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:秋后算账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望着连声赔礼道歉,就差给他跪下磕头的苏含笑。

    苏满田都被弄懵了,想不懂前两日,还逼得他狼狈不堪的苏含笑,怎么又变成这副窝囊样了。

    但随即苏满田,就露出不屑的神色,洞察一切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这死丫头,定然是知道自己的谎话早晚会被揭穿,底气不足之下,这才又变成这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苏含笑你一定没想到,我苏满田如此有本事,不过两三日的工夫,就托人进帝都内,把一切都打听清楚了。你亲娘舅谋逆的案子根本就没被翻案,所以侯府岂会来接你们娘来回去,竟然胆敢骗人,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苏含笑听完这话,就知道苏满田是来秋后算账的,被吓得心砰砰直跳的她,都没怎么犹豫,就要将围场瞧见楚云宸的事情给抖落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舅舅的案子确实没翻案,但满田叔我也没骗你啊,侯府真要派人接我回去了,这件事情可是云亲……”

    云亲王三个字,既将被苏含笑脱口而出的时候,万幸站在她身旁的沈氏反应快,一把就将她的嘴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虽然沈氏弄不懂,自己这个女儿,明明千叮咛,万嘱咐告诫过她,楚云宸的事情,半个字都不能透露出去,否则就会招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可现在到好,苏满田还什么都没逼问呢,苏含笑自己就要全招了。

    沈氏只当苏含笑到底年纪轻,此刻是被吓着了,所以她一咬牙,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,竟然向着苏满田直接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扯住对方的手臂后,沈氏强自镇定的大声喊道:

    “笑笑你快走,娘帮你拖住他,否则苏满田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身为一村之长,却做出勾搭有夫之妇的事情来,苏满田都能为了自己,不惜将段氏下药毒疯,苏含笑若落入他的手中,多半也得是这个下场。

    也想到这一点的苏含笑,她虽然瞧见沈氏此刻,不但后背让苏满田用拳头狠敲了两下,甚至连头发也被扯住了。

    苏含笑犹豫的想上前去救沈氏,可当苏满田恶狠狠的眼神望过来时,心底深处的恐惧感瞬间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就见苏含笑连滚带爬的,直接选择从破旧的木头窗户处,翻身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一见苏含笑跑了,极为气愤的苏满田,抬腿用膝盖,直接向着沈氏的腹部撞去。

    吃痛之下的沈氏,无力的瘫软在地,哪怕嘴角都在撕扯间,被打的溢出血来了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咬着牙,颤抖的伸出手去,想要扯住苏满田的裤腿,希望给自己的女儿,争取更多逃走的时间。

    沈氏这慈母之心,委实叫人动容,可苏满田对此,却毫无怜悯之情。

    反倒不屑的冷哼一声,直接抬脚就将沈氏的右手给踩在了脚下,并用鞋底故意来回碾压,折磨着她取乐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娘俩既然都被侯府赶出来了,并且也苟延残喘的活了十七年了,那就该继续像狗一样的趴在地上,卑躬屈膝的生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可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女儿,竟然敢公然和我做对,既然你教不好孩子,那自然也该被罚,我早就想尝尝,昔日的侯府夫人究竟是什么滋味的了。想来等沈氏你都跟了我以后,含笑那孩子也得叫我一声爹,她不是想揭我的短吗,我看她到时有没有脸,把咱俩的关系也抖露出来。”

    苏满田话一说完,扯住沈氏的头发,不理会她的挣扎哭喊,拖行着她就往炕上拽去。

    而在说沈氏拼着性命不要,也要护下的爱女苏含笑呢。

    她此刻到也没跑远,就躲在院门外的墙角处,并非她不愿意走,而是被惊醒过来的周笑笑,此刻正言辞犀利的不许她离开。

    “苏含笑那落到苏满田手里,是生是死都不好说的人,可是你的亲生母亲,就算你再害怕,也不该一走了之啊。你赶紧给我回去救人,否则你信不信,我能叫你回侯府,也能叫这件事情彻底破灭。”

    回到侯府做世家贵女,那是苏含笑做梦都期盼着的事情,因此周笑笑的警告非常见效,她的确不敢逃跑了,但同时她也不敢回屋,更是带着哭腔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姐,我也心疼娘,那是我的亲生母亲啊,我就算再憎恶她,若是能救我怎么可能不管不问呢。可那苏满田,在这月湾村就是土霸王,加上他一个大男人,我就算冲回去除了也被逮住之外,根本什么也改变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说到底,这祸端还是笑笑姐你闯出来的呢,就算你要惩戒段氏,你招惹满田叔作甚,你可真是将我们娘俩给害惨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苏含笑这一出事,就爱推卸责任,懦弱到直打退堂鼓的性子,周笑笑也是彻底无奈了。

    当日段氏的责骂之下,苏含笑都被硬生生吓昏过去了,若非是她出手,这对娘俩还得过着挨打受骂的日子呢。

    可现在倒好,才一出事,苏含笑不去憎恨苏满田的恶霸行径,反倒一味的就知道迁怒她。

    不过也懒得和苏含笑计较,急于想去救沈氏的周笑笑,就见她心念一动之下,一个碧绿色的小瓷瓶,还有那把寒铁白玉匕首,就赫然出现在了苏含笑的掌心之中。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掌心起了水雾,又莫名其妙多出两件东西的苏含笑,她险些没被吓死。

    不过周笑笑的声音,在这时解释着说道:

    “你不说我是鬼仙嘛,所以我有些异于常人的能力,你也犯不着害怕。那碧色瓷瓶内的,是一种能叫人迅速沉睡的迷药。既然你解决不了眼下的危机,那你索性就是睡一觉,剩下的交给我来办。”

    “这药你收好了,遇到危险,或者想叫我出来替你解决麻烦时就立刻吃上一颗,总比你特意撞个头破血流的昏死过去,要舒坦多了。”

    一见周笑笑还有凭空变物的本事,对于她的实力,更有信心的苏含笑,她更觉安心了。

    对于危机情况,确实下意识就想逃避的苏含笑,她立刻乐得清闲的就吃了一颗碧绿的丹丸,眼皮顿觉发沉的她,很快就斜躺在地呼呼大睡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