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章:想做王妃

作品:《侯府弃女

    深意一口气,将情绪稳了稳后,周笑笑就语重心长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说含笑妹妹,以后这种请鬼仙的事情,还是不要做了。你万幸是把我这个没啥暴虐脾气的给招来了,否则真弄个穷凶极恶,嗜血好杀的凶灵附在身上,你再想后悔可就晚了。毕竟老辈人不但教会你如何请神鬼,其实还早就教过你,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句古话。就像现在,你把我弄到你自己身上,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做,才能离开你的身体,咱俩从今往后啊,算是同生共死了,这点你心里可要有个准备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周笑笑,竟然来了就要赖着不走了,苏含笑心里还是挺不乐意的。

    但随即她一想到自己现在,委实太穷困潦倒了,能不能改变现状,还要靠周笑笑呢。

    等到她摆脱了眼下的困境,真能回侯府作她的嫡出小姐,到时再想办法,请道士做法也好,叫和尚超度也罢,将周笑笑弄个魂飞魄散,自然就能摆脱对方了。

    虽说周笑笑,能知晓苏含笑都做了什么,但对方心里的想法她是感应不到的。

    若叫她知道,自己还想视若妹妹般对待的苏含笑,已经再想着如何利用完她,在一脚将她踢开的事情了,周笑笑非得被气得,硬生生一口老血吐出几米远不可。

    而不明真相的周笑笑,想到她既然都被招来了,那苏含笑究竟有什么心愿,她也该听一听,能帮对方的,她尽力而为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含笑你到是同我说说,究竟是什么要紧的事情,你竟然还要在阴森森的七月十五这一天,向神鬼许愿。莫非你是担心娘亲的病情,这点你放心吧,我不但给你服过药,将风寒治愈了。你娘沈氏那边,我也暗中往她的水壶里,放过一颗养神理气的丹丸,这两日我瞧着你娘的脸色红润了不少,在服用几回丹药溶过的水,她气喘无力的病症,应该就不大会经常发作了。”

    纵观周笑笑活着时候的一生,最叫她看重的就是亲情了。

    所以理所当然的,她就会认为,苏含笑这样怯懦的人,能迫使她不惜大晚上的烧纸钱,请鬼仙,那必然除了是为生母祈求安康之外,周笑笑还真想不出来,能有第二个原因了。

    但是不得不说,周笑笑想不到,但苏含笑却总能给她带来意外惊喜。

    只见苏含笑都没犹豫,直接将头摇的和拨浪鼓似得,脸上带着厌烦,斩钉截铁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姐你想什么呢,我岂会为了那个又蠢又没用的沈静辛,大晚上战战兢兢的烧纸许愿。若非是这个娘太没用,我岂会在她腹中的时候,就被赶出镇国侯府。明明我该有一个很尊贵的身份,全都是被这个娘拖累的,我才变成这副落魄模样。反正娘她总是说,不想拖累我,那就叫她去死好了,我总觉得若娘真的不在了,侯府瞧着我可怜,说不定还能将我给接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苏含笑只顾着自己埋怨的痛快了,却没察觉到周笑笑那已经沉默下来的反应。

    直到苏含笑一连叫了她两声笑笑姐后,周笑笑这才声音清冷的说道:

    “苏含笑,你给你听清楚了,无论你想借我之手,达成什么目的。但是前提你不能如此刻薄的对待自己的娘亲,更何况你的生母,也将我视若女儿般对待着,我很珍惜这份失而复得的母女情分。若你在对娘无礼,我宁愿陷入沉睡之中,也定然不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被告诫了的苏含笑,她心里挺不高兴的。

    因为她觉得,沈氏是她的娘,这做娘的都没埋怨过她一句,周笑笑一个外人,还是附在她身上,都没法离开,等同被困住的人,凭什么给她摆脸色瞧。

    可是心里再不满,苏含笑到也不是全然蠢笨,没表现出来不说,还立刻挤出笑容连连点头答应道:

    “笑笑姐既然你不喜欢听我说娘的事情,那妹妹不说也就是了,其实我七月十五鬼门关开的那晚,是向你祈求,希望段氏不得好死,不要让我如牛马般的再被她驱使了。”

    段氏那泼辣的性子,周笑笑今天也见识过,说实话她活着的时候,能将生意越做越大,甚至以女子的身份,与无数国之大商角逐,最终成为御用皇商。

    其实周笑笑本身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谁敢犯了她的霉头,她必千百倍的奉还。

    可是这苏含笑对段氏的做法,周笑笑委实还是心里有些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段氏是没少打骂苏含笑,这的确不假,但光明正大的针锋相对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自己没本事,暗地里扎小人,烧纸钱诅咒人家不得好死,这做法就委实上不得台面,叫人挺不耻的。

    所以周笑笑在心里,也暗暗打定主意了,等到她借苏含笑的手,寻杨子贡这位郡候爷,将彼此的仇给了结掉。

    若到时她怨气仍旧未消,没能投胎转世,依旧附在苏含笑的身上,那她也会选择沉睡,再不愿去帮衬对方更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此周笑笑明显的感觉到,这口口声声,对她姐姐相称,嘴巴挺甜的妹妹,心眼可不是个朴实忠厚的。

    但周笑笑想了下,还是将今天发生的事情,以及围场内遇见过楚云宸的经过,全都同苏含笑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毕竟她们两个只有消息互通,才不至于露馅,叫人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而苏含笑听完这两日,在她不知情的状况下,所发生的事情后,不禁两眼放光的说道:

    “笑笑姐你可太有本事了,不但真的出手收拾了段氏,我心心念念十来年,想回到侯府的这个心愿,你竟然也帮我办到了。而且你还和云亲王结识了,那岂不是说,间接的也算我救了王爷一命。那下次在见到王爷时,他会不会念着这份恩情,对我另眼相待。我再怎么说也是侯府的嫡女,只要找回这层身份,下嫁一位王爷,成为王妃娘娘,想来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。反正笑笑姐你神通广大,可一定要帮我把终身大事也给办妥啊,我听着这位云亲王就挺不错的,你帮我想想办法,叫我成为他的王妃吧。”