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:全都太丑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瞧着苏含笑一张口,就向她索要王妃之位。

    周笑笑在暗觉对方,真是异想天开的同时,眼前更是浮现出,楚云宸那张颠倒众生的妖孽面容了。

    “含笑妹妹,别说我没提醒你,这云亲王不是个好招惹的。你若做了他的王妃,可能将来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而且这家伙和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这些词,可是一点都扯不上关系。那绝对是位,被惹恼就敢提刀砍人的主儿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段氏就能刁难你这么多年,她最多就是个泼妇,可楚云宸呢那简直就是凶神,拿来摆在门前镇宅还成,你竟然还想下嫁给他,这云王妃,可不是那么好当的。”

    远在帝都内的楚云宸,正端坐在窗前手里拿着一副画卷的他,一连打了四五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本王这是怎么了,莫非是从围场回来着凉了,也不知那妮子的风寒好了没有,真是个不叫人省心的小东西。”

    要是叫楚云宸知道,他此刻记挂在心的人儿,正说尽他的坏话呢,就不知他会不会被周笑笑气的,再次吐出一口老血来。

    而在瞧楚云宸手中的画像,赫然是一只活灵活现的红色小狐狸,只是那眉眼若细瞧的话,竟然和周笑笑狡黠中,带着恬静笑意的眸光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回到府邸后,连夜亲手画出的小狐狸,楚云宸不苟言笑的脸上,不但露出满意的神色,嘴角更是不自觉的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出来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影羽叩门走进来后,单膝跪于地上,恭敬的回答道:

    “回禀主子,镇国侯府那边传话来了,说府中算上只有九岁,最年幼的倩儿姑娘,就这么四位千金,清君姑娘再无别的亲姐妹了。侯爷的意思是,若王爷一定要安排清君姑娘的姐妹,在大婚当日,陪伴在侧,而府中几位小姐又入不得您的眼,他可以在宗亲里,寻清君姑娘的堂亲姐妹,到时在请主子您过目筛选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闻言,如星辰般深邃的双眸,都没从手中的画卷上移开眼,只是淡淡的说道:

    “影羽你替本王再去问问镇国候,我说的话他是不是听不懂,本王唯恐清君出嫁时,心里紧张所以想叫她一位妹妹陪伴在侧,都说了一定是亲妹妹,还扯什么堂亲的来凑数,这是没把本王的话,听到心里去不成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楚云宸声音一顿,眼带宠溺的又看了下,画卷里蜷成一团的红色小狐狸说道:

    “至于他府中那几个女儿,谁叫她们长得都太丑,本王大婚时她们出现乱晃悠,委实叫人瞧着都不舒坦。还有没有人选,叫镇国候自己去想,若是想不到这半年后的婚事,告诉他本王不建议再延后个一年半载,反正急着嫁女儿是他,又不是本王。”

    跪于地上的影羽,闻听自己主子这话,简直觉得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谁人不知,镇国候好福气,府中生养的女儿,那各个都是帝都内,出了名的美人胚子。

    虽说这其中,宛如谪仙,清丽温婉的嫡长女苏清君,素有大云第一美人的雅称。

    但她那几位妹妹,用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来形容,也是不为过的。

    可到了他家主子嘴里,却一句全都太丑就给打发了,影羽都不敢想象,这话要传了出去,楚云宸不近女色,性格乖僻的风言风语,是不是又要散布的满天飞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个正常男人,也没有这么埋汰美人的啊,这貌美如花的女子,在他家主子眼中,还真就和粪土好像没啥两样似得。

    影羽悄然的抬起头,从他的角度,刚刚好能瞧见,对着画中的小狐狸,满脸都是灿烂笑容的楚云宸。

    更觉无奈的影羽,真想大声的问一问楚云宸,这侯府的几朵娇花,当真抵不过围场中,那偶然撞见的狡黠小狐狸不成。

    瞧他家主子那笑容越来越浓的样子,影羽真是觉得,楚云宸一年内的笑容加起来,貌似也没这一天来的多呢。

    但借他十个胆子,影羽也不敢对楚云宸不敬,相反的他更是认命般的立刻说道:

    “主子的意思,属下明白,那我这就再去侯府一趟,旁敲侧击的提醒下镇国候,他那遗落在乡野小村里的女儿,叫他赶紧把含笑姑娘给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楚云宸先是满意的点点头,可随即他眉头一皱,慎重的又嘱咐道:

    “切记不可说的太直白,本王不愿叫人觉得,那小东西和我存在多亲近的关系。毕竟与本王走的近有多危险,影羽你最清楚。本王这些年,但凡在意的人,要么已经死了,要么就是因为我,也快离死不远了,随时都会身处危险之中。那小东西到底救了我一命,连累得恩人断送小命的事情,我楚云宸可做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有楚云宸插手苏含笑重回家门这件事情,哪怕十七年的时间,足以叫镇国候,彻底将这个三女儿遗忘掉。

    但在影羽的善意点拨下,镇国候总算将苏含笑给想起来了,并且在三天后,正室夫人院里的黄管事,就亲自驾着马车去月湾村接人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黄管事还没到,正和沈氏一早吃着饭的苏含笑娘俩,正满脸笑容的想着,回到侯府后的生活,会是如何的时候。

    却不料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了,接着村长苏满田,就阴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从周笑笑那里已然知道,这位一村之长可被她得罪的不清,所以胆小的苏含笑慌慌张张的站起身,面带讨好的主动说道:

    “满田叔,这一大清早的,你怎么还亲自过来了。有什么事情,你只管叫人来吩咐一声就是了。另外关于段氏的事情,我上次是嘴笨眼瞎说错话了,她的姘夫不是您,都是我入夜太黑看花了眼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段氏在祠堂里反省,悔恨之下竟然把自己给逼疯了,满田叔只要你有需要,我可以随时在乡亲们面前证明你是清白的。我也愿意当众给你赔礼道歉,为之前说错话的事情赔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