这次前来,更是要先给三小姐道喜一声,因为侯爷已经决定,要相迎您和沈夫人回侯府了。所以三小姐赶紧将夫人请出来吧,咱们这就动身,耽搁太久,叫侯爷久等,那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笑笑在客气的也回礼后,深深的看了黄管事一眼,却并未欢天喜地的立刻去将沈氏请出来。

    反倒是看向一旁的苏满田,一脸歉意的说道:

    “黄管事我给你引荐下,这位是满田叔,他也是月湾村的一村之长,自从我和娘来到这里,就承蒙他多加照顾,才能无灾无难的过了十几年安逸的乡间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可适才家中招了贼人,多亏满田叔出手帮忙,这才叫恶贼落荒而逃。但满田叔却因此脖颈处被划伤了,此刻鲜血还未彻底止住,因此黄管事可否先进屋小坐,稍等片刻,等我给满田叔这位恩人包扎好伤口后,立刻就和娘随你回侯府如何。”

    因为适才在房门口处,瞧见院外停靠的马车时,周笑笑就将手里的匕首收起来了。

    毕竟她这副身子,名义上可是顶着侯府千金的身份,舞刀弄剑,还把人弄伤的事情,就算是为了自保,将来传出去必然对名声也会有损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要回侯府,周笑笑事无巨细,都会极为的小心谨慎,争取不给人落下任何针对的理由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苏满田的伤,究竟是怎么来的,确实浑然不知的黄管事。

    就见他听完周笑笑的话,虽然脸上露出为难之色,眼底深处更是带着些许的不耐,但这个要求颇为合情合理,他最终也只得点头同意道:

    “既如此,那小人就进屋叨扰了。不过希望三小姐您能快着些,这都快正午时分了,你若耽搁的太久,赶回侯府时都得天黑了,到时夫人怪责我当差不利,一顿斥责可就跑不了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